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放一些我在IG(IG名稱為han8.16)上的詩和短文,及照片圖片。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的貓。

【無差別愛人】謝謝你們,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天使

發布於
這是一篇關於我從天使們手中得到愛的故事。

寫在前面:

人一出生在這世上,就以嬰兒姿態降臨,享受著被愛和被照顧的溫暖。即便長大成人後,變成照顧別人的一方;但偶爾在人生低潮和無助感降臨時,內心仍渴望被人呵護、被人關心、被人仔細呵護放在內心深處裡的那種感受。

當我們享受被人呵護關照的同時,也提醒自己要懷著感恩的心,去主動伸出雙手,幫助那些曾經關照過我們的人,因為有他們,才讓我們能度過人生無數困難的關卡。

有時候人的一句溫暖的話、和一個溫暖的舉動,可以帶給一個人的人生有不同的世界,讓他在殘酷的現實社會,能繼續走下去。

下面的故事,是在我人生中,曾經短暫出現過的「天使」;即便現在已失去聯絡或者人事全非,至少他們在我心中是曾經帶給我光明和快樂的「天使」。

屏東船帆石附近的大海,拍攝於夏天。

國小篇:

去年的文章,有提到過曾在我國小二、三年級時,在暑假被老媽送去附近教會開設的安親班,認識了兩位小朋友,他們讓我度過人生中最快樂的童年。

這次的故事中,背景仍舊是教會的安親班,而故事地點則來到「一間啟聰學校」,那時候教會的傅老師,跟老媽說他們有暑期手語夏令營,希望能讓內向的我和弟弟一起參加,老媽問過我的意思後,就報名參加了。

教會開了一輛小型巴士載著一群孩子到啟聰學校,開始展開好幾天的手語夏令營。一到陌生環境後,我和老弟因年齡不同被迫分開上課了,讓我頓時害怕到不行,整間教室,全都是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言不發的我坐在教室最後面,內心只想趕快逃離現場,完全不想上課。

後來下午的團康活動,逼著我必須和其他小朋友分組行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呆呆地站在那裏等著別人來認領我;但最後沒人理我,我害怕到不知所措,一位老師走過來,把我分配給一個外表看起來像混血兒的小女孩。

那個混血女孩,看著我露出可愛的微笑,我有點害怕又害羞,因為她長得很漂亮,像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公主,沒想到,我可以和公主同一隊。她很活潑介紹自己,讓我放下心防。之後在玩遊戲時,她不太懂遊戲規則(因為她不常回來台灣),我則是很厲害,帶著她一起過了好幾關。

從那之後,我們兩個就變成好朋友了,一起吃點心、一起玩遊戲、一起聊天,每一天我都好期待看到她。她跟我說,她暑假過完,她就要和家人飛回美國了,我有點難過,童話故事裡的公主要消失了,在夏令營的最後一天,老師給我們玩「交換禮物」的活動,那天我選了一個很「漂亮的洋娃娃」,希望那個混血女孩可以抽中我的禮物。

活動當天,我和混血女孩很興奮地說,希望可以抽到彼此的禮物;但不幸的是,我抽到「一包mm糖果和牙刷」,不是那個女孩的禮物(我們都知道彼此的禮物是什麼),難過失望地看著自己手上不知誰買的爛禮物;過沒多久,混血女孩超級興奮地大叫,因為她抽中了我的禮物!事後,在最後我們要道別領結業證書時,她抱著我,說很開心認識我這個朋友,我也很開心能遇到像公主般的天使,我永遠忘不了她那可愛的開朗笑容,讓我在陌生環境下,卸下心防。

大學篇(一):

之所以跳過國中和高中,是因為國中,所遇到的那位天使,在之前的文章已經有提過她的故事了,是一位從高雄轉到屏東鄉下國中的轉學生,她和我之間的友誼故事。高中,幾乎想不到可以讓我難忘的天使故事,大概是因為不想回憶那痛苦的三年吧。

大學有很多人可以說,先來說一個關於男生的故事。那時候大一下學期快結束時,為了可以省錢,繼續住在學校內的宿舍,不用靠抽籤來決定,那時候學校釋出一個方案,就是打工,職位就是「服務教育的點名小組長」,面試上了,就可以繼續住校內宿舍。

於是我和另一個室友決定去應徵,事後,我們兩個都上了;但,另一個室友因為受不了每天要早起,又排不到中班,就放棄打工了。於是,我為了生活費和責任心,就這樣撐到升大三,因那時進系會的關係,會很忙碌,就辭了這份打工。

那時候剛升大二的我,每天都比室友們還要早起床,躡手躡腳地梳洗完畢後,準備上工,去幫可愛的小大一們,點名和分配勞動工作。

記得當時有一名大一小男生,長得白白淨淨、斯斯文文的,忘了是甚麼科系的,每次都最早到的,而且每次點名時,他都很有禮貌;不像其他大一男生,一看到我,就問東問西的,說學姊哪個系的啊?你為什麼會打工啊?有些人,還會亂開我玩笑,真的很不禮貌。

那個斯文的大一小男生,每次做起事情都很認真、也很安靜;不像其他人邊做事情邊和其他同學聊天,要不然就是愛做不做,或者跟我抱怨那個東西不好用,不想用,到頭來,還是我幫他們擦屁股。

