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伪娘改造篇(上)

1.

说来奇怪,周婧妍长这么大,从来就被被人说过一句“娘炮”。

在成为周婧妍前,作为一个男孩子,他叫作周景研。

或许是因为性格安静的缘故,周景研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在不起眼的地方做着自己的事情,遇见谁都是害羞地笑笑,跟谁都合得来,但也从来没有什么深交的朋友。

他倒也不觉得寂寞,他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时光,独自一个人看看书、写写日记、玩玩游戏,以及自慰。

周景研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自慰,因为还没有张大,坚硬的小小阳具里,只能勉强挤出一点前列腺液,但快感是实实在在的。

每天在被窝里偷偷自慰,是他平淡生活中唯一的刺激。

而直到他十多岁的时候,才明白自己的行为叫作手淫,这让他觉得很奇怪,都说人在青春期后才会有欲望,我怎么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学会了?

太早就品尝到了性的滋味,很容易让人去追求其他的刺激,上大学后,他一次无意间听室友提到了“前列腺高潮”这回事。

带着好奇,他在网上查了相关资料,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按照网上的教程,他买了女用自慰棒,夜里趁室友们都睡着后,偷偷开发自己的菊门。

刚开始的几次有些痛,他也没有真正达到过网上说的那种欲死欲仙的状态,可直肠被假阳具插入的胀满感,还有前列腺被挤压时,那类似射精的酥麻感觉,都让他体会到了比单纯自慰更多的快乐。

当身边的男生都在讨论要如何哄女孩子跟自己上床的时候,周景研也只是安静地听着。在他看来,男女之前性器的交合,最终得到的快感,也不会超过手淫。

他已经掌握了,更销魂快乐的秘密。而且这份快乐,不许要像别人那样大费周章,只要他自己,还有足够的润滑剂就能得到。

但很快,随着一个人的到来,给周景研平静的生活掀起了波澜。

2.

在大三的时候,学校里成立了一个读书社团,周景研被室友拉去撑场面。

社团里的一位组织者,是同系的一个研究生学姐,大家都管她叫若曦。当天,若曦学姐带大家讨论一本很晦涩的哲学书,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颤栗与恐惧》。

对于讨论的内容,大家都显得愁眉苦脸,之所以来,无非是为了一睹若曦学姐作为“系女神”的芳容。

反倒是周景研,因为一直有读书的习惯,对讨论的内容很感兴趣。知道现在,他还清楚地记着若曦学姐那天讲了什么:

克尔凯郭尔讲人生分类为三个层次:

首先,是“感性层次”,处于感性层次的人,对生活没有责任和负担,唯一要做的就是享受人生,未来在他们面前,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可能。

然而随着逐渐成长,人都会变得理性起来,工作、家庭、事业,各种现实的重担压到了他们的肩上,曾经的各种“可能性”,一点点地都变成了“不可能”。

这时候的人是忧郁的,有压力的,不开心的。而生活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在“理性层次”里终其一生。

最后,人的唯一出路,就是通过“信仰之跃”,到达一种宗教的境界中,重获在彼岸的永恒希望,心灵才能找回真正的沉静和安宁。

“当然了,我不是在这里传教的,不然咱们的社团就要关门了。”若曦学姐稍微归拢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清素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克尔凯郭尔也为对宗教不感兴趣的人指了一条路,他说,人做出‘信仰之跃’,首先要克服的就是恐惧,而克服恐惧,莫过于忘掉自己的存在。”

若曦学姐说着,眼神在听众中游离,或许是命运的指引,她和周景研的目光相遇了。

“忘记自我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是——爱情。”

一瞬间,周景研感觉自己的心,被彻底击碎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他爱上了除自己之外的人。

3.

