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荒芜之海 · Day 2:清晨的打飞机

~字面意义上的飞机哦~

1.

半夜零点,顾泊桥上衣口袋里揣着小鬼儿,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游荡,嘴里默念阿弥陀佛,心中惴惴不安。

不过一想到,可以用小鬼儿所携带的负能量,跟自己的老婆对冲一下,顾泊桥那恶作剧般的好奇胜过了恐怖,便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谁知走过拐角处,顾泊桥忽然被一只惨白的胳膊抓住,他只当是小鬼儿的母亲来找他交待事情,吓得大叫一声,把对方推到在地。

再一看,他才发现来人是陈雅娴,她穿着薄薄的睡裙,身上披着白天的短西装,脸上的妆容还在,坐在地上一脸幽怨地望着她。

“啊啊,抱歉抱歉!我刚才想事情呢,这个神经有点儿过敏了……”

说着,顾泊桥弯腰去扶她,结果被陈雅娴一把抓住衣领,失去平衡栽倒。

陈雅娴翻身,骑在顾泊桥身上,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嘴唇微微颤抖着,话未出口,大颗大颗的眼泪先落了下来。

“怎么啦,哭什么呀?”顾泊桥笑着说,在他这儿,陈雅娴的眼泪早就不值钱了。

“泊桥……我……我好害怕呀……”陈雅娴哽咽着说,“这里太危险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你吃饭的时候,不是跟西南大区的刘总挺亲密的嘛,”想到刚才喝酒的时候,刘海涛还说什么“腰疼”,完全是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顾泊桥的语气难免酸了起来,“人家很有手段,会罩着你的!”

“你吃什么醋啊,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来保护我了嘛?”陈雅娴委屈地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个女人,什么也做不了!”

那你真该向广东的周律师好好请教一下什么是“女权”了,顾泊桥想。

“你不会背叛我吧?啊?咱们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你不会为了自己抛下我不管吧?”

陈雅娴说着,一点点靠近顾泊桥,暧昧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有科学研究表明,女性在恐惧的环境下,欲望会增强,以此缓解焦虑情绪。

不过顾泊桥清楚,陈雅娴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样子的。

“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人。”顾泊桥喝了很多酒,身体也有些不由自主起来,“而且你放心好了,要是少了你这朵交际花,币子至少要跌一大半。就算有人要杀你,平台也不会……”

不等顾泊桥说完,陈雅娴湿热的香唇早已吻了下去,温软的身体,紧紧贴在顾泊桥身上。

“哈啊……不许你……这样说我……”陈雅娴的嘴唇顺着男人的脸颊,贪婪地移至耳边,“哪怕所有的男人都这样说我……唯有你不行,知道嘛……”

陈雅娴炉火纯青的柔媚,让顾泊桥一时冲昏了头脑,他那颗玩世不恭的心也开始动摇,觉得陈雅娴或许对自己确实是有感情的。

“阿雅你放心好了,我早就跟那女的没感情了,咱们回了国就结婚,好不好?这几天的话,咱们先……”

“我信你个鬼……”陈雅娴喘息着说,额头上浮现出细细的汗珠,“咱们可能都活不到明天……我……现在就要……”

陈雅娴像蛇一样缠住顾泊桥的身体,隐约间,似乎有玻璃破碎的细微声音,但很快就被喘息淹没了。

2.

当晚,顾泊桥就在陈雅娴的房间里睡下了,各种缠绵缱绻,自不必说。

然而无论有陈雅娴千种温存,万般娇媚,顾泊桥从来都不愿意跟她同床共枕——因为她睡觉磨牙,声音跟猫儿抓黑板没什么两样。

再加上船本身就摇摇晃晃,天刚蒙蒙亮,顾泊桥就醒了。他起床洗了个澡,出来后换上衣服,打算去外面透透气。

顾泊桥来到甲板上,太阳已经完全升起,照耀晴空万里,清凉的海风吹得人心旷神怡。

如果不是惹上了这一摊子烂事儿,顾泊桥真想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又是正能量[太阳]满满的一天[强壮]!人生[玫瑰]美好!无限[祈祷]期待!各位老板早上好[微笑]!”

顾泊桥靠着栏杆吸烟,忽然发现远处,有个穿着背心和短裤的男人在栏杆上压腿。顾泊桥以为是刘海涛在晨练,走过去却发现是个生面孔。

晨练男见顾泊桥来了,热情地打招呼道:“呀!您应该是顾泊桥顾总吧!起得这么早呀!不愧是企业家!”

“哪里哪里,我是神经衰弱,觉少……呃……”顾泊桥打量着晨练男,他年龄大概跟自己相近,完全被汗水浸湿的背心下面,是一身健壮的肌肉,“您是……”

“啊啊,忘了自我介绍呢!”晨练男笑道,“我是中匡实业方面的代表,何家奇。”

一听到这个,顾泊桥精神猛地为之一振。

可惜他的后半句,让顾泊桥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我就是昨天在你背后,一枪给徐建国爆头了的那个。”

见顾泊桥脸色不对,何家奇笑道:“顾总你不用紧张,我和我手下的兄弟们,也不过是给中匡实业打工的,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你当我是个普通人就好。”

“嗯嗯,幸会幸会……那个,您抽烟吗?”

顾泊桥听他说话,觉得倒还是个好相处的人——不过变态杀手平日里也很儒雅随和,反正电影里是那么演的。

“诶呀,这个……我老婆不太喜欢我吸烟呢……”何家奇表情有点儿为难,但还是接过来,借顾泊桥的火点上,“这个男人没本事就是不行呀,嘿嘿嘿,处处都要受女人管。”

顾泊桥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位佣兵头领自叹“没本事”,便问道:“夫人也在船上?”

