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少女献祭篇(中)

發布於
竟然发现还有之前的存稿没发出来!呼呜!Karma酱!老年痴呆了(摇头)!

8.

黄总女儿的学校离公司很近,要去的地方也不远,来回顶多也就半个小时,而且都是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周婧妍想了想,答应了这个人情。

周婧妍在网上叫了个车,往学校去,路上她忽然想起来,那天她跟黄总在办公室里搞事情,不就被她女儿撞见了吗?这要多尴尬呀。

而且,那姑娘看着,也应该是个高中生了吧?都那么大的人了,还需要接送?

周婧妍很快到了学校,她让司机在这里稍等一会儿,黄总说他女儿就在保安亭旁边等着,周婧妍一下车,就看见一个瘦瘦小小,干净清秀的姑娘,拎着书包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东西,周婧妍一眼就认定,这就是那天的女孩子。

女孩子也看见了周婧妍,知道是来接她的人,偷偷瞟了她一眼,人却不由自主地往后窜,肩膀还缩了起来。

怎么怕人怕到这种地步呀?周婧妍看在眼里,心中难免有了一丝保护欲,上前柔声说道:“你好,你爸爸叫黄家轩吧?我是来接你的。”

周婧妍顺带看了一眼她校服上的名牌,上面写着黄爱莉三个字。

“嗯……”黄爱莉低着头,不敢看周婧妍,小声嘀咕着,“阿姨好……”

看黄爱莉那怯生生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周婧妍只觉得五雷轰顶。

“咳咳~那个……”周婧妍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你爸爸说,你晚上要去上钢琴课,对吧?咱们上车吧。”

“好……”

“你应该还没吃饭吧?等会儿到了地方,姐姐(周婧妍故意加重了语气)带你先吃点东西吧?”

“嗯……谢、谢谢阿姨……”

周婧妍听着,只是觉得想死。

而就在周婧妍帮黄爱莉拿着书包,带她上车时,忽然听见后面有女人大声叫道:“爱莉!你要干嘛!”

周婧妍回头,见一个女人坐在轮椅上,后面一个阿姨(“这样的才叫阿姨!懂吗!”)推着她急急地赶过来。

这女人正是余莉,她自己摇着轮椅到周婧妍面前,一把夺过自己女儿的书包,歇斯底里地说:“你是谁!你要带爱莉去哪里!”

周静雅看着眼前的女人,病恹恹的样子里,依稀还有几分年轻时的余韵,而眼角眉梢中,有很多跟黄爱莉相似之处,便知道她多半是黄总的原配,心里不禁慌了起来。

“那个,我是黄总……”

“不要脸的东西!你离我们家人远一点!”余莉几乎是尖叫着说。

凭借着几句只言片语,周围人马上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原配当街来抓小三了,纷纷围了过来,司机也饶有兴致地下车来看,还点上了一根烟抽着。

“那个……嫂子……你误会了,我其实只是……这个……”

如果说我其实是个男的,她能不能放我一马?周婧妍在心里奇思妙想道。

余莉见周围人聚了过来,也很尴尬,她不管周婧妍,摇着轮椅对女儿说道:“爱莉!你快下车!你要去哪儿,妈妈带你去!”

黄爱莉也不下车,只是蜷缩在车里,捂着耳朵流眼泪。

周婧妍看周围人越来越多,知道不是事儿了,跟司机说钱她会全额给,转身刚要走,忽然听见身后爆发出一阵尖叫声。

周婧妍再回头一看,发现黄爱莉把轮椅推到,余莉倒在地上,脸都磕破了。

“我不要你管我!不要你管我!”黄爱莉疯了一样,用拳头打车门,手上都已经开始流血了。

周婧妍一步上前,从正在嚎啕大哭的余莉身上跨过去,把黄爱莉推进车里,嘭地带上车门,对司机叫道:

“他妈的好看吗!快开车!”

9.

