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尿道拘束篇(下)

加更声援米国人民正义抗争!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她的末日!

13.

李威给周婧妍一把抱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搂起她的短裙,直接提到腰间。

“妈的,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就是等男人操你的骚屁眼吗?”

“你知道个屁!”周婧妍抗议道,“这是网球裙!”

“管你是网还是毬!”

李威把周婧妍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她的鞋脱了下来,还凑到嘴边闻了闻。

“嗳!你个变态!闻我的鞋干嘛!”周婧妍叫道,“你他妈的是狗吗!”

“之前早就想说了,周总你这个大汗脚,老把鞋和袜子搞得又酸又臭……”

“谁……谁是汗脚!”周婧妍羞愤难当,一抹绯红,从脸颊蔓延到锁骨。

“我跟你讲,周总,现在网上好多人都喜欢买女人的臭袜子,价格还挺贵呢!怎么样?周总?咱俩搞这个,你只负责提供产品,剩下的全交给我,我只要20%的提成,肯定比你现在开公司挣得多!”

“诶呀你闭嘴!”周婧妍恼羞成怒,一脚踢在李威脸上。

“好好好,这个商业计划,咱们后面慢慢谈。”李威说着,拿过尿道塞,“咱们来试试这个。”

李威拧开装润滑液的小瓶子涂在尿道塞上,对准周婧妍的马眼,轻轻塞了进去。

“啊啊啊啊!”周婧妍猛地叫出声来,“搞……搞什么,好疼呀!”

“第一次,都很痛嘛,你第一次被人操处女屁眼的时候,不是也很疼吗?”

周婧妍的阴茎很短,李威用拇指一顶,直接就插到了底。

“哈啊……”周婧妍痛得流出眼泪来,“操你妈的,你骗我……哪里爽了……就是你这个变态……要虐我,我再不理你了,呜呜呜……”

见周婧妍哭得这么厉害,李威有点慌了,赶忙俯下身去吻她,安慰说:“好了好了,亲亲乖老婆,是我错了,老婆你忍一忍,到时候保证让乖老婆爽得哭出来。”

听李威一口一个“老婆”,周婧妍破涕为笑:“操!谁是你老婆!”

“你就是我老婆,”李威掏出阳具,把剩下的润滑涂上去,“我马上就操得你叫老公。”

“诶,你等一下,啊啊啊……”

李威不管那么多,扯下周婧妍的内裤,把双腿抗在肩上,粗大的阳具径直插入菊门里。

14.

就像李威说的,尿道塞可以直接顶到前列腺,与肛门里的粗大阴茎,形成前后夹击。平时,前列腺液可以从尿道里涌出,但钢塞把尿道完全堵住,一滴也流出不来。

肛门里,李威粗大的阳具一刻不停地撞击着,胀满的感觉,周婧妍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愉快,咬着手指哼唧着:

“啊哈……你……你他妈的,给我……拔出来……胀死了,哼唔……”

“嘿嘿,很难受吗?嗯?”李威坏笑着,“叫我老公,我就给你拔出来!”

“什么老公!”周婧妍怒道,“不叫!死也不叫!”

“死也不叫吗?嗯?”李威加大了抽送的力度,“那就让你爽死好了!”

李威伸手去揉搓周婧妍的龟头,没弄几下,射精的快感涌上来,周婧妍的下体剧烈收缩着,拼命想要射出来。

在精液的顶压下,尿道塞被挤出了半截,白浊的精液涌出了一点。

“不行哦。”李威眼疾手快,把尿道塞插了回去,狠狠顶在了肿胀的前列腺上。

“啊啊啊,不……不行了,下面要爆炸了,求求……求求你,让我射出来吧……哈呜……”

周婧妍哀哀地求饶,双手不停地乱抓。

“不是……说了嘛……”周婧妍的下体剧烈地收缩着,夹得李威欲死欲仙,“只要叫……老公……我就……”

“不……不叫……”周婧妍咬着嘴唇,从牙缝里说道。

“那我今天……嗯……就他妈的干死你!”

“操死我……也不……不说……啊啊!”

李威扶住周婧妍的屁股,把她整个人抬起来,换成“猴子上树”的体位,把周婧妍抱在怀里,借住她自己的体重上下抽插,每一次都顶在了最深处。

“啊啊啊啊,我……要被顶死了,小穴被插爆了……”剧烈地快感,让周婧妍几乎翻了白眼,“啊啊啊,求求你了,让我射吧……”

“不是说了嘛?想要射,叫我什么?”

“老……老公……哼唔……”

“大声点,我听不见!”李威命令道。

“老,老公!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的贱母狗!”周婧妍几乎是哭喊着说,“老公的大鸡巴,要把母狗的前列腺插爆了,求求老公……把钢塞拔出来,让老婆射出精液来吧,不然,老婆就要死了,求求老公了,啊啊……”

在周婧妍浪叫的刺激下,李威也不行了,他把周婧妍放回办公桌上,咬紧牙关猛插了十几下,在自己射精的瞬间,拔掉了她的尿道塞。

“哈啊啊啊!老公!老公!我射了,射了,哼唔呜呜呜呜呜……”

周婧妍尖叫着,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猛地喷出,全洒在了平摊的小腹上。她从没有射过这么多,整个办公室里,都弥漫着咸湿的味道。

15.

