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花开讲故事

紫藤花开,不得不出墙来

我要为大S说句公道话,你们只能羡慕她

普通人对于自己财富自由之后的生活的想象是贫乏的,甚至大多数都来自于小说电影的灌输。对,我们对于生活的期待都不是自己的。我们也理解不了社会上那些企业家高官明星早已挣够了我们一千辈子的钱,为什么还要工作?

(本文写于2022年3月12日)

雄性象鼻海豹往往一个人要“霸占”二三十个雌性象鼻海豹,年富力强的可能有上百个老婆。人类社会的强者也一样,先走一步的赖某人据传就有100多个情人,为了便于管理,还都安排在同一个小区里。

其实,那些雌性象鼻海豹都是自愿做姨太太的。雄性们各个体型庞大,最长的有6米多,最大的足足有4吨重!繁殖期到来,雄性象鼻海豹们往往争得头破血流。若不委身于这些强者,获得优胜者的基因,自己的儿子可能以后都找不到老婆。观望的雌性们好似牌桌上的筹码,不管之前属于谁,最后都归获胜者,赢家通吃!

这几天,在整理上官云珠的故事时,我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圈子,结婚三五次都不奇怪,比现在的娱乐圈还要精彩。一对组合打破了,互换配偶,再打破一对,再互换,乐此不疲。写着写着,我突然灵光一现,恍然大悟!他们只是在试错。

普通人往往错了就错了,为了孩子,凑活着过吧。不能凑活的才离,离一次伤筋动骨,好像再也不会爱了。

然而明星们却越挫越勇,好像有用不完的荷尔蒙。

为什么?

普通人之所以普通,不仅有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出身,普通的工作,普通的收入,而且有普通的期待,是正态分布图里凸起的大多数。忙忙碌碌,起早贪黑,谁还不是为了那几个又爱又恨的铜板?对于普通人来说,财富自由了之后,谁还会去上班?对了,我也是普通人。

普通人对于自己财富自由之后的生活的想象是贫乏的,甚至大多数都来自于小说电影的灌输。对,我们对于生活的期待都不是自己的。我们也理解不了社会上那些企业家高官明星早已挣够了我们一千辈子的钱,为什么还要工作?

可能,有些人从事的工作真是出于热爱,发自内心的热爱。比如,身居高位的高官政治家,他们享受权力春药带来的一切,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享受权力斗争,刺激烧脑,其乐无穷。这可比虚拟的网络游戏甚至澳门赌场刺激多了,毕竟政治家们押注的是自己的命,家族的命运甚至是全民族的命运。他们玩的是真死人。

演员们也一样。他们的一辈子可以活很多辈子,体验无数人的人生。戏里人生的经历可以是想象出来的,但是身体的喜怒哀乐是真的。撕心裂肺地哭一场,痛彻心扉地爱一场,真正热爱表演的演员往往自己入了戏,与角色融为一体,很长时间都出不来了。

普通人的生活哪有那么多敢爱敢恨,义无反顾,不顾一切地爱一场。普通人的生活里,接触不到那么多身材长相都是人中龙凤的男男女女。因为自身的普通,他们即使出现在了生活里,你也够不上这些人。回想一下,在学校里,往往一个年级几百号人有那么几个班花班草,可是你若不是学习拔尖或是长相俊美或是擅长体育或是能歌善舞,你就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家里有钱?对不起,学校里的爱恋可不吃这一套!有钱有什么了不起!

出了学校,家里有钱的人逐渐找回了自信,家里没钱的人也能奋斗来了钱。终于可以补偿一下,找回失去的青春期了。可是他们有了新的烦恼,你莫不是只爱我的钱吧?好吧,爱我的钱也行。可是,他们享受的不是那种由自身散发出的性魅力而获得的满足感。也无法享受对方由于馋你的身子而扑上来的那种性爱带来的快感,那种酣畅淋漓,古书中所说的飘飘欲仙,你都只能想象。毕竟有钱换不来一副属于自己的充满性魅力的躯壳。就好像在网络游戏里,你可以买最好的皮肤最好的装备,可以买来高等级账号,但是你无法体会真正由于自己水平高超而打通关的那种酣畅淋漓和成就感。何况,看着镜中伴随自己多年的皮囊,男的不听使唤,女的松垮变形。

明星们的世界更像是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在学校时,你就是万众瞩目,众人性幻想的对象。出了学校,你喜欢俊男或者靓女,你可以找对手戏的搭档。你喜欢有权有势的,你可以委身大导演,或是接受企业家高官的秘密包养。你喜欢浪漫刺激的,你可以闪婚闪离。

你喜欢什么,你都可以选,全都给你选。“我都这么有钱了,还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吗?”当然可以!他们的青春期一直被延长,荷尔蒙供不应求,还总能用对地方。

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通关的金钱游戏,他们早已经打通关了,现在可以玩点别的。

普通人看得心痒痒,咬牙切齿,嘴上大骂:“这些个戏子,跟阿猫阿狗一样的!”

说对了,野生动物的世界才是道法自然的真实世界,人们用法律道德建构起的人类社会只是人工的虚假世界。数学物理化学的宇宙法则本身就是时时刻刻的强制执行,人类的法律道德还需要人为的力量去执行去维护。面对普通人,执行起来还漏洞百出,金字塔尖的人可是用法律和道德约束得了的?他们不仅可以杀人,还能决定几百万上千万人的生死。什么能够约束他们?上帝和阎罗,可是很难说上帝或者阎罗存不存在。善有善报,正义战胜邪恶,通通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

作为普通人,我们也得反思一下,自己的婚姻和人生。在荷尔蒙最旺盛的时候,我们选择了远远观望。在同龄人纷纷结婚时,我们选择了相亲和介绍,好像到了交卷的倒计时,看着别人提前交卷,还没写完的我们就一顿瞎蒙。这种披上了爱情外衣的搭伙过日子,我们还在婚礼上信誓旦旦地说要白头偕老,相亲相爱。我们哪一刻活出了真正的自我?我们的人生只是行将就木的枯树。活了几十年,自己真正喜欢什么,热爱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过一生?这些问题通通选择了深埋心底。

当然了,在大自然看来,它要的是源源不断的新生命,它才不管你们是用爱情,还是婚姻,还是霸占强暴。在我们看来,新生命只是爱情或者婚姻的副产品。人生的苦难,大多从童年开启,若没有我们那么多错配的组合加上自以为是创造出的婚姻家庭制度,哪来那么多苦难的童年。我不曾听说哪个野生动物有不完整的家庭,有缺失的父母的爱。

突然发现,就连“单亲缺爱的童年”这个概念本身,也是人类文明的产物。恋爱婚姻是一个比自然科学复杂万倍的课题,没有通行的数学公式和定律,无法做实验,若要百分百预测两个人合适与否,是否能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唯有让两个人真正的去恋爱,去结婚,去过一生。人类为了维系社会的结构和功能,生生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此题无解,就这样吧,死了也就不了了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