黄爱莉哭了一路,下车的时候,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哭得惨白,两只纤细的小手捏成不自然的形状。

周婧妍扶着她,在商场外面的长椅上坐下,她觉得自己现在也不好问什么,只能轻轻帮她按摩双手。

许久,天色黯淡下来,周婧妍感觉有蚊子在自己小腿上来来回回。

这时,黄爱莉开口了:“那个……阿姨,谢谢你,我钢琴课的时间快要到了……”

“不去了吧!”周婧妍伸手,啪的一声拍死了只垂涎她肉体的蚊子。

“诶?”

“你现在这个样子,心里乱糟糟的,老师上面说了啥,你也听不进去呀。”

看着黄爱莉那双忽闪忽闪,不知道该把目光停留在哪里的大眼睛,周婧妍心里忽地萌生起不受控制的保护欲。

“你也不想回家,对不对?”周婧妍追问道。

黄爱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脚,小声地“嗯”了一下。

“我带你去玩好了!”周婧妍忽然说道,“我请客!”

“诶?不……不好吧……”黄爱莉怯生生地往后窜了窜。

“没什么的!你有你老师联系方式吗?我给你老师说一声就好了!如果你爸爸问起来,你就都推到我头上好啦!怎么样?”

说着,周婧妍往前窜了窜,牵起黄爱莉的手。

“可……可是……”

“可是啥?”周婧妍笑道,“哦,你是不是害怕我是什么坏人?给你拐走了?放心吧,我是拿你爸爸钱的人!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而且这商场里这么多人,我能把你怎么样!”

“真的可以嘛……”黄爱莉神情稍微放松了一点,“那如果玩的话……去、去哪里玩呢?”

“当然是,先吃一顿好的啦!”周婧妍指了指前面必胜客的门店,“然后……嗯……我看你应该也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女孩子吧?我知道这里有一家猫咖,老板我还认识,我带你去那里玩好吧?”

“什么是……猫咖?”黄爱莉歪着头,不解地问。

周婧妍有点惊讶,解释说:“不知道猫咖吗?就是那种养了很多猫的咖啡厅,你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跟猫玩。”

“诶诶诶!真的有这种地方吗?”黄爱莉立马瞪大了眼睛,“我还以为,只有小说里才会有这样的咖啡店呢!我想去!”

这位大小姐常识缺乏得真是可以啊!周婧妍心想,不敢想每天都在干嘛。

周婧妍拉着黄爱莉起身,忽然回过头来,一脸严肃地说:“哦,对了,我带你出去玩的话,可有一个前提!”

“诶……怎么……”黄爱莉吓了一跳,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紧张起来。

“你今天多大啦?”周婧妍抱着胳膊问道。

“我今年……十、十七岁……”

“哦。”周婧妍上下打量着黄爱莉,感觉她的言行举止,还像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那我也不比你大多少呀!你要叫我姐姐!知道吗!不准再叫我阿姨了!”

“啊,好、好的!”

黄爱莉说着,眼神里依旧是一抹挥之不去的迷惑,似乎并不能理解,周婧妍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姐姐”和“阿姨”这两个字眼。

10.

到了披萨屋里,周婧妍点了一盘超大寸的烤肉披萨,林林种种的炸货小吃一堆,还有一桶超大的可乐,可以说把隔壁桌的小孩馋哭了。

黄爱莉更是吓坏了,说:“阿姨……啊不,姐姐,我吃不了这么多!”

“诶,这些都是过度包装做出的视觉效果,看着挺多,”周婧妍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已经吃掉一盒鸡翅了,她拿起纸盒抖了抖,“你看,下面都是给你垫的纸!”

当然,更主要的是周婧妍自己能吃。

黄爱莉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披萨,说:“我的舞蹈老师说了,像这种高热量的东西,我不能吃太多……”

妈的现在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注意身材管理了吗?这社会没救了!周婧妍一边啃鸡腿,一边说道:“你不要听她瞎说!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新陈代谢最旺盛,不会长肉的!而且就算长点儿肉有怎么了?你看你瘦的!跳舞也需要肌肉呀——怎么样?好吃不?”

