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放一些我在IG(IG名稱為han8.16)上的詩和短文,及照片圖片。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的貓。

那些人那些事,那個彆扭的我

發布於
一篇心情抒發長文。


去年,生日那天因事到高雄,事後,一個人獨自在高雄大港橋附近散步時拍的。

前幾天,看了一位市民朋友寫了一篇,關於「社交恐懼症」的文章。

回憶的過往,像秋天的雨水,黏黏稠稠、綿綿密密的,想甩也甩不掉,一直梗在心頭和胸口,難受的很。而這幾天的心情,就如同照片上的天氣,烏雲密佈外,偶有光線照射。


會知道這個名詞,也是最近幾年的事情了;但知道自己有這樣症狀,是在去年,在一個專門講述心理學名詞的頻道上,看了一部影片正在說明這件事情,才解了自己放在心頭多年的疑問。

從小到大,最常被師長勸說:「你要活潑一點,多和人互動,這樣長大才不會吃虧。」就連同班同學在我的國小畢業紀念冊上,寫的文也大多是說:「欸,雖然我和你不太熟,但你真的好安靜,多笑一點,要不然,這樣性格到國中會吃虧喔。」

記得升國三要考高中那年,被安排到所謂的「資優班」,我突然就和相處兩年的班級,被升學制度給硬生生地「拆散」了,我在那最後一年,過得很不開心。好不容易和相處兩年的同班同學有了良好的感情了,就這樣給分開,雖然他們愛玩,功課不好;但對於人和人的相處,總給我這個不擅交際的人一點自信心。

記得那兩年,班上,一位看似大姐頭的女孩,常常服裝不整,也不愛念書,也愛和人吵架,根本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於是我根本不想理她(因此一直帶著偏見和她相處)。

直到有一天,我隔壁桌的女生,莫名地驚恐地大叫一聲,像喜劇演員的丑角般,用自嘲的話語著:「唉啊!功課又忘記寫了,很害怕被老師罵!怎麼辦!有沒有人可以幫幫可憐的我。」,看不下去的我,無奈地借了我的作業給她抄。

那天幫了她之後,不知怎麼地,班上那個大姊頭的女孩,在她的朋友圈中,說起了我的好話來,我才知道,原來那個突然大叫的女生,是大姊頭的好朋友;從那之後,我居然和那些整天混、整天玩的女學生們混在一起了,我每天都會給她們看我的功課,並教她們不會的地方,教她們如何偷偷在下課時間,就把回家作業給寫完,這樣回家就可以看電視了。

是她們給了我社交上的信心,這是我從沒想過的,我在某天因某件事情弄錯,而被老師罵時,居然是她們幫我解圍,而那些功課好的同學,反而冷眼旁觀這一切。


於是,我很害怕進入所謂的「資優班」,對於新環境新的人群,我總是會恐懼大於新奇。更何況,那是一群所謂的「學霸」在裏頭,對於聰明的人,我總是充滿恐懼和敬畏;很不幸的是,第一天,就被旁邊的人說:「妳好安靜喔,幹麼不說話啊?」我很緊張地又結巴地回說:「我不知道怎麼和你們說話。」那位同學用一種很奇特的眼神看著我後,就轉頭跟旁邊的人聊天,從此再也沒理過我了。而我就這樣在用低存在感的方式,過完了國中最後一年。


上高中後,那三年的經歷,更是打擊了我對社交上的自信心,和全屏東縣的學霸聚在同一所學校裡,讓我嚐盡了,自己無能無助的滋味;當時,最好的朋友,常勸我說:「妳要多活潑一點,總是看妳下課就往圖書館跑,要多多主動融入大家,和不同的人聊天。」

是的,我聽進去了,我學著她,努力去各種圈子打交道;但到最後,發現自己迷失了,心也好累,一直不斷拿出「開朗活潑的面具」來偽裝自己那個內向、害羞和社交恐懼的情緒,到頭來,畢業前,換來一句話和一本我不愛的書,又再度把我拉向深淵,對社交更恐懼了。

熬過三年後,總以為上大學會更好,畢竟大家都是因為喜愛文學,才進入這系;不想,剛進大一沒多久,就被人排擠,還說了很難聽的話;我偷偷在宿舍哭了一整晚。

於是,我決定調整自己心態,害怕社交就害怕吧,我開始獨來獨往,選擇用逃避的方式處理,不和系上的同學打交道,也不想和他們有任何深入的交情,一切都不關我的事。把所有心力,放在課業和社團上,把自己逼得像機器人一樣,就在某天下午,我從教室回到宿舍休息,準備上下一堂課時,突然無預警的致命感,襲擊我全身,我心跳突然很急促,快喘不過去,噁心頭暈的讓我無法站立;而跪倒在椅子旁,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不是要死掉了。但五分鐘後,身體一切又恢復正常了,我也正常去上課,因為,再也沒發生這件事,所以,就忽略它。


