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荒芜之海 · Day 1:神奇的泰国阴牌

10.

“欢迎光临,老板想喝点儿什么?”

顾泊桥起身,很快就进入了酒保的角色,同时顺手把刚才写的东西不动声色地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

“口渴呢,有没有清淡点儿的?”

顾泊桥给他开了瓶精酿,微笑着说:“请用。”

刘海涛拿起喝了一大口,结果呛得咳嗽起来,还用手给自己捶背:“咳咳~诶呀,不行了,现在不是小伙子了,这个腰呀……”

说道腰的事情,两个男人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都自认为跟对方想到了一样的事情。

顾泊桥跟刘海涛只是泛泛地见过几面,两个人不是很熟,便问道:“之前也没太多交流,不知道刘老板你是做哪方面的?是全力做平台?还是有自己的公司?”

顾泊桥只想着跟他客套一下,不想刘海涛毫不掩饰,全盘托出道:“不瞒顾总你说,我是卖阴牌的。”

“阴牌?”

“对的,像什么古曼童,小鬼儿,顾总你应该听说过吧?这个就是阴牌的一种。很多港台明星,都是靠养小鬼儿转运的。就比如那个谁来着……哦,对,是张柏芝,她也养过小鬼,网上还有文章讲这个事儿。”

说着,刘海涛把自己腰间的钥匙链取下来,指着一个挂坠说道:“喏,这个就是小鬼。”

顾泊桥凑上前看了,不禁背后发凉:一个透明小瓶子里,装着只大拇指长短,黑漆漆的胎儿干尸。

“这个东西的原理是这样的:”刘海涛喝了口酒,侃侃而谈道,“我们都知道,这个人呢,都是不愿意死的,死得越早,这个怨念,通俗地讲就是负能量,也就越强。那么像这种还没出生的胎儿,按道理负能量就是最强的。用一定的仪式,把这些负能量封印起来,做成类似标本的东西,就是小鬼了……呀,这外国啤酒怪好喝的,顾总麻烦再给我开瓶!”

“哦哦,好的。”

顾泊桥又给他开了一瓶,递过去后很快收回手来,生怕沾上小鬼儿的邪气。

“无论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只要是能量,就肯定有用处。而负能量一般都是管‘偏运’的,就比如什么赌博呀、桃花呀,或者混黑社会行走江湖呀,等等的。像咱们这种炒币的,我说句不好听的,都是赌徒投机心理,也需要阴牌加持。当然了,这个东西也是高风险高回报的,阴牌本身的负能量,也会对人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果供养得不好,很有可能会引鬼上身,产生性格改变、精神恍惚、运势衰退之类的副作用,甚至引来杀身之祸。”

刘海涛抬手,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姿势。

顾泊桥看着他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刺青,说道:“所以刘老板你身上纹的这些,就是用来给自己辟邪的?”

“诶诶,对的!”刘海涛喝着啤酒,饶有兴趣地介绍说,“我身上纹的这个,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的梵文,这部经很好啊,正所谓‘金刚难坏句义聚,一切圣人不能入’,圣人都拿我没办法,何况这些游魂野鬼。”

“是,是……”

顾泊桥一个劲儿地点头,瞥了一眼桌上在玻璃瓶里安眠的小鬼儿,心想,如果真要大开杀戒的话,哪怕看在十方神佛的面子上,刘海涛也是活到最后的那个。

11.

长夜无事,吧台上的酒瓶越积越多,刘海涛略带醉意,黝黑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开始讲起他过去的事情来:

“我16岁的时候,就跟老乡去东南亚当佣兵了。”刘海涛用粗糙有力的大手,把啤酒瓶盖一个个地捏扁,“那时候我纯粹就是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听说杀人能挣钱,就觉得是件好事;知道杀人需要技巧,是需要学习的,就觉得是件很有价值的事情了。”

“跟跑市场和玩女人一样!”顾泊桥也有些醉了,笑着说道。

“对对,这里面应该蕴含着什么道理……几年后,我随着队伍去屠村,强奸并且杀死了一个女人。当天晚上,我脑子里老是想着这女人,说是负罪感吧,又算不上,因为从来没人教过我这种东西,但就是觉得想再见见她。后来我横竖睡不着,就起来去看那女人尸体。

“当时我们队伍里,有个泰国佬,专门收集死人的东西做阴牌。我正好看见,他把女人肚子剖开了,里面竟然有一个没成型的胎儿。他对我说,像这种受辱横死的孕妇,肚子里的胎儿负能量最大,能够做成上好的‘路过’,也就是小鬼儿。

“泰国佬又把小鬼的好处给我讲了,问我要不要买来供奉。当时我一心只想着那女人,这胎儿是女人身上的掉下来的一块肉,就稀里糊涂答应了,从此就算是入了阴牌的坑。”

刘海涛拿起瓶子,咚咚咚灌了半瓶,点上根烟继续道:

“顾总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呢,是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既然把小鬼请来了,就一定要养好。之后的好几年,我每天都会抽时间给小鬼儿念经,陪小鬼儿说话。几年后我去了老挝,在当地华人赌场里做打手,生活条件多少稳定了一些,就隔三差五给他买玩具买零食供奉着,还学了好多佛经给小鬼儿念,像我身上的《金刚经》,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

顾泊桥听到这里,笑道:“我听你这么说,怎么感觉像养孩子似的?”