“嗯!好吃!”黄爱莉吃得满嘴都是酱汁。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会遇见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对人生的路将来要怎么走,也觉得很迷茫,心里空落落的,感觉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虚的……”周婧妍喝了一大口可乐,“现在我长大了,发现果然如此,只有把肚子填满,才是真的……”

当然,还有把你下身的肉洞填满,不过这个要等你大一点再跟你讲,周婧妍想。

爱莉双手捧着鸡腿,似乎一副无从下口的感觉,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用手拿东西吃……”

“那个,我只是作为一个外人,说说自己的看法……”周婧妍边吃边说,之所以来披萨屋,更多的其实是她自己想吃,“看你的言行举止,完全不像是一个17岁的姑娘该有的样子呢!恕我直言,是不是你爸爸给你管得太严了?”

“爸爸的话还好,就是……”

爱莉垂下目光,不说话了,敏感的周婧妍马上意识到,问题多半出在了那个坐轮椅的疯女人身上,赶忙说道:“对不起,不该说这个的!”

“没关系。”爱莉低头咬了一小口鸡肉。

“今天晚上,你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开心——”周婧妍说着,拧开可乐瓶盖,给爱莉倒了一大杯,“来!喝点快乐水吧!”

爱莉看杯子里不断翻腾出气泡的可乐,好像下定了好大的决心一般,捧起来吨吨吨地一饮而尽,结果打了个很响的饱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看吧?”周婧妍笑着说,“人活着,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11.

黄爱莉从头到尾也没吃太多,剩下的几乎都被周婧妍吃了,她半躺在靠椅上,偷偷给自己的皮带松开一格。

“那个……姐姐,我问个问题你不要生气……”爱莉看着吃撑的周婧妍,“你吃这么多……不怕胖吗?”

“放心,我是那种光吃不胖的体质。”周婧妍稍微坐起来一点,“而且平时也很累呀,需要多补充点,不然工作的时候打不起精神!”

“诶……真羡慕呢……”

周婧妍忽然想起之前沈劲松给她做的诊断,心里多少也有点担忧,或许自己应该换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总之,吃饱啦,咱们去猫咖吧!”

12.

这家猫咖名字叫“与你安咖啡”,周婧妍之前经常跟若曦学姐去,后来学姐不在了,周婧妍便把这里当成谈客户的地方,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人在这里坐坐,发呆、撸猫、喝咖啡,想着过去的事情流眼泪,等等。

“与你安”这个名字,源于佛教故事。相传达摩祖师在嵩山面壁时,二祖慧可上山求道。

达摩祖师问慧可因何求道,慧可答曰,我心不宁,愿闻道以求心安。

祖师曰,诸佛法印,不可求而闻得,回去吧。

慧可求道心切,自断右臂,以示其诚心。

达摩祖师曰,既如此,将心拿来,我与你安。

慧可沉吟许久曰,我不知我心在何处。

达摩祖师因言,我与你安好了!

慧可闻言,当下顿悟,遂为禅宗二组。

猫咖之所以取这个名字,寓意里面温馨的氛围和可爱的猫咪,能够帮助在尘世中操劳的人们安下心来。可既然像达摩祖师说的那样,人心了无所得,又何来的“安”呢?这是周婧妍每次坐在这里,都会思考的。

而且,猫咖的老板蝴蝶姐,有一双几乎要把衬衫撑爆的巨乳,而且还时不时地能从扣子的缝隙里,看见她的内衣——这哪里还会让人心安啊!

这大概就是禅宗不可求闻而得之也的微妙之处吧!

周婧妍跟蝴蝶打了招呼,点了一杯冰淇淋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去里面比较安静的包间里坐。

很快,蝴蝶便托着咖啡进来了,周婧妍觉得,她就算是把托盘放在胸上,也完全没问题的。

“好久没来了呀。”放好咖啡后,蝴蝶顺势在旁边坐下,“这位小美女是谁?”