這幾年,因為老弟的關係,我看了很多相關的心理學影片和文章,我才明白自己大學一年級時,突然發生那五分鐘的事情,是「恐慌症」。當然這件事情,一直放在我心中,家人不知情。

我回想自己為何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才漸漸明白,是因為從小對社交上的傷害帶來的恐懼沒去好好正視和處理,又加上自己是高敏感的人,而自己不自知,才會突然發作。


直到去年,我才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把很多在現實不敢對親朋好友說的話,和一些長久以來壓抑的心情,通通都寫在文字平台上,想透過文字療傷自己,也想透過文字,告訴那些和我一樣的人,跟他們說,你不孤單。


當然,我這樣的性格,在求職上,常常碰壁,根本就是人家口中說的魯蛇,不擅面試不擅表達,也不擅人際關係,明明能力也還行,就是因環境不適應,害怕緊張,又加上很容易把別人的話往心裡去,動作反應就變得遲鈍,不能揮發自己的所能,而被淘汰。

一切一切的失敗,在別人眼裡看來,或在家人眼裡看來,我跟其他孩子相比,就是一個「失敗者」。

但當今年,把自己努力創作的文字,換成台幣的那瞬間,我感動到快哭了,這是我人生,人生,人生!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用文字創作換取金錢,終於用自己喜愛的事物換取金錢了!這對我人生來說,是非常有重大的意義,以前拿第一份出社會的薪水時,我是拿的委屈和不甘心,看著自己滿身的傷痕和病痛,才換來那微薄的薪水。

當我用努力的寫作換取金錢時,瞬間,覺得有社交恐懼症的我,好像得到了一些救贖感,總覺得,自己在這社會上,終於有可以讓我有安全感的生存方式了,雖然那錢少得可憐,但我會努力,讓自己有一天可以靠創作養活自己。

是的,我也曾經投稿過,也參加過五六次的大大小小的文字寫作比賽,但從來沒拿過獎金,連佳作都沒有,我其實很明白自己的文字,在文學市場上是不受喜愛的;但我又不想為了迎合去改變我的風格。因為曾經還小的我,為了作文拿高分,可以被老師拿起來在班上朗讀,所以我刻意寫了很多八股文迎合老師的口味,那時候,覺得這樣的自己虛榮心好重。


不管怎樣,在這裡每一個我打出去的字和文章,都是真心誠意的,也是絞盡腦汁努力過的。我也想藉此感謝那些曾經支持我的人,因為我連在網路社交上,和人聊天留言時,有時候都會感到恐懼。常常一發文章後,就想逃走,不想看留言。等到自己心情可以準備好認真看大家留言時,我就回一一回覆,我可以很認真地看別人的文章並留言;但看到別人在我的文章下留言時,我都會害羞到想逃跑;甚至看到市民朋友關聯我的文章或單獨TAG我時,我真的超級害羞到想躲起來;但我知道你們心裡有我,才會關聯我和TAG我,所以我鼓勵自己要好好感謝人家,不要躲起來。

最近註冊了Liker Social,我那天發了一個打招呼文,就逃跑了,我真的超級害怕新環境,有時候,真的很對不起這裡努力創作的大家,要忍受這樣性格的我。其實,我很希望大家不要特別關注我,因為我發文時,都會設公開的,因為真正想說的內心話,我都在我的個人臉書粉絲頁寫。


這裡,我想要特別感謝豔秋和鹹鹹,是她們常常把我拉起來,鹹鹹知道我是個多愁善感不擅交際的人,常常叫我要想想那風和日麗的日子,我知道她為我一個人,專門寫了三篇關於我的文章,我真的很感動,我有時候在想,我是不是要為她做點什麼,但我害怕、我恐懼、我焦慮,要是做不好,被人說很做作,很矯情,怎麼辦?所以,我只好支持她,有時候我會偷偷趁大家都看完她的文章後,我才選擇最後一個為她的文章留言。

艷秋更不用說,是從去年一直相伴的同伴,不管我的文多負面,或者又臭又長,她都會第一時間看完並留言,甚至還會在低潮時,拉我一把。


最後,另外感謝兩位來自「童話星球」的市民,常常因為他們兩位,帶給我如孩子般的喜悅和興奮感,對不起,請原諒我,偷偷把你們兩位設定來自於「童話星球」。那就是奇多怪獸和書桓,我超愛你們的留言,和你們如孩子般興奮地你一句我一句的,讓我好開心,每一次都好期待你們的留言和回覆,也好期待你們的文章和圖畫。

以上,真的很謝謝你們四位不離不棄,讓我的創作路上,有你們真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