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尿道拘束篇(中)

这个标题……嗯……咳咳(半笑)

7.

吹干头发后,周婧妍换上睡裙回到客厅,餐桌上只摆了一盘意面。

吴旭一个人坐在厨房里,阴沉着脸吸烟。

周婧妍坐下来,狼吞虎咽地吃了大半盘,身体里到处乱窜的血液聚集到胃里,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说了特过分的话,跟吴旭在一起后,她还没说过这么狠的话。

要不要道歉呀?

之前两个人也经常吵架,在周婧妍看来,吵架就像是产品的BUG,早一日解决,就少一日的损失。

不过她也一点点明白了,情感和做产品不一样,不是问题越早解决就越好。

根据这个PUA里面的说法,人与人之前的相处,都有一个“框架”,人际关系之间的冲突,就是框架之前的碰撞。如果不能守住自己的框架,就会被对方的框架给“框”住,久而久之,你的牺牲和让步,对方非但不会感激,反倒会被看做是“理所应当”的义务。

周婧妍觉得,吴旭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自己的框架不够强,遇到问题,总是自己急着去解决,所以才给他惯出了这些臭毛病。

所以她打算这一次狠下心来,好好晾他几天,让他知道冷暴力的滋味不好受。

周婧妍吃完意面,拿着盘子走到厨房,把盘子咣当一声放在水槽里,还给了吴旭一个白眼。

之后二人一夜无话,睡觉的时候,周婧妍拿着自己的枕头和蚕丝被,自己去沙发上睡了。

这也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睡。

8.

第二天,周婧妍早早起来化妆。

今天她不需要去什么总要场合,外面的天气也很热,她便挑了自己平时健身时的连体网球裙,鞋子是普通的运动鞋。

在拿鞋的时候,她忽然回忆起昨天被黄总玩脚的尴尬场面,便取了一双薄袜穿上。

临走时,吴旭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周婧妍摇头叹了口气,要知道,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他每天都会早起,去楼下买早餐回来吃——如今周婧妍每天的早餐,是一根香烟加红牛。

这是传销讲师的标配,他们要靠尼古丁和咖啡因,随时保持在最兴奋的状态;

而不爱说话的周婧妍,只有在这两样东西的刺激下,保持最基本的社交能力。

人与人真的是有差距的。

9.

九点的晨会,九点十五分,才到了一半的人。周婧妍用中性笔敲着桌子,会议室每进来一个,她就皱着眉头,狠狠瞪对方一眼。

她已经懒得再问原因了,因为她知道,这些家伙各有各的理由。

九点半,公司那个平时浓妆艳抹的新媒体编辑,终于带着耳机走了进来。周婧妍想给她个严厉的眼神,不想人家根本就不看她,径直走到会议最后面,拖了把椅子坐下,还发出很大的声音。

“小倪,”周婧妍停止敲桌子,转头对行政说,“今天九点以后来的,扣一半的绩效,九点十五以后来的,绩效全都扣掉!”

“啊,是的,周总!”小倪连连点头。

周婧妍继续开始敲桌子,大声说道:“我不止一次说过了,我们是一家小公司。小公司只有一个好处,就是灵活,能够快速应对不同的情况。除此以外,我们在竞争对手面前,毫无优势可言!”

众人都低着头,气氛死一样凝重。

“但是你们呢?不说准时完成任务,就连准时开个会都做不到!”周婧妍激动起来,双手和嘴唇有开始微微发麻了,“唯一的优势不要了,公司靠什么生存!天天跟我抱怨什么工资低!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每天做的事情,配得上这些工资吗!每周领工资条的时候,你们觉得心安理得吗!”

周婧妍还想再多说两句,却感觉力不从心,好像肺里的空气顶不出来了一样,双手也不受控制般地拧成一团。

她深呼吸了几次,近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但声音小得好像是耳语一般:

“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接下来,轮流上来汇报一下工作进度。”

10.

之后,周婧妍只是静静地听着,期间有好几次她都想开口打断,但身体力不从心,光是呼吸就很费力了。

“好了,我都知道了……”最后,周婧妍有气无力地说,“我会在钉钉上给你们反馈,回去工作吧……”

等最后一个员工离开办公室后,周婧妍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半躺在老板椅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她知道,作为一个领导者,她永远都不能再员工表现表现出自己的虚弱无力——那些家伙不会因此体谅她的辛苦,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更加变本加厉地肆意妄为。

这也是她偶尔会看一点PUA课程的原因,PUA不光适用于情感,其中的很多原则,深深根植于所有的人际关系中。

可以说,只要人凑在一起,就有PUA。

周婧妍喘了一会儿,多少缓过神来,准备出去抽根烟。

这时,小倪推门进来了,说:“周总,华资金融的李经理来了!”

“哦,你让他去我办公室,我马上就……”

“不用啦周总!”一个身穿西装,理着寸头,身材结实的男子,单肩挎着书包走了进来,“我这不就过来了嘛!”

