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荒芜之海 · Day2:三秒内决胜负的女人

~周末更新啦~

7.

顾泊桥提出,可能是主脑出了差错,但还是不由分说,被佣兵带走。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NMB的价格都是主脑算出来的,如果主脑犯了错误,那整个项目不就彻底形同儿戏了嘛?

佣兵们把顾泊桥锁在了游轮的备用厨房里,锁上大门后就离开了。

顾泊桥大概调查了一下房间,货架上有很多新鲜食物,冰柜里还有上好的牛肉和海鲜。炊具也是齐全的,炉灶也可以用,还有厕所和休息用的简易折叠床,顾泊桥甚至还找到几瓶好酒。

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是没问题的。

折腾了一上午,顾泊桥肚子有点儿饿了,开始自己动手做吃的。

看着牛肉在煎锅里滋滋作响,顾泊桥开始在脑子里复盘现在的情况:

他是打死也不相信,这世界上能有这么聪明的人工智能,之前通过电脑跟自己说话的,多半就是操盘手本人了。但无论对方是什么,都肯定知道,顾泊桥是肯定不会背叛平台的。要是没这点儿眼力,就不要做什么操盘手,或者人工智能了。

对方之所以这么做,顾泊桥认为,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不要因为摸清了平台的心思就洋洋得意——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在酒吧间整理思路时写的那些东西,对方肯定都用监控看到了。

而且再看周围的环境,顾泊桥觉得,对方没准是在用这种方式,变相地保护他。

当然,以上都是顾泊桥一厢情愿的猜测,没准下一秒佣兵就冲进来,给他戴上头套送去直播斩首了——凡事绝对不能想当然,这是他这些年来的经验。

说来也巧,顾泊桥刚想到这里,铁门便咣当一声打开了。顾泊桥吓得铲子掉到地上,难道锅里这块牛排,真就是自己的断头饭了?

看在自己为平台奋斗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让我喝两口酒再上路吧!顾泊桥想。

佣兵们并不是来杀他的,相反,他们把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推进房间,就锁上门走掉了。

女人身穿飞行服,带着手铐,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

她一进门,先是耸了耸鼻子,咧开嘴笑道:“是给我准备的吗?”

不等顾泊桥回答,女人抢着说道:“你想说,对不起,不是,这是我给自己做的,而且你也不是厨师,对不对?”

“呃,对的,确实是。”顾泊桥有点儿懵。

“然后你还想问的是,”女人继续道,“我是不是早上被打掉的直升机上面的,对不对?”

妈的这女人怎么回事?顾泊桥茫然地看着她,困惑地点点头。

“哈哈哈,不好意思呢!”女人笑道,“我这个人有点儿超能力,能够预料到未来三秒内即将发生的事情!”

顾泊桥确信,这女人是直升机坠毁的时候,把脑子摔坏了。

“诶?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女人看顾泊桥一脸不信服的样子,说道,“好,我说一个,下面的你的动作,是把锅里快要煎糊的牛排盛出来……”

顾泊桥转脸一看,赶紧把牛排盛了出来——这可是顶级的牛肉,煎过头的话就太可惜了。

“然后……给我吃。”

女人露出甜甜地笑容,从海里捞出后的狼狈,掩盖不住她脸上天生的妩媚,腕上的手铐更增添了几分隐秘的暧昧。

顾泊桥也笑了,跟女人较真是顶没意思的一件事,何况对方是个上道的女人。

他把牛排和餐具端到女人面前,她马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等女人吃的差不多了,顾泊桥问道:“那个,你该不会真是联合国的人吧?”

“怎么?不像吗?”女人笑道。

“要真是联合国的人,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干掉吧?”顾泊桥说道。

“那你真是太高看联合国了。”女人把盘里的渣渣归拢在一起,“联合国又不是国,只是个非政府组织,跟那些什么行业协会一样,无而非就是拿钱给别人站台而已。像刚才被打掉的直升飞机,就是我们买来唬人的……诶,可惜了呢……”

“那你是……”

“哈哈,说出来吓死你呢。”

女人抬头扬了一下头发,露出另半张脸,果然把顾泊桥吓了一跳,被烧伤的皮肤,好像融化的冰淇淋。

而女人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顾泊桥摸不着头脑:“按道理,我们可是你们资金盘的庄家呢!”

8.

“你也是中匡实业的人?”顾泊桥问道。

女人听了,露出夸张的表情道:“什么中匡实业!中匡实业可是我们的死对头好不好!我们是矩阵科技的!你这可不行呀,自己做的项目,庄家是谁都稀里糊涂,连站队都站错了!”

见顾泊桥一脸懵逼,女人有说道:“嗯……不过你不知道也正常,像你们这种资金盘,就是层层欺骗的,你不上到一定的级别,就不知道上面的内幕。”

“你这么一说,我脑子乱掉了,”顾泊桥冒出香烟点上,“居我所了解到的信息……嗯……等下,先容我上个厕所!”