“是我同事的女儿,”周婧妍挖了一小勺冰淇淋,对爱莉笑着说,“你可以管她叫阿姨!”

“哦!阿姨好!”爱莉真就礼貌地朝蝴蝶问了个好。

“诶呀……”蝴蝶笑着说,“果然已经到了,要被人叫阿姨的年纪了嘛……”

直到这时,爱莉才明白“姐姐”和“阿姨”之间的名堂,赶忙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也……也管她叫阿姨来着……嗯……不对……总之,你不要生气呀!”

周婧妍和蝴蝶都笑了,周婧妍抬手拍了拍蝴蝶肩膀,说:“她脾气好着呐!别说你管她叫阿姨了!就是你管她叫大奶牛,她都不会生气的!”

“诶?大……奶牛……”

就算爱莉再不懂人事,也能联想到大奶牛是什么意思,马上羞红了脸,再不做声了。

“啧啧啧,人家小姑娘诶,跟你一样?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蝴蝶笑着说,“好了,我还要去前面招呼客人,有事情的话按电铃就好,另外,这个,给你们——”

蝴蝶拿出一管像软膏一样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对爱莉说:“这个是鱼肉膏,相当于是猫咪的零食,只要挤出一点点,它们就会闻着味道进来。不过不要喂太多哦!不然他们就不好好吃饭了!”

“唔!好的!”爱莉瞪大眼睛,认认真真地听着,还一个劲儿地点头。

“那么,我就去招呼客人了,你们慢慢聊。”

“好的,你忙你的。”

周婧妍不忘往蝴蝶衬衫被撑开的缝隙里瞟一眼——今天是紫色蕾丝呢。

13.

周婧妍拧开了鱼膏,在桌角挤了一点点,很快,一只黑白猫从帘子下面钻过来,盯着桌角不放。

爱莉想伸手去摸摸小猫,周婧妍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压低声音道:“不行的哦,猫咪这种东西,骨子里对人是很不信任的,你要让她自己做事情。”

爱莉点点头,往沙发里面窜了窜。

猫咪在桌子下徘徊许久,最终还是贪嘴战胜了怯懦,一下子跳到桌上,先是看了看这两只长头发,穿着五颜六色纤维的大型生物,确认他们没有额外动作,才小心翼翼地低下头去嗅鱼膏。

“好的,他已经信任咱们了。”周婧妍小声道,“现在,去摸摸他的侧脸,跟他打个招呼。”

爱莉屏住呼吸伸出手去,整个人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是……是这个地方吗?”

“对的,就是他胡子后面,脸蛋子的地方。”周婧妍说,“猫的这个地方有腺体,会分泌一种人类闻不到的气味,如果你沾上了他的味道,就说明你是他的朋友了。”

黄爱莉特别认真地摸着,猫咪很快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主动往她身上靠,最后跳到她怀里,蜷缩着身子卧下了。

“诶呀,看来你们两个是挺投缘呢。”周婧妍笑着说,“一般像这种,不是品种的猫咪,很难跟人亲近的。”

爱莉全神贯注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猫咪,小心翼翼地摸着,说:“他的身上真软,真好。”

“诶,对的,猫咪是水做的呀。不知不觉溜走的同时,又会在你身上留下印记。”

周婧妍说着,喝了一小口咖啡,心想,猫咪如此,人的情欲,也未尝不是这样呀。

14.

很快,又有很多猫咪寻着鱼膏的气味跑了进来,比起周婧妍,猫咪们似乎更喜欢黄爱莉,在她身上蹭来蹭去,还要往她身上跳。

“天哪,你猫缘这么好!”周婧妍笑道,“可不要让刚才那个大奶牛看见,不然她会管你多要钱的!”

“因为我本来就是……诶呀……你不要爬到我身上来呀……姐姐……猫咪的爪子……”

黄爱莉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周婧妍起身,把正在抓她猫咪,一把抱进了自己怀里,还附身亲了一口:“你呀!不要老是纠缠人家,也跟我亲近亲近,好不好……诶,爱莉,刚才是说什么?”

