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少女献祭篇(上)

~电力……快发完了呢!~

1.

周婧妍本以为,李威顶多找些他认识的马仔混混来看场子,不想他竟然把总公司的大领导曹静搞来了。一来是李威本人的面子,二来领导本人也想把尾款再拖些日子——但凡是钱的事情,能拖一日,就是一日的利益,为此过来坐一上午,也是值得的。

总公司的领导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高挑,丰润犹存,一颦一笑间,高贵的气质里透露出几分烟火味。李威在她面前,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每叫一声,这女人就喜笑颜开。

周婧妍把公司最近的一些案例给大领导看,借口去冲咖啡,见李威正好在外面吸烟,上去朝他肋下狠狠戳了一把。

“啧!你干嘛!”李威烟灰掉了一身,“我把这么大的领导给你请来坐镇,你还不满意吗?要是沈劲松那小子敢来搞事情,你多余的不用讲,只要把我这姐姐的姓报出来,保管吓得他屁都不敢放一个!”

“哦?你的姐姐是吧?”周婧妍打开咖啡研磨机,借着嗡嗡作响的声音说道,“白天你在公司里,管人家叫姐姐,等到晚上了,给人家干得管你叫哥哥吧?”

“啧!胡说什么呢?”

“哼,我胡说?”周婧妍另抬手去打奶泡,“刚才你跟她说两句话,人家笑得假睫毛都快掉下来了,下面洞里早就湿哒哒的咯!”

李威在旁边只是辩解,周婧妍只是笑着听的,等咖啡做好后,她踮起脚在李威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跟你开玩笑呢,看你吓的,咱们进去吧!”

二人进入会议室,或是说说闲话,或是谈谈业务,不知不觉到了跟黄总约定的时间。

很快,前台小倪敲门进来,说沸点科技的黄家轩黄总到了。

周婧妍问了下黄总一行人几个,小倪说只有一个,周婧妍多少松了口气,让她带黄总直接来会议室。

2.

黄总来到会议室,开口道:“诶呀!我说周老师你怎么走不开呢!原来是有贵客呢!”

曹静和李威,黄家轩都认识,知道是华资集团里的“核心人物”。

这个曹静,是华资集团董事长,何老头子的情人,她之前是老头子的秘书,后来借胎吵着要上位。老头子为了把事情压下去,升她在集团里做了领导,自不必说。

这个李威就更厉害了,黄家轩听说,他之前混黑社会,打架斗殴,走私贩毒无恶不作,手里好像还有人命,专好在各种娱乐场所结识各种纨绔子弟,跟和老头子的小儿子是好兄弟。

后来何公子出事,要被抓进监狱去,李威主动请缨,代何公子在监狱里蹲了五六年。放出来后,整个何家都对他分外感激,被老头子收到手底下做事情。

怎奈华资集团和沈家向来不是很对付,不然他今天怎么也要好好奉承下。

李威和黄家轩认识,知道他是沈劲松手底下的人,只是简单地打了个照面,没多说什么。曹静倒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见黄家轩气质不俗,一表人才的样子,又是公司老总,未来可能有机会谈业务,两人便攀谈起来。

过了十来分钟,李威打断道:“那个,静姐,今天黄总来,是跟周老师签合同的。不然咱们俩先去外面等等吧!”

“啊啊,是这样啊!真不好意思。”曹静起身说,“我也是年纪大了,一说起话来就婆婆妈妈的!呵呵呵呵!”

“诶诶,哪里!是我今天打搅了呢!”看李威和曹静出去后,黄家轩给周婧妍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周老师挺厉害嘛!一接触,就接触最最核心的人物。这两个人,可都是华资那何老头子的心头肉,一句能顶上一万句!”

“真的假的!几万块的事情都做不了主,我看不是心头肉,是脚底皮吧!”周婧妍打趣道。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就开始对合同细则了。

3.

李威和曹静出去后,去走廊里看周婧妍公司的案例展示墙,期间,李威开口说:“静姐,刚才什么黄总,你不要搭理他,他就是个投机倒把的骗子呢,东搞点儿西借点儿这样的,也不知道他公司具体是做啥的,多半就是个皮包公司!”

曹静没说话,只是看着公司的展示案例,有用手机拍了几张相,才笑着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姐姐我知道,刚才那周老师是你的小情人,我也没说怎么。怎么我跟那姓黄的多说了两句,你还吃我醋了不成?”

“静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李威连忙辩解,“而且我跟周老师也没什么……”

“又来!又来!”曹静笑道,“你姐姐我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女人不经意间一颦一笑是什么意思,我看不出来?”

李威听了微笑——周婧妍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你笑什么?我说中了是不是?”曹静娇嗔道,看周围没人,顺手拧了李威一把。

“说正经的,静姐。”李威压低声音,“这位黄家轩黄老板,是沈劲松手底下的人,听说沈黄家轩为了讨好沈劲松,整天……”

于是李威把他所知道的,黄家轩和沈劲松之间的事情,讲给曹静听。曹静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等听到关键部分,忍不住叫起来:

“不是啊,李威,你当我是小孩子?跟我什么蛋?这种事情,正常人怎么能做出来!”

