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窗邊故事集》短篇小說—苦澀的冰淇淋

此文獻給Tony和天下所有為愛而犧牲自己的女孩們,以及那些玩弄人心的男孩們。

「他是個渣男,不值得妳把他放心上。」那個女孩每天晚上都在睡前這樣對自己說,彷彿這樣的話語,像似護身符或一劑鎮定劑,讓她可以自欺欺人的,安心入眠。

孤單的女孩,剛失去她最心愛的貓咪,便在廣大的森林中,整天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走著......像似只有軀殼沒有靈魂的機器人;只能被動地去完成,那已經輸入好代碼的程式,向她發出的指令和動作。

女孩遺落的靈魂碎片,四處飄散在森林深處;但她自己並不知道,她的靈魂已經離開了她的肉體。

指令帶著她,到處在森林中漫遊,到處去和森林中的任何生物對話,即使那對話無比空洞和虛幻,她仍每天這樣對話,只有這樣,她才能感覺自己在這片鬱鬱蒼蒼的森林還有一席之地。

那天......炎熱的八月份,她和往例一樣,遵從指令,遊走在森林中,熟悉的路線不一樣的氛圍,她就這樣不小心跌倒了。她雙眼無神地望著一顆不起眼的小石頭安安靜靜地躺在一棵花樹下。那顆讓她跌倒的小石頭,正仰著圓滾滾小小的身軀,享受日光帶來的能量。

「你好。」女孩蹲下來對著小石頭說。

石頭望了望她,繼續望向天空,太陽的光透過石頭,反射在女孩的瞳孔中,原本無神的雙眼,頓時變得如黑曜石般,閃耀美麗,像似黑暗無垠的太空中閃耀著許多小小的星光。

「你好。」女孩繼續說。

小石頭看到那雙迷人的雙眼,忍不住把身軀轉向女孩,清一清喉嚨,假裝鎮定優雅地說:「你好,有什麼事嗎?」

「我喜歡你的顏色。我們可以當朋友嗎?」女孩平靜地說,雙眼仍閃耀著太陽反射的光芒。

「謝謝妳,當然可以啊,妳喜歡吃冰淇淋嗎?」小石頭望著女孩雙眼中,那如星子般的純潔且閃耀。

「冰淇淋?可是我......」女孩眉頭緊皺在一起,不知道怎麼回答,內心的某一個小角落正在微微地閃著光芒,呼喚那些失散的靈魂,虛弱且無力;且正在默默抵抗著被人輸入的代碼指令。

「沒關係,慢慢來,妳看起來很哀愁,有心事嗎?」小石頭凝視著女孩那雙原本閃著光芒的雙眼,突然黯淡下來。

「你願意聽嗎?我的心事?」女孩羞澀地問著,看著小石頭那雙炯炯有神的烏黑雙眼,和濃密烏黑到發亮的眉毛,就好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突然出現一道明亮的光芒指引著你。

「當然可以,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呢!」小石頭自信滿滿地,用他堅定的雙眼,開朗地望著女孩那雙流露出不安的眼神。


因為偶然下認識了小石頭的女孩,每天遊蕩在森林裡,但卻不在是漫無目的了,那是連指令都沒教她的事—就是在固定時間,去花樹下找小石頭聊天。

那些飄散在森林深處的靈魂碎片,有一塊已經慢慢拚回來了,那是名為「愛情」的碎片。

這一天,女孩鼓起勇氣,向小石頭要了冰淇淋:「我可以吃你家的冰淇淋嗎?」羞澀的臉頰上出現了如玫瑰般美麗的紅暈。

小石頭看見了,他心想:「真是美如玫瑰般的容顏,那就是所謂少女的心,真的如冰淇淋甜美柔和呢,真好。可惜了,我的心是硬的。」小石頭開心地答應了女孩的請求。

女孩開心地,像似飛舞在花叢中的蝴蝶般,閃耀動人。

原本安靜如機器人般的女孩,為了小石頭,變得像商人一樣,吸引更多人來買小石頭的冰淇淋,她到處在森林中,拜訪那些曾經和她對話過的生物,儘管女孩顯得有些彆扭生澀在這樣的打交道上,她在人與人的連結之間,永遠像個新手;但生物們訝異女孩的轉變,紛紛支持她的請求,去買了小石頭的冰淇淋。


原本一直默默躺在花樹下的小石頭,一時之間,變成森林中的大紅人,他的冰淇淋大家都愛吃,這點讓他感到開心不已,那種被眾星拱月的感覺,讓他產生了可怕的優越感,開始在心中伸出了—我想要更多、想要成為有錢人的貪婪慾望。

女孩仍舊每天來找小石頭聊心事,女孩還是那個原本的女孩,只是多了一個閃閃發 量的美麗靈魂碎片在胸口,每天和小石頭聊聊天空、聊聊哪一棵草,終於開出小花了、聊聊天上的星星,好像變少了、聊聊森林中的一切事務。

但小石頭的眼光,不再盯著女孩如黑曜石斑的雙眼了;而是盯著帳目,心裡盤算著如何把冰淇淋銷售到森林之外的地方去。

有一天,流星雨的夜晚,女孩鼓起勇氣,向小石頭告白了,小石頭在流星雨浪漫的氛圍下答應了;但,當女孩離開時,他後悔了這個答應,小石頭從漆黑的天空,看到了自己的未來,「不,我不能只待在森林裡!我的目標是錢!我必須讓我的冰淇淋擴大發展。」

小石頭在隔天太陽還沒照射進森林前,留下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給女孩,從此離開了森林。

女孩和往常一樣,胸口懷著美麗的靈魂碎片,開心地在固定時間來找到花樹下,找小石頭;但,花樹下,只有粉紅色的落花不停地飄落,什麼都沒有......

女孩看了信件後,淚水如落花一樣,承受不住地心引力無情地拉扯,往深淵無限地向下墜、向下墜,再向下墜......直到盡頭為止。

而那顆花樹在一夜之間,突然枯掉了,從此再也沒有任何生物看過它開花了,甚至後來搬到這森林裡的生物,認為說,它本來就不是一顆花樹,只是一顆死掉的神木罷了。


至於女孩呢?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塊靈魂碎片,又全部被打散了,比之前更散亂更破碎,這次不只飄散在森林深處了;而是飄散在宇宙深處了。

指令出現了錯誤的代碼,讓女孩的軀殼也灰飛煙滅了,並幻化成天上的一朵雲,在夜晚星子和月光來臨時,她都這樣對自己說:

「他是個渣男,不值得妳把他放心上。」

那個女孩每天晚上都在睡前這樣對自己說,彷彿這樣的話語,像似護身符或一劑鎮定劑,讓她可以自欺欺人的,安心入眠。

(全文完)

此文寫於2021 8/16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