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荒芜之海 · Day2:真正的人工智能

~封面的小手,就是点赞的意思哦😁~

5.

回到船舱里,顾泊桥从火箭打飞机的酷炫震撼中回过神来。他知道,何家奇之所以要带他看这个,无非是借此机会给他秀秀肌肉,展示“平台的强大实力背书”,再通过他传给众人,让大家都老实点。

还好有这架不知死活的直升机,不然这帮人可能就像恐怖分子一样,给他看什么斩首录像了。

顾泊桥拍了拍胸口,忽然摸到昨天晚上刘海涛给他的阴牌,准备摸出来拜一拜。不料他拿在手里一看,装小鬼儿的玻璃瓶上,竟然有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他有点儿慌了,这算是什么呢?是小鬼儿帮自己的主人挡了一劫?还是负能量太多,容器装不下要裂开了?

带着惴惴不安的心,顾泊桥在佣兵的护送下来到会议室,其余的几位领导人都到齐了。

顾泊桥瞥了一眼大屏幕,发现币值从昨天的1毛左右,又掉到了不到4分钱,便知道出事了。

“接下来就不用我多说了,顾总自己说说,刚才看见了什么吧?”贝拉坐在老板椅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刚才?唔……”顾泊桥坐到椅子上,插着手说道,“怎么说呢,见证了我们平台……无所不能的实力吧,让我对平台更有信心了,嗯……但是这个币子的价格是怎么回事?”

贝拉挥挥手,大屏幕换成网页,上面是一则都是繁体字的新闻,标题是:“深度起底NMB数字货币骗局。”

“这是新加坡当地一家比较有影响力的华语数字媒体,”贝拉说道,“大家看这里,文章说:就在昨日,记者得到消息,平台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召集来自其主要市场——中国大陆的数位重要市场领导人,在一艘游轮上举行秘密会议。记者会持续跟进报道更多相关的内容,敬请关注。”

说罢,贝拉转过身,一个个巡视着在座的9位领导人。

“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当中有人背叛了平台?”陈雅娴今天只涂了淡妆,头发扎在脑后,前额只留下一点刘海,“要知道,还有2个大老板没来呢,没准是他们干的。”

顾泊桥听了,暗暗给陈雅娴点赞,看来昨晚床上的枕边风吹得有效果。

“我看未必,”周洁萍敲着桌子,若有所指地说道,“就在咱们当中,倒也有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双标人!”

周洁萍先是瞪着顾泊桥,然而他是老骗子了,根本不在乎这个。于是她把把审判的目光,滑到了唐娟身上,错误地以为他们夫妻二人还是一条心。

一宿都在又哭又笑打电话“做感召”的唐娟,此时神经正脆弱地紧绷着,跟周洁萍不怀好意的眼神一接触,立马就像疯狗般不受控制地叫道:

“你他妈的看我干什么!你这个假正经的骚货!贱货!你是不是盼着我死了抢男人!我告诉你!我买命的钱已经筹出来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你敢动我一根头发试试!”

“你吼什么!”周洁萍不甘示弱,“谁做了坏事心里清楚,你要不是心虚,吼这么大声干嘛!”

看着两个最讨厌的女人,竟然绕开了自己开始互相输出,顾泊桥不禁心花怒放,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这难道就是小鬼儿的功效吗?他特想把兜里的阴牌拿出来亲一口。

“我早就看你这个人模狗样的家伙不对劲了!”唐娟用颤抖的手抓过桌上的水性笔,咬下笔盖朝周洁萍走过去,“像你这样的贱货,除了把社会搞脏还能干什么!不如死了给平台充保险钱!”

听妻子这么讲,顾泊桥便知道,她这一晚上的电话,看来并没有筹到足够钱。

虽说用笔杀人是高手才能玩的操作,但为了坚持“打架还轮不到女人”的价值观,刘海涛马上起身去劝,孙威和范强也上前去帮忙。

今天施旎老实了许多,她肩膀上缠着绷带,默默地看着刘海涛拉架,脸上表情有点儿不自然。

等众人安静下来后,贝拉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刚才仔细看了看这篇负面报道,上面说,NMSL基金会以人工智能技术为幌子,掩盖其庞氏骗局的事实……”

这不本来就是嘛,顾泊桥心里暗笑,从90年代的什么“连锁经营”、“资本运作”、“虚拟经济”,再到后来的“点对点技术”、“社交电商”、“区块链”,传销组织一般都会找一个人人都知道,但没几个人能说明白的热点技术作为幌子,骨子里还是老一套,甚至团队和操盘手们都是同一批人。

而贝拉接下来说的话,让顾泊桥惊讶不已:“为了消除这种负面情绪,接下来,就破例带各位领导人,参观一下我们的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系统的主机。”

“等一下,”顾泊桥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是,这台主机就在船上?”