“所以说啊,这个黄家轩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不要多接触的!”

“哦!”曹静轻蔑地说,“那你干嘛还让自己的小情人跟他合作呢?不怕那黄老板也一道给人家划拉走了?”

这一句话说道了李威心里,他确实是担心这个。就在李威一时哑口无言,不知该怎么说时,周婧妍和黄家轩从会议室里出来了,周婧妍踮着脚招呼道:“阿威!曹总!我这边跟黄总合同签完了!黄总要请吃饭,两位老板也一起吧!”她又歪头向办公室里面招呼说:“那个,小倪啊!去把POS机和发票拿来!黄总这面要付款了!”

“诶呀,这个不行!”曹静开口道,“黄总这又交钱,又请客的,像什么话,反倒显得我们华资集团小气了!你们都不要推了!今天中午这个我请了,必须要去哈,不去就是嫌我了!”

几个人又客气了一会儿,最后敲定是曹静请客,周婧妍带着黄家轩打款去了。

“这就不是我说你了,静姐。”李威说道,“你这还请上人家吃饭了,我是不是要带着周老师两个人回避一下?”

“我也跟你说正经的,”曹静叉起手说道,“沈劲松这个人,我想认识认识。”

4.

一行人去了公司楼下的川菜馆,这是周婧妍经常请客户的地方,因为到的比较早,菜上的也很快。

黄家轩因为跟李威和曹静不是很熟,便主动讲自己这些年来创业的经历。

“我12岁那年没了父亲,”黄总娓娓道来,“那个时候小,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坐在教室里,非要搞出点什么明堂来才罢休,比如什么顶撞老师呀,打架呀,翘课呀,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接触呀,等等的……现在想来,都是自卑在作祟,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所以就总要做点不同寻常的事情来补偿。不怕在座的诸位笑话,即便是现在,我骨子里还是很自卑的。”

“是这样。”曹静点头附和说,“有些深深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是一辈子怎么也打消不掉的。”

“不过我觉得,自卑不是什么坏事。”黄总继续道,“周围的人都说,我这个人特别狠。我问为什么,他们都说,我要是想得到什么东西,总是会不择手段,想尽办法一定要搞过来。后来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像当年,我跟人合伙做采石场的生意,没做多久,上面就有了新政策,说私人开场需要政府审批文件。当时我们那里的采石场很多的,但最后,只有我们公司把文件批了下来,其他的全都勒令关门——为什么?因为我有门路吗?因为我送礼了吗?因为我会说吗?都不是。只是因为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往政府跑,领导不见我,我就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下班,我坚持了一个月,最后终于说通了。等到给我们签审批文件的时候,政府的人说反复强调说,我们之所以给你批,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其余的那些都没坚持下来,最后只剩你一个了。”

“那这和自卑又有什么关系呢?”李威问道,“黄总你这应该是自信呀,就像我们金融常说的,对市场有信仰,才能坚持不懈地做下去什么什么一类的……”

“怎么就叫‘什么什么一类的’!”曹静不满道,“你看看你,已经是大区负责人了!话术都记不清楚!”

“因为,就我自己的感受而言……自卑的人,是输不起的。”黄总开口道,李威和曹静也不在斗嘴,都静静地听他讲,“面对可能的失败,自信的人心里有底,知道事情失败了,不代表他的人生从此就完蛋了,所以他们可以接受失败;但是自卑的人,会把事情的失败,看做是对自己人格的全盘否定,甚至觉得生命都会失去意义。我当时的心态的就是,如果文件搞不定,场子开不下去,我就没必要再活下去了。换句话说,人求生的欲望有多强烈,我渴望成功的欲望,就有多强烈——这就是孙子兵法里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那些自信的人,总会给自己留一个心理上的后路,总有借口给自己开脱,最后温水煮青蛙,一蹶不振。”

“诶呀!黄总的分享真是好呀!”曹静赞叹道,“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呀,要是有黄总你当年,哪怕四分之一的精神,中国经济也不会减速成现在这个样子!”

黄家轩客气了几句,李威则把话题一转道:“这就是,黄总你跟沈劲松沈总关系好的原因咯?两个人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饭桌上的气氛忽然冷了下来,黄家轩和李威都不说话,而一直在忙于吃东西的周婧妍,也察觉到不对劲,放下筷子,看两个人在沉默中针锋相对。

“沈劲松和我不一样,”许久,黄家轩开口道,“我是一个因为刻在骨子里的自卑,而疲于奔命的犯人,而沈劲松,他是神。”

在座的人都没想到,黄家轩会这么形容沈劲松。

5.