11.

李威是华资金融的大区经理,是个江湖气很重的人,他混过黑社会,卖过毒品,蹲过监狱,据说还杀过人——总之,从他身上,可以满足人们对“社会你威哥”的一切想象。

李威是周婧妍的老客户,也是老熟人了,再加上他总以“粗人”自居,周婧妍在他面前会更随便一些。

当小倪关门走后,周婧妍又躺了下去,虚弱地呻吟说:“啊啊啊,威总,我要死了。”

“哈?”李威半笑着坐到她身边,“周总你这家大业大的,死了公司怎么办?”

“还周总,还家大业大……”周婧妍苦笑着,“我是个鸡巴的总,就是个他妈做PPT的。”

“啧,周总你是本科生,文化人,怎么一张嘴就说粗话呢!”李威坏笑着,“还是说……你最近是想鸡巴了?”

说着,李威伸手去摸周婧妍的大腿,周婧妍一把打开,娇嗔道:“滚!臭不要脸!话说回来!尾款呐!你这都欠了多久了!不是说月初打给我吗!”

“哎呀,周总,现在你也知道,这个经济的大形势不好……”

“滚你妈的大形势!”想到昨天也被黄总用这三个字敷衍,周婧妍真的有点恼火了,“张嘴大形势闭嘴大形势,你们就是破坏大形势的人啊!”

“是,是。”李威赔笑道,“我今天来呢,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今天先把一半的钱打给你,后面的钱,怕是要月末了……诶诶!周总你别急哈,因为是月末嘛,我已经跟领导提了,额外再给你当月我们销售额的5个点,就当是违约金,怎么样?周总你觉得呢?”

周婧妍本以为他今天是来胡搅蛮缠的,结果一听到会有钱拿,心情好了不少,又听到李威说额外提点,难免心花怒放。

当然,脸上决不能有半点喜形于色。

“才5个点就把我打发啦?威总,不是我说,你们大公司,销售额说多少就是多少,你要是说,这个月只开了一单1000块的基金,到时候给我15块钱,我能说什么?你还能让我去你们那里查账吗?”

“他妈的,”李威笑道,“要是我们团队一个月就1000块,别的不说,我他妈的就跳黄浦江了!我跟你兜个低,现在我们业绩已经有50万了,这几天再冲一波,月末达到200万,不是问题!周总你再算算,有多少钱?”

“我要10个点。”周婧妍开口道,“不然,以后你就别来找我了!”

“诶呀,这个真的是……”李威为难道,“我怕是要请示下领导。”

“那你请示领导好咯。”

周婧妍抱起胳膊,扭过头去看窗外,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气氛尴尬起来。

12.

半晌,李威开口道:“诶……总之这个,该给的钱没给到位,这个是我的不对,所以我今天特意准备了个小礼物给你,嘿嘿嘿……”

“啥?”周婧妍冷冰冰地问。

李威没说话,拿过书包,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来。

周婧妍接过打开,里面有一根细细的金属棍,旁边还有一个小软管。

“这他妈是啥?”周婧妍抬眼问。

“这个呀,是尿道塞,”李威坏笑着说。

“尿……尿道?”周婧妍瞪大眼睛。

“对呀,这个东西,直接从马眼里插进去,直接刺激前列腺,要比我从后面插你屁眼,更直接,保证让你爽到天上……”

“呀!”周婧妍羞红了脸,一拳打在李威胸前,“公司里面,你说什么呐!”

“诶,周总你这就不懂啦……”李威顺势抓住周婧妍的胳膊,一把给她拉了过来,“在办公室里做,更刺激呀,是不是。”

“操你妈的,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安好心,就是要操我……唔!别!放开我!流氓!”

“先听我说完,再下结论,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哦。”李威凑到周婧妍耳边,说话的气息,吹得她痒痒的,“尿道塞插进去之后,就会给你的精囊堵住,到时候你想射都射不出来,然后整个人就会一直高潮,你想想,是不是很爽呀……”

“你别说了,别瞎摸,哼唔……”

李威的手伸进周婧妍的裙下,粗暴地伸进内裤里:“诶呀,周总,嘴上说着不要,已经硬成这样了……诶诶,还流出这么多东西来……”

“臭流氓,你别搞我,哼唔……我,我才不要……啊啊,哼唔……别,别搓呀……”

李威粗糙的手指,绕着周婧妍龟头边缘打转,酥麻的快感,让她整个人瘫软在李威怀里。

“唉……周总你这是寂寞了呀,”李威长叹一口气,“这样吧,我再买一送一,今天再赠送你一个大鸡巴操上天的服务吧!”

“哈啊……哈啊……你,你别这么大声……呜……别被人听去了……”

周婧妍用低声的娇喘,表示自己已经接纳了李威的求欢。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尿道拘束篇(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