“当然了。”贝拉点头道,“而且这次会议,本来就安排了参观环节,邀请函上都写了,顾总你没仔细看吗?”

谁会仔细看传销组织写的文案啊!顾泊桥心想。

6.

主机在游轮的底层,需要走很多楼梯,贝拉边走边介绍道:

“这台人工智能神经网络主机,我们一般称为‘主脑’,是NMSL基金会会长,林北先生多年来的心血结晶。对林北先生来说,主脑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甚至比孩子还要珍贵。一直以来,林北先生都把主脑严格保护起来,不愿公之于众。我这次也是花了好多功夫,才说服父亲,让诸位领导人参观主脑的本体。”

“这个比较妙呀。”刘海涛点头道,“放在游轮上,要比锁在什么地方都安全。”

“可游轮上毕竟空间有限啊。”周洁萍提问道,“且不说能不能装下这样一台超级计算机,像电力供应,日常维护方面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贝拉听了,笑道:“人的大脑,是所有动物中最发达的,但也只占体重的2%左右。而我们的主脑系统,可以理解为是脑中之脑,只负责对收集到的信息进行判断,所以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同时,基金会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服务器会分散承担算力,因此只要保证网络信号畅通和普通的电力供应,主脑就可以正常运作。

“举个例子,就比如圆周率,它是一个单独的数,在电脑里只占一个字节。但它无限不循环的特性,却囊括了数字所有可能的排列组合。主脑系统,就是林北先生发现的那个π。”

顾泊桥听着,感觉更不明白了,不过他完全可以理解——贝拉说这些话,是让人产生敬畏,而不是让人理解的,因为当人完全理解了某种东西,会觉得不过如此,也就不再敬畏了。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工作岗位明确要求“只要应届毕业生”。

一行人来到游轮底层的货仓,看守的佣兵打开铁门。

贝拉带领众人,走进一间极具科技感的纯白房间,房间不大,正中有一台横放着的仪器,周围接着各种管道和数据线。

“这就是我们的主脑。”贝拉走上前介绍道,“现阶段主脑的功能,是根据从全球市场发送来的NMB交易情况,以及网络舆情,来对NMB的价格作出实时判断。像昨天咱们的顾泊桥顾总靠发言及时挽回币价,就是主脑的功劳,这样可以有效避免纯粹市场调控价格所带来的滞后性,为投资者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虽然贝拉这么说,顾泊桥还是坚信,NMB的价格波动,跟社会上其他的炒币项目一样,都是平台方自己用手调的。

“也就是说,它能听懂我说话咯?”顾泊桥走上前拍了拍主脑,或许是身上带了小鬼阴气太盛,他只觉得这东西好像一具棺材。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现在这里没有直播,顾总你没法直接跟主脑交流,”贝拉打开了主脑旁的操作屏幕,“如果顾总你感兴趣的话,可以试着用打字跟主脑聊聊天。”

“好呀,求之不得呢。”

顾泊桥说罢在屏幕前坐下。他不信这个邪,这种网剧里才有的俗套设定,现实中怎么可能存在?多半后面是客服在打字陪聊吧!

他打算难为一下这个所谓的“人工智能”,一上来就在键盘上敲了一个关键问题:“主脑,你觉得我能活着下船吗?”

很快,主脑回复道:“请先输入你的姓名。”

顾泊桥把名字打了进去,黑白屏幕上,字符光标转了一会儿,出现了以下文字:

“顾总您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又具备作为大市场领导人的格局和担当,对平台的付出家人们有目共睹,是平台的重要合作伙伴。我相信,失去您,对平台来说是重大的损失。”

没想到小嘴还挺甜的,顾泊桥笑了笑,刚想继续提问,屏幕上却先出现了一行字:

“后面那个,手机收了,不准录像。”

众人立马回头,范强正手忙脚乱地收手机。

顾泊桥见状,马上打字道:“你怎么知道他在录像?你在监视我们?”

“我只是在看我需要看的东西。”主脑回复道。

还挺有性格的,顾泊桥撇嘴笑笑,继续打字提问:

“那你知道,现在有人背叛了平台,联系媒体发表负面报道吧?”

“当然。”

“你知道是谁吗?”

“容我想想。”

屏幕上出现了载入进度条,很快,进度条走满,屏幕上弹出一个窗口,开始播放视频。

画面是昨天晚饭时的情景,顾泊桥跟范强坐在一起,屏幕下面的扬声器开始播放当时的现场录音,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们的干的事情,就是传销。”

“我觉得是你;)”视频关闭,主脑补刀道。

顾泊桥完全懵了,坐在屏幕前目瞪口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这玩意真是他妈的什么人工智能,那它将来早晚要奴役人类。

荒芜之海 · Day 2:清晨的打飞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