“如果他设立了一个目的,以他的实力和能力,就一定会做成。”黄家轩无视众人的惊讶,不慌不忙地补充道,“年初的时候,他跟我说,想要提升女性的生活质量,什么私护、SPA、美容,都不如一款高效催情药来得直接。我本以为他那个时候在开玩笑,不想前几天他跟我说,药物的样品已经研制出来了,很快就会投入临床实验。”

原来如此,药品已经试验过了呢,周婧妍一边吃毛肚,一边暗暗地想,就是这个大小便失禁的副作用有点麻烦——她这一上午,也是来来回回跑了四五遍厕所。

“容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像咱们这些人,都是在设定好的轨道上,追逐社会在前方许诺好的利益,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黄总继续道,“但是沈劲松不一样,他不是在追求自身的满足,而是在把自己头脑里的想法,一步步地变作现实——他是在改变现实,创造未来的人。”

周婧妍依旧是闷头吃,另两人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黄家轩这一番话,在他们听起来,跟宣布“沈劲松虽然年纪小,但我心目中就是爹。”没什么两样。

黄家轩看两人眼神不大对,又补充说:“我这么说,你们可能觉得很惊讶,如果你们真跟沈劲松接触过,就会发现,他确实是个很神奇的人。”

“刚才黄总你说催情药的事情……”半晌,曹静开口道,“是咋回事?”

“你问这个干嘛?”李威笑道,“怎么?想试试吗?”

周婧妍也抬起头来,关于这个药,她是全桌最有发言权的。她看着静姐风韵依存,描眉画眼的,若是吃了拿药,怕是要引发大洪水,不知道会厉害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周婧妍自己把自己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呀。”黄总看着桌上的两位(严格讲是1.5位)女士,开玩笑说,“我提了一嘴催情药,李总一句话不说,反倒是在座的女生感兴趣!社会真是变了呢!”

“李威是嘴上不说,偷偷地肯定跟黄总你打听呢!”曹静说着,瞟了周婧妍一眼,有意很露骨地说,“他这个人啊,每天没个正经,看着挺结实,早把自己搞得外强中干了!”

周婧妍听着,嘴里正被剁椒弄得狠辣,催得心中有了一丝嫉意,开口道:“静姐你这个领导真是火眼金睛呢!下属身体虚不虚,一眼就看出来了!”

李威一听慌了,赶紧插科打诨地转移换题,而关于沈劲松的事情,也就在嘻嘻哈哈中间混过去了。

6.

吃完饭后,曹静在柜台前算钱,黄家轩自然要客气一会儿。李威趁两人说话时,抓着周婧妍的手离开饭店,带她走到写字楼对面一家汽修店里。

“干什么?”两人走得很急,周婧妍出了一身汗喘着。

李威指着迎面走来,一个穿着夸张图案紧身T恤的胖子,介绍道:“这是刀哥,等会让他把手机号留给你,如果有紧急事情的时候联系不上我,就给他打电话,我认识的兄弟们,没事儿都会在刀哥的店里坐着。”

“弟妹你就放心吧!”刀哥气势如虹,“如果有人敢找你麻烦,指定没有他好果子吃的!”

李威回头,看曹静和黄总站在饭店门口找人,跟刀哥嘱咐了几句,便回去了。

李威本以为曹静会说什么闲话,不想她只是跟周婧妍说了些客套话,并表示钱的事儿她这周就能解决,便带着李威走掉了。

周婧妍又客气地问黄家轩要不要上去坐坐,黄家轩也说公司有事,自己去地下车库开车了。

7.

下午,周婧妍把项目工作布置给下面的人。黄总不是那种交了钱就不管事,到时候只看结果的老板,在计划书上,各种七七八八的要求写了一大堆,每个环节都有各种事无巨细的要求,一看就是那种什么工作都懂一点,凡是吹毛求疵,控制欲极强的老板。

这样的人手下,只能有两种员工:嗷嗷叫的战狼和病恹恹的韭菜,同时前者在高效地转化为后者。

等周婧妍布置完工作,太阳低垂,一下午过去了。

周婧妍起身伸了个拦腰,忽然感觉下身一热,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往厕所跑。

等坐到便器上脱下裙子,内裤上已经脏污了一块,周婧妍索性把内裤脱掉丢进垃圾桶里。

真空出街什么的,她也不是第一次。

就在她一边抽着烟一边看手机时,黄总忽然打了电话来,上去便问周婧妍有没有时间。

周婧妍警觉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是什么事情呢?黄总?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太方便。”

“诶呀,这个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呢……呵呵呵……”

黄总开始扭扭捏捏起来,周婧妍心里猜,多半是他今天来公司没吃到甜头,有点儿不甘心。不想黄总接下来说的话,让周婧妍大跌眼镜:

“那个……周老师,我想麻烦你帮我接下孩子……”

周婧妍先是惊讶,然后是气愤:这算是什么事儿!拿我又当婊子又当阿姨吗?

荒芜之海 · Day 1:人命换利好的对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