“哦……没有……”爱莉低下头,去看卧在她腿上的猫。

两个人一边跟猫咪玩,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看身边的书架上有很多书,随手拿下基本来翻了翻——那是三岛由纪夫的《春雪》,学姐喜欢的,周婧妍也跟着看过,但并没有记住多少。

她见爱莉连续翻了好几页,问道:“平时喜欢看书吗?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看书的可不多呀!”

“嗯,我喜欢看书,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个作家……”

啊呀!万万不要给自己找这个麻烦!周婧妍在心里喊道。

“可是爸爸不同意,”爱莉翻着书,继续道,“他说,写作是穷人才干的事情,既没门槛,也没前途,如果我对艺术感兴趣,要去学钢琴或者舞蹈,学成后脑子里有东西,会写作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周婧妍听了连连点头,如果她当年没有参加什么作文比赛,没有鬼迷心窍地相当什么“作家”,大学时候没有报考中文系,现在她没准会有更好的人生。

“不过……”爱莉轻轻翻动书页,“虽然爸爸那么说,比起钢琴和跳舞,我还是喜欢写东西……怎么说好呢,我在演出的时候,台下人给我的,只有笑容和掌声……倒不是说我不领他们的情,但我总是觉得笑容和掌声,把那些很细小的情感给淹没了,只有用文字才能表达出来……嗯……不知道我说的这些,姐姐你能不能理解……”

“哈,我懂的呢!”周婧妍一边撸猫,一边说,“不过呢,就算你用文字表达,也会有同样的苦恼,甚至反倒觉得还不如用其他的艺术形式来表达。有一位哲学家说过,咱们日常使用的语言文字,其实是一种相当粗糙的工具,用语言来描述一些很微妙的事情,就好比用手指去修补一张破掉的蜘蛛网,最后只能越搞越糟。”

周婧妍喝了一口咖啡,继续道:“表达,是有局限性的,每个人的心智不同,接收到的内容也有差距——就像这个小说,好多人都只当是黄色小说看呢!”

“诶?什么?”爱莉不解。

“哦,没什么……”周静雅放下杯子,给身边正发情的猫咪拍屁股,“你早晚会明白的。”

15.

因为晚上吃得太多,周婧妍做了一会儿感觉不好,去洗手间上厕所。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她起身冲厕所,发现自己把厕所搞得乱七八糟。

周婧妍觉得很尴尬,这要是被什么人看见了,相当于被人看见自己排泄一样的丢人。她看厕所里正好有清洁工具,便拿过来把厕所刷洗了一遍,又喷了好多空气清新剂,确保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视觉或者味觉上的痕迹。

就因为她在厕所多耽误了这5分钟,生出后面好多事来。

周婧妍洗过手出来,往包间走,忽然远远地看见,黄爱莉正站在外面,跟一个男人说话。周婧妍下意识地在手边的卡位坐下,以隔板做掩护,偷偷地望过去。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沈劲松!

沈劲松附身爱莉说了些什么,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店门口跟蝴蝶打了个招呼,便带着黄爱莉出去了。

周婧妍立马跟过去,却被蝴蝶叫住:“你要去干嘛?”

“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吗?”周婧妍反问。

“我知道。”蝴蝶把跳到吧台上的猫咪抱了下去,双手支着下巴,无意中挤出胸前深不可测的乳沟,“我劝你不要跟过去,别给自己惹麻烦。”

周婧妍探出头去望了一眼,沈劲松已经带着爱莉走出很远,再不跟上去,就没机会了。

“谢谢你,但我现在麻烦已经够多了,下次来管你要发票。”

说罢,周婧妍推门跑了出去。

蝴蝶也没有阻拦,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机来,想要发一条消息。字打完后,她的手指在“发送”键上犹豫许久,最后删掉信息,退出微信。

她起身在店里走了一圈,确认没有客人,挂上“外出中”的牌子,锁了店门出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少女献祭篇(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