周婧妍拿纸巾擦拭身体,虽然尿道里还在火辣辣地痛,可一想到刚才那令人窒息的快感,她的下体又骚动起来。

而李威已经不行了,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还露在外面的阳具,已经成了半根蔫茄子。

周婧妍看了感觉好笑,做在办公桌上用脚去蹭,学着圈里所谓“女王”的口气说:“哈,变得这废?咱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一天晚上能干我三四炮,走路腿都合不拢,现在怎么啦?”

“不行了,我这个每天工作压力大,感觉身体被掏空。”李威揩掉粘在裤子上的精液。

“呸!我看你就是喜新厌旧了!”周婧妍一脚踹过去,指着桌子上黏糊糊的尿道塞,“不然你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变态玩法!”

“这不主要是讨老婆你欢心吗!”李威讪笑着说。

“谁是你老婆呀!我有男朋友的!”

“嗨呦!”李威凑上前,去捏周婧妍的脸,“你要不是我老婆,刚才是谁一口一口个老公地浪叫,嗓子都喊哑了?”

“我这是在你淫威之下,为了公司发展,不得已做的牺牲……”周婧妍娥眉一挑,别过脸去。

周婧妍桀骜不驯中的气质中,隐约散发一股魅惑,把李威的征服欲撩拨了起来,疲软无力的阳具再次充血涨大。

他站起身,不由分说把周婧妍压在身下:“说真的,你跟着现在那个废物男人,有什么前途?不如给我当老婆!”

“我的妈,我知道你们做金融的人说话没谱,怎么还能,这么没谱……诶呀!疼……”粗大的阳具插进去了半截,因为有些干涩,周婧妍痛得皱起眉头,“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你说这种话有意义吗?”

“我不跟你开玩笑。”李威轻轻抽送着,“像你这种情况,去民政局改个身份证,很容易的!然后咱们顺便就把证领了。你是想出国做什么旅行婚礼,还是回农村去穿金戴银大操大办,都随便你!”

“不是,你别开玩笑了,娶我这么个人回家,你跟家人怎么交待?这个纸里包不住火的,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哼!现在这个社会,人生像会员,有钱到哪儿都是特权,你威哥克莱斯勒一开,别说是娶了人妖当老婆,我就是娶个男人回家!他们能说什么!”李威得意洋洋地说,“就算有人说闲话又怎么的!他妈的人穷衣服破,说啥都是错!”

周婧妍被李威一套一套的“社会语录”逗笑了,而“结婚”的话题,不知为何让她心里有了一丝暖意,抬起双腿缠在李威腰间,好让两个人更亲密一点。

16.

“而且我能看出来,你其实是那种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的性格。”李威又说道,“根本就不适合当那种花枝招展的名媛。”

“你拿哪只眼睛看出来的?马眼吗?”周婧妍笑道。

“哼,”李威把手伸进周婧妍短裙的口袋里,扯出一副耳机来,“像那种走哪儿都戴耳机听音乐的人,八九不离十,都是社交恐惧,我们团队从来都不要这样的人。”

周婧妍苦笑着叹口气,李威说的对,她就是那种在电梯里看见员工,不会主动打招呼的人,而戴上耳机的话,多少会有些安全感。

“反正我是不要孩子的,妈的有损生活质量,”李威握住周婧妍的手,“我也不需要你挣钱,结婚以后,你爱上班就上班,不爱上班每天在家躺着也成。反正你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为了几个破钱满世界跑。你平时干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一想到那些老男人,把我老婆屁眼都操松了,我就他妈气不打一处来!”

说到这里,李威好像有点吃醋了一样,狠狠插了几下,顶得周婧妍叫出声来。

“怎么样,我说的这些?愿不愿意做我老婆?嗯?”

周婧妍没答话,只是用双手搂住李威结实的身体,报以更动情地娇喘。

李威也没继续追问,他知道周婧妍虽然在肉体关系上很乱,几乎可以用“婊子”这个词来称呼,但她只是单纯地为了钱而已。

真到了感情的方面,她是很认真的。

就在李威渐入佳境,准备做射精前最后的冲刺时,周婧妍忽然松开了手,往后窜了一点,把阳具从菊门里挤了出来。

“诶?怎么……”

周婧妍趴在桌子上,看着面前李子一样硕大的龟头,好像一只猫,在聚精会神地观察仓鼠。

“我想让你射在我嘴里,”周婧妍凑近,伸出香舌绕着龟头的冠沟舔了一圈,小声说,“想吃……老公的精液。”

这算是什么呢?就当她是答应了一半吧!李威想。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尿道拘束篇(中)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