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我在墾丁天氣晴(下)

發布於
終於迎來最終篇,也為自己的人生十大清單,又添上了一股色彩。

寫在前面:

這是第一次人生中認認真真寫了三篇的遊記,雖然只是二天一夜的旅程,但非常想要好好地記錄旅程中與自我、與家人的對話;但不知是年紀大了,還是這幾年一直處在寫作世界中,對於這個世界、對於家人、對於自己的人生,始終處於莊周夢蝶的狀態。很多事情年輕時看不清、想不開、看不明、聽不懂,隨著時間推進,也莫名在每一個瞬間,好像領悟到什麼的狀態,似懂非懂,看山是山、看山又不是山。總之,去年寫了人生十大清單後,一直在思索著,如果有錢就好了,也許就不用這麼辛苦、也許就不用對現實這樣將就、也許我可以任性地說我想說的話、也許我會變得更開朗、也許人生不會再感到沒安全感了......

民宿陽台望出去的,墾丁傍晚的海景。

上一篇,我在藥師佛面前,想起了早些年跑到台南月老廟時的心情。第二天的行程,安安靜靜、只有貓的早晨,古色古香、播放著輕音樂的飯廳裡,只有我們一家人用餐時,民宿老闆娘熱切地很老爸聊起屬於他們那個年代的童年時光,在聊天過程中,得知民宿老夫妻他們是和我的父母同輩的,我看著他們年輕的兒子煮完早餐站在一旁時,心想他大概也和我同年紀吧;但我們這一輩卻沒有像爸媽一樣,可以熱切地敞開心房和不熟悉的人聊天互動著。

九點多退房後,我們一家人來到社頂公園,因為是禮拜一,只有兩三個人入園,一切安詳寧靜、歲月靜好,沒有喧囂、沒有束縛、沒有雜念,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才美好;但畫面一轉,雜念油然生起,要是沒有了錢,只有精神富足,那會是怎樣的場景呢?這裡不是古代,還給可以躲起來隱居、自給自足。唉,為什出去個旅遊,我會在這時想到金錢,一想到每天睜開眼都要用錢,然後再看著眼前綠油油的景色時,心突然恐慌了一下,落山風突然吹了起來,把我那俗世的煩憂吹亂了。

社頂公園的大草原,可以看到海景。

來到社頂公園,發現入口處有些步道正在整修中,於是我們則從出口處進入,走在林蔭棧道上,老爸、老媽和老弟,突然聊起了過往那些事情,那些往事,有苦、有酸、有淚、有痛,怎麼都是一些負面的回憶呢?我沉默不語地聽著家人在那邊訴說,還聽到風吹動竹林的聲音,「嘎──嘎──嘎嘎嘎」的作響,聽起來有點令人毛骨悚然啊!

跟著路旁的路標指示,來到了大草原,中間還一度迷了路,家人討論著:「都是那個路標畫得不清不楚啦,害我們繞來繞去。」我想著,其實是我們方向感很差,我們都把它看成反方向了,關於這件事情,我是後來繞回來看了路標指示才發現,原來我們一直搞錯方向,跟家人說了這件情,他們執意是它畫得不清不楚,算了,反正到大草原了,總算可以好好讓自己的雙腿休息休息一下。

一家人坐在空曠無人的草地上,我還發現好幾個梅花鹿的便便呢!是說,我們家很常來社頂公園一日遊,總是「只見其便,不見其鹿啊!」從來沒有一次,親眼見到野生的梅花鹿,我偷偷想著,也許牠怕人,聽到腳步聲時,早就溜到不知何處了呢。

這大草原上,我們放空了好久好久,久到我都忘記自己身處在哪了,只覺得冬天的暖陽好舒服、草地好舒服、大海好舒服,一切都好舒服。

後來離開社頂後,去日本料理店吃了中午限定的特價拉麵,老弟總是吃最慢的一個,我每次內心的小惡魔都會覺得他好像是貴婦在吃下午茶一樣,慢條斯理地吃著,讓我很想巴他的頭;但小天使跟我說,不行,吃東西就是要好好享受,我們就是被這快速的社會影響了,常常食不知味。總之,半小時之候,我們一家人開車來到了牡丹鄉的「石門古戰場」。

關於「牡丹社事件」是從國中的歷史課本認識的,身為屏東人的我,其實對這事件並不是很完整的了解,只知道是日本人和排灣族之間的糾紛,去年2021夏天,公視《斯卡羅》也講述了牡丹社事件發生前的那幾年的事。我只看了第一集就看不下去了,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看到好多語言的切換,讓我暈頭轉向的沒辦法處理一大堆的資料;也許,等到哪天,我又突然想看這部劇了,只是「蝶妹」這名字,總讓我想起在天上的奶奶,她的名字裡也有個「妹」字。

牡丹鄉名字的由來。

原來「牡丹鄉」是用花的名字來取的,真浪漫!就像我的家鄉「竹田」的命名,也是用植物來命名;但早期舊名是「頓物」,聽老爸說以前是米穀的集散地,車站附近以前有一間很大的碾米廠,我小時候還記得碾米廠那家人很有錢呢,有私人盪鞦韆可以玩,小學時和朋友偷偷進去想玩,然後被人趕出來過呢。

總之,我們為了看石門古戰場,爬了好多階梯,真不得不說,旅程回來後,我鐵腿了三四天,尤其是上下樓梯時,真是慘烈啊我的腿!幸好上天保佑,老爸老媽身體還行、還可以爬階梯,有時候,真的好感謝老天,讓我的爸媽能平安健康,可以和他們一起出來旅遊看看風景。

紀念碑換了四次呢。

為了看這最新的紀念碑(2020的11月第四次換成新的,屏東縣文化資產保護所因應文化部的「再造歷史現場」計畫而打造的,紀念石門之役中,因守護家園而犧牲的原住民戰士),我的腿不是我的腿,全家人唉唉叫的、半爬半休息,終於來到最高處,看到一兩個軍人拿望眼鏡在前面的平台演習,我們就不打擾他們,做好我們的觀光客,到處拍拍、走走、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

西鄉都督遺績紀念碑。

全家人,大概只我很認真地看了一下紀念碑的由來,因為他們還在為剛剛,爬了超抖超多階梯的樓梯(根本是好漢坡進化版),喘氣休息中,而我們一家人的旅程,也在這紀念碑下要畫上回程的路途了。

雖然這旅程短短的二天一夜,我還在一開始暈車了;但,能和自己的家人來一趟難得的旅程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漸漸老去、而我再過幾年也快要步入中年了;而在我們回程中,看到新聞時,發現變種病毒又襲捲台灣了,擔心的事情,又要發生了,總之,我只希望我在乎的家人和朋友,都要好好地活著,這樣我人生十大清單中,有你們才完美。

民宿餵養的流浪貓,他們的耳朵有剪耳。

再見了,那些可愛的浪貓,我把我的心和靈魂,暫時放置在墾丁某個安靜的角落中,肉身還是得面對厭煩和厭倦的現實世界,再見了,希望有一天我們會再回來這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在墾丁天氣晴(上)

我在墾丁天氣晴(中)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