“那到没有,人家忙得很呢,没时间参合这些事情。”何家奇享受地吐出一口烟,“不过她要是想来,随时都能来。”

顾泊桥听了,问道:“那方便说说,夫人是……”

“顾总你还没吃早饭吧?”何家奇看了看表,说道,“一起去吃好了。”

“啊啊,好的好的。”顾泊桥识相地点点头,知道这就是不方便说了。

3.

顾泊桥跟何家奇来到舰桥上,随着“Captain on the Bridge”的女声,执勤的佣兵纷纷起身,向何家奇敬礼。

何家奇点点头,上前询问各部门的工作情况,随后带顾泊桥去后面的舰长室吃饭。

跟给领导人们准备的大菜不同,佣兵们的早餐都是装在不锈钢餐盘里的军粮。

“别看卖相不好,吃起来还是不错的,”何家奇指着指着餐盘里颜色各异的方块,给顾泊桥递上一杯咖啡,“现在条件好啦,我当兵那会儿,根本没有这么多花样,就是白开水配压缩饼干,吃饭就是完成政治任务。”

顾泊桥用勺子挖了一口吃进嘴里,好像是肉,口感又咸又油,感觉这种食物的目的,明显只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人的肚子填到最满。

很快顾泊桥就吃不下了,开口道:“之前网上就传,说中匡事业有一个军事组织,又有飞机又有军舰,没想到果然是真的。”

“算不上军事组织,也不过是几十个人,百来杆枪而已。”何家奇说道,“根据中匡实业的编制,我们叫作‘海外安全事业部’。要知道,国外并不像大陆条件这么好,一些国家,就比如东南亚,特别乱。遇到事情,要是光等着当地政府介入,黄瓜菜都凉了,所以就有了我们这些人,发生危险的时候,可以先撑一下。”

说到这里,何家奇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的表情:“这几年祖国实力强大了,大环境好了不少,零几年的时候,我的天哪,国外的情况顾总你绝对想象不到……”

就在何家奇侃侃而谈时,一位女性佣兵走了进来,应该是何家奇的副官。她对何家奇敬了个军礼,说道:

“报告长官,出现异常情况!”

“讲!”何家奇放下餐具,起身换衣服。

女副官没说话,盯着顾泊桥不放。

何家奇马上意会,回头说道:“顾总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是!”副官答道,“雷达监测到,有一架不明身份的大型直升飞机正朝我们快速接近。”

“知道了。”何家奇换好制服,把手枪别在腰间,转脸对顾泊桥笑道,“顾总吃好了吗?有没有兴趣来参观下我们的日常工作?”

4.

回到舰桥,时断时续的广播里响起嘈杂的英语,英语过后,是带着港台腔的中文:

“……我们是联合国……组织……分中心特别行动组……接到线索举报……发生了严重侵犯公民权益的行为……配合调查……”

“他妈的哪里来的二流组织。”何家奇拿起话筒,不耐烦地回答道,“你们是什么组织!说清楚!是要钱还是要人!”

“我们是……联合国……人权调查组织……”

广播信号特差,滋啦滋啦的噪声,听得人心里发慌。

“人权?我就是个打工的!手里没权!”何家奇也听得烦了,说道,“反正我船就在这里,你们要是有能耐就上来好了!”

说完,何家奇关掉吵人的广播,转头对副官说:“去伽马小队那里拿苍蝇拍。”

顾泊桥觉得自己最好回避一下,结果被何家奇拍了拍肩膀,说道:“走,顾总,咱们去甲板上看看。”

来到甲板,顾泊桥可以清楚地听见直升机在空中的轰鸣声,他接过何家奇的望远镜看过去,飞来的是一架双螺旋桨大型直升机,白色机身上,清楚地印着淡蓝色的联合国Logo。

看过了太多打着联合国旗号诈骗的顾泊桥,此刻依旧怀疑,来者是不是货真价实的联合国。

“这真的是联合国的人?”顾泊桥放下望远镜问道。

“不知道,管他是哪里的。”何家奇不屑地笑道,“在这公海上,别说你是什么联合国,就是太平天国来了也不好使……喏,只有这玩意儿最好使!”

顺着何家奇手指的方向,顾泊桥看见,刚才的副官扛着一根几乎有她人高的圆筒,瞄准了天上的直升机。

“不是,你们该不会是要……”

顾泊桥话没说完,只听一声巨响,一团火花拖着白烟,呼啸着划破天空,直奔直升机而去。

直升机赶忙做规避动作,但一切为时已晚,一团烈火在半空中炸开,直升机冒着黑烟在空中打转,最后一头栽进海里。

“贝塔小队,这里是指挥官,”何家奇对着耳麦下命令道,“我们在舰桥2点钟方向9公里左右的位置,击落了一架大型直升机,现在立即乘快艇前往现场,搜索是否有幸存者。如果没有活口,就随便捞两具还算完整的尸体回来。”

此时的何家奇,已经戴上了头盔,脸上是骷髅面罩和反光护目镜,那个面善的男人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具冷漠的杀人机器。

“顾总,我们此行的薪水,最后是用你们币子结算的。”何家奇从副官手里接过自动步枪,“还希望顾总你们多多努力,不要让我手下这些兄弟最后白跑一趟呀!”

顾泊桥还没从导弹打飞机的震撼中缓过神来,只是半张着嘴点了点头。

“那顾总,我这边要开始上班了,”何家奇说着,吩咐周围人道,“送顾总回会议室!”

1 人支持了作者

荒芜之海 · Day 1:神奇的泰国阴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