雖然我不曾主動和他聊天過,但他每次走在校園時,看到我,都會主動跟我打招呼,稱呼我一聲:「學姊好。」那時候,就覺得他是大學生裡,難得有禮貌的乖孩子。也不曾讓我在工作上為難過,畢竟我要是沒管好那些大一新生,事後,開會時,會被主任唸的,那是很可怕的一個開會,所有打工的學生都很害怕那個會議。(這讓我想到《魷魚遊戲》裡的紅衣人。)

總之,那個斯文小男生,有時候會跟我說,有空可以來看他們在哪個館舉辦的跳舞的活動,因為聽他說他好像在「熱舞社」。我都敷衍過去,因為我不喜歡跳舞,有時候,他會拿宣傳單給我看,希望我可以帶朋友一起去看他們跳舞。好吧,我一次都沒有認真去,都只是經過看看熱鬧就走了。

直到有一天,他問我,會留在這學校嗎?我說我想轉走,已經準備轉學考的事情了;後來,在大二快結束時的期末考的那一段時光,他在結束最後工作時,我幫他點完名後,他拿給我一包精美包裝的「all pass糖」,我有點驚訝到不知所措,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糖果,很害怕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後,我接過後,只說了聲「謝謝。」他也沒說什麼,就說送給我的,然後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那時,我愣在那裏,腦袋裡想著:奇怪欸,為什麼他會送給我糖果,跟他不是很熟欸,只是打工遇到的學弟就這樣。沒想太多的我,只覺得震驚多過於驚喜。事後,沒考上轉學考的我,誤打誤撞進入系學會後,才明白那包糖果的含意;但我就再也沒看過他的身影出現在校園內了。但內心很感激他那一年來,乖乖地配合我分配的工作,從不有怨言,也感謝他的糖果,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男生給的暖心糖果。

大學篇(二):

延續上一篇的話題,難過失望地沒考上任何一間國立大學的轉學考後,只好乖乖認命地回來當系學會幹部的一員,那年要升大三的暑假,在家放暑假期間,被會長逼迫我和她一起回學校參加「領訓營」;因為副會長不想去,其他人也不願意在暑假期間回來學校,只好找上我。好吧,我只好捨命陪君子,就提著行李從屏東趕回嘉義的學校宿舍,參加台南三天兩夜的「領訓營」。

沒想到,這個領訓營,讓我大開眼界,原本獨來獨往在學校很安靜的我,不知道哪個開關被打開了,居然和大家一起玩得很瘋,其中認識了一位女生(她是故事中的天使)和男生,印象中其中有一位是「八色鳥」社團的團員(屬於救國團類型的社團)。從那之後,我的世界不一樣了,人也變得很活潑,開始莫名很積極、很熱血地為自己的系會籌辦各種活動,每次想好玩的點子時,大部分都是我和另一個女生在出主意的,我們兩個人常常在系辦熬夜想點子想到興奮到不行;但就是有人很愛潑冷水,什麼都不做,每次開會時,都只會出一張嘴批評我的主意和我的企劃書,讓我很嘔氣。

有一次,我熬夜三天為了趕出活動的企劃案,私下和會長討論我的點子是否可行之後,也去討教過有辦活動經驗的吉他社社長,他們都覺得可以;之後我就在系辦開會時,把它拿出來和大家討論,沒想到,其他人覺得還不錯,就是那個只出一張嘴的女生,大肆批評起來,說得非常難聽,還和會長吵架,我很生氣又很受委屈,為了平息爭吵,只好說我回去再修改吧,就這樣會議就不歡而散了。

隔天,我和會長單獨兩人在某棟大樓遇見,我忍不住哭了,四周沒有人,但我就是把我的委屈說出來,會長她知道我的委屈,拍了拍我;突然,一個女孩看到我了,走過來抱住我,那是我在領訓營認識的一個女生,她懂,她說她剛才不小心聽見我和會長的談話了,只是想過來抱抱我而已。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是我上大學以來,覺得最暖心的一刻,那時候,我一定哭得很醜。

後來我擦乾眼淚,重新熬夜修改了三次企劃案後,終於沒有反對的聲浪了,我那次私底下謝過會長;而那個抱抱我的女孩,我在圖書館發現她在打工後,就跑去跟她道謝,她微笑地說沒什麼,她也是這樣過來的。

而在某次聖誕節的週六早晨,那次我發現她有值班,我把要看的書拿給她,準備借書時,並和她說聖誕快樂的同時,她突然叫我把手伸出來,然後她偷偷塞了幾個巧克力糖果給我,俏皮地祝我今天有美好的聖誕假期,我嚇到了!沒想到,在這孤單的聖誕節早晨,冷清清的圖書館內,居然是當初那個領訓營認識的女孩,像天使般送給我溫暖,不僅給我擁抱,也給我糖果,謝謝妳。


最後:

故事中的三位天使(其實不只有三位,應該是六位,另外三位是我之前寫的文章中有說過他們的故事),因為日子久了,而且人生中也沒有很多交集了,所以我都已經忘記他們的名字了,甚至連臉孔的面貌也開始模糊不清了;但,偶爾在安靜的時刻下,內心的小小角落中,會突然想起這幾段小故事,想起這幾位暖心的天使們,我就是想在流逝的歲月中,好好地記錄一 下,並把他們仔細地放在我的心中。不知道,現在的他們,過得好不好?

我只想跟你們說,謝謝你們,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的天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