之后,若曦组织的每次读书会,周景研都会准时参加。

一方面,读书会的内容太过高深,另一方面,大家也都知道,高不可攀的“系女神”只能看看,来参加读书会的人越来越少。

年末的最后一次读书会,大家都忙于期末复习,最后只剩下周景研和学姐两个人。

“真是谢谢你给我一直捧场呀,”学姐苦笑着说,“就咱们两个人,也不占教室了吧,咱们去外面喝杯咖啡怎么样?我请客。”

两个人来到校外的咖啡馆,能够和心仪的学姐像情侣一样独处,周景研紧张得不行,红着脸结结巴巴。

学姐一下子就看穿了这个小男生的心思,她先是随便说了些有的没的,忽然凑上问道: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周景研默默点了点头。

“我劝你放弃的好。”学姐说。

“我知道的……”

周景研小声地说,他从来就没妄想过,能跟近乎完美的学姐在一起。

二人陷入沉默,半晌,学姐开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自己……嗯,有点特别……接下来我跟你说的,你能保密吗?虽然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

4.

若曦学姐回忆说,她高中时,偶尔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很重口味的耽美小说,里面各种调教的情结,仿佛是魔鬼的手,让她有了人生中第一次自慰。

从那以后,学姐便一发不可收拾。就像周景研学会了慰菊一样,普通的男女之情,再也挑不起她的兴致了。

“从那天以后,我就知道,自己已经一个沉迷于SM的变态了。很多想跟我亲近的男生知道了这个后,都没法接受我,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学姐苦笑着,露出一丝落寞的神情,“你的话,应该也不会接受吧?”

“我……”周景研咽了一口唾沫,“什么样的学姐,我都会接受。”

“真的?”若曦学姐笑着问。

“真的。”周景研点点头,认真地说。

若曦学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语气也变得冷峻起来:

“把粗大的假鸡巴塞进你的屁眼儿里,让你像女人一样娇喘,从你那短小的早泄鸡巴里流出精液来,你也能接受?”

周景研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从学姐嘴里,竟能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

“接受不了,是不是?”学姐轻蔑地笑了笑,“你跟那些人一样,也不过是想……”

“我经常慰菊的。”周景研不知哪来的勇气,打断学姐道,“虽然我不是同性恋,但是……爆菊什么的,我能接受。”

“哦?”学姐娥眉一挑,“真的假的?你可别糊弄我呢。”

“真的。”

周景研拿出手机,把他在网上买自慰工具的记录给她看。

“既然这样……”学姐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明天晚上7点,学校西门等我,可别让我失望哦。”

5.

周景研回去后,兴奋得一晚都没睡。

第二天白天,他想睡一会儿,但一想到晚上就要见学姐,心脏就开始砰砰狂跳,睡意全无。

好不容易挨到了七点,周景研晚饭也没吃,就跑到了学校西门,远远地,就看到了身材高挑的学姐。

若曦学姐上身是一件短羽绒服,身下是穿了一条皮裤,凸显出她丰满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

见到周景研,学姐热情地跟她打了招呼,上前亲昵地挽起他的胳膊,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样。

若是这一幕被寝室里那群人看到,怕是要被嫉妒死呢。

她身边,是一个大大的拉杆箱,好像是要出去旅行一样,走起路来,小路子在板油路上呼噜呼噜地响着。

学姐看出周景研很好奇,说道:“放心,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给你准备的呢……哦,等一下。”

“怎么了学姐?唔嗯?”

若曦把周景研拉过来,两个人在街上拥吻在一起。

这是周景研的初吻,女人软软的嘴唇,湿漉漉的香舌,让未经人事的周景研欲罢不能。就在他还想继续索吻时,却被学姐一把推开。

“少自作多情,”学姐笑着,脸上还带着一丝嘲弄,“刚才看见熟人了,不想让他们认出来。”

6.

学姐预定了周围一家高档宾馆的套房,周景研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

就在他好奇地四处闲逛时,若曦学姐冷冰冰地说:“喂,你过来坐着,跟你说点事情。”

“哦,好的。”周景研乖乖地坐到椅子上。

“从现在起,你要叫我主人,你的一举一动,都要听从我的命令,不能擅自行动。”学姐说着,脱下外套,“更不能乱来,比如强上我什么的,知道吗?”

“唔,知道了……”

忽然,学姐一个耳光,狠狠打在了周景研脸上,厉声道:“少了一句话!重说!”

周景研被打懵了,迟疑许久,小声说:“我知道了……主人?”

“嗯……这才乖嘛……”学姐露出笑容,跟周景研拥吻在一起,“现在,把衣服都脱掉。”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