说着,顾泊桥急吼吼地跑到厕所里去了。女人没办法,只好坐等,谁知顾泊桥半天都不出来。

就在女人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厕所门忽然开了个小缝,里面传来顾泊桥很尴尬的声音:

“那个,不好意思啊,刚见面,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我姓林,叫林佳颖。”

“啊,好的好的,很好听的名字,呵呵呵呵……那个,说来有点儿丢人,但是呢……”

“厕所里没有纸?”林佳颖支着下巴笑道。

“诶诶,对的对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哎呀,这种事情,可是胜过救人一命呐!”林佳颖起身,在货架上找了一圈,翻到一叠餐巾纸,“到时候你可怎么谢我呢?”

“放心,我本事大得很呢,跟船上管事儿的能说上话,保管你没事!”顾泊桥殷切地说。

“你跟我吹什么呢,”林佳颖想到男人蹲在里面的样子,就觉得反胃,离厕所门远远的,把纸伸进门缝里,“你要真是有能耐,干嘛被锁在这里?”

“诶呀,我够不到呢,你能不能再往里伸一点……”

“你不会自己往前挪一挪吗!”

林佳颖很不高兴,但还是把整只手探了进去,结果被顾泊桥一把抓住手铐的锁链,顺势把她扯进了厕所。

厕所空间很小,顾泊桥把林佳颖逼在墙上,随手锁上了门,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林佳颖惊慌失措地问道。

“嘘……”

一缕绯红从林佳颖的脸颊蔓延到脖颈,还如同少女般的胸部上下起伏。顾泊桥见了,脸上泛起一丝坏笑,把脸凑近,压低声音道:“你刚才不是说,自己能预知未来三秒发生的事情吗?”

林佳颖愣了一下,眉目低垂,带着软媚的喘息,轻声道:“如果你不嫌弃我那半张脸的话,三秒钟之内,保证让你受不了……”

说着,林佳颖的手指,轻轻扣住了顾泊桥的腰带。

诶呀呀!这女人果然上道!

就在顾泊桥得意洋洋想入非非的时候,林佳颖把顾泊桥往前一拉,抬手抓住他的脖子,手指间凉凉的刀片,正好贴在大动脉的位置。

“诶诶诶!我我我,我开玩笑呐!”顾泊桥惊慌失措道,“之所以叫你进来,是因为外面的话可能有监控,所以……”

“所以在这里面说话,比较安全一些,对吧?”林佳颖用手指夹着刀片,在顾泊桥脸颊轻轻一刮,留下细细的血痕,得意地笑道,“你看,三秒之内呢。”

9.

随后,顾泊桥开始跟林佳颖试着拉开距离,不想对方反倒积极起来,主动把身体贴上去。

“就像你刚才说的,我现在也被关起来了,咱俩更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利益是一致的,这个你承认吧?”顾泊桥说着,同时避免跟林佳颖不断逼近的目光接触。

这时候,他才觉得,这女人大半张被毁容的脸,有点儿吓人了。

“哼,我看未必,”林佳颖上下打量着顾泊桥,“你继续说,你是怎么被关起来的?”

于是顾泊桥把这几天,从接到平台邀请函,再到自己被人工智能陷害的过程,大概讲了一遍。

林佳颖听完,摇头道:“等你下,你说你们那个什么基金会的主席是谁?”

“我们的主席叫林北,现在在船上管事儿的,是他的女儿,叫林贝拉。”顾泊桥答道。

林佳颖听了笑道:“顾总,方便问下,你是哪里人吗?”

“我是河南人,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深圳发展。”

“那你应该不会闽南话吧?”

“对呀,深圳主要都是外地人,平时用普通话就可以……你问这个干嘛?”

“你知道吗,”林佳颖忍不住笑出了声,“在我们闽南话里,‘林北’这两个发音,是‘你爹’的意思。”

“那又怎么了?”顾泊桥一时没反应过来,要知道,在资金盘里,玩家只有当孙子的份儿,平台自称是爹,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不是啊,你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基金会这回事儿,也没有什么你爹主席,这些都是假的!”林佳颖说道。

“对呀,我也知道都是骗人的。”顾泊桥点头道。

“那既然知道是骗人的,你干嘛还跟着他们玩儿呢?”这回轮到林佳颖不解了。

“很简单,你帮助他们骗了更多的人,有钱赚呀。”

“那你就不担心吗?这个东西全都是虚的,搞不好最后你什么都没有?”

“我当然担心啦,不过话说回来,你又觉得什么东西是‘实’的?”顾泊桥反问道,“再说,如果你搞所谓‘实’的东西,就能保证最后不会一无所获?你这个逻辑有问题呢。”

“啧,跟你说不清!”厕所里逼仄又闷热,林佳颖还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

“好了,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顾泊桥说道,“该说说你的情况了。”


荒芜之海 · Day2:真正的人工智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