“对对对,就跟养孩子差不多。”刘海涛连连点头,“养小鬼儿跟养孩子相比,说简单也简单,因为小鬼儿不会跟你有直接的互动,不会因为玩具不如意、零食不可口哭闹,而且也省去了很多俗世上的烦恼,比如学习成绩啦,学区房啦,或者给老师打点关系送礼等等的;但是同样的,说难也很难,正是因为没有互动,没有俗世的烦恼,人们会陷入到一种虚无的情绪里,即便是很简单的事情,也会被虚无感冲淡了执行力,无法再坚持下去。”

“我懂的。”顾泊桥一边给自己倒威士忌一边说,“就像很多直销培训,让小代理们每天都穿西装打领带,站在镜子前大喊‘我要挣钱!我要挣钱!’给自己打鸡血。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能坚持做下来的人却很少。”

“嗯,差不多。但是打鸡血和养小鬼之间,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这个以后有机会了,再跟你讨论。”刘海涛把手里的烟熄灭,直接用手拧开了啤酒瓶盖,“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在梦里跟一个女人亲热,完事后,她抱起一个孩子。我这才发现,她就是当年被我奸杀的女人。

“那女人对我说:‘你奸杀孕妇,本应有现世因果报应。但你这些年来,一直用心供养阴牌,诵读《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不曾间断,是一桩不可思议的大功德,不仅旧罪可免,还尚有余福。如今我母女二人已得大解脱,往生极乐去了,临行前,送你一场富贵。望你能多积德行善,广传佛法。’那女人说完,我就醒了。第二天,忽然冒出一个大老板,要出高价买我的阴牌。我有了一笔本钱,从此便开始做阴牌生意了。

“做阴牌的原料,就比如这个死胎呀,或者尸油呀什么的,都是违法的东西,只能在黑市上买到。为了不留证据,一开始我用比特币交易,后来发现NMB更方便,还好抽水,再加上炒币子这件事儿本身就属于‘偏财’,是归阴牌管的,所以我这边一只手卖阴牌,一只手跑市场,事业一下子就起来了。像咱们东北地区的领导人,外号叫金将军的金广宇,还从我这儿请了位100多万的小鬼儿回去养,事业一下子就起来了!顾总你看,这就是我之前送金将军的……”

说着,刘海涛拿出手机,开始给顾泊桥推产品了。看着手机屏幕里,各种各样的死胎照片在刘海涛手指下划来划去,顾泊桥喝完威士忌后燥热的身体,瞬间感觉阴冷起来。

12.

刘海涛借着酒劲儿,滔滔不绝地给顾泊桥讲小鬼儿的种类和好处,说到一半,便拍着脑门说道:“诶呀,这个外国啤酒劲儿太大了,我都忘了,还以为自己在西双版纳的店里呢!要是咱们都能平安下船,有机会一定要请顾总去我们西双版纳骑骑大象去!”

“嗯嗯,一定!一定!”

顾泊桥连连点头,他并不知道,骑大象是他们那里的黑话,意思是吸毒。

比起这些,他更想从刘海涛嘴里,套点儿跟金广宇有关的事情:“刚才你说金广宇金总,他这次怎么没出席……”

也不知道刘海涛是真喝多了,还是故意装糊涂,他没理顾泊桥的话,而是把钥匙扣上的阴牌摘了下来,硬塞进了顾泊桥手里,说道:

“顾总!今天也是咱俩有缘分,聊了这么多,这个阴牌,我就送你了!希望能保佑你平安下船!你不拿,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顾泊桥一点儿都不想跟这东西有半点儿接触,当冷冰冰的瓶子跟手掌接触的瞬间,他仿佛觉得里面的小鬼儿,正暗戳戳地望着他。

就在顾泊桥吓得不敢动弹,左右为难的当儿,刘海涛已经拎着半瓶啤酒走到门口,忽然又扭过头来,对顾泊桥说道:

“哦对了顾总,再给你提个醒哦,那个姓陈的女的,还跟我提起你了。这个……怎么讲呢,不是我对女同志有偏见,但是她身上阴气确实有点儿重,你小心点为好!”

说罢,刘海涛离开了酒吧间,只留下顾泊桥,和他手心里的那负能量浓缩胶囊。

“阿弥陀佛,善哉善——啊不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此刻除了念佛,顾泊桥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13.

总结:第一天,结束

幸存者:9人

NMB价格:0.0973人民币

可以公开的情报:12地区领导人名单

顾泊桥&唐娟-福建地区领导人

陈雅娴-上海特区领导人

徐建国-泛河北地区领导人

孙威&施旎-大江苏地区领导人

刘海涛-西南地区领导人

范强-泛山东地区领导人

周洁萍-广州特区领导人

金成宇-大东北地区领导人(未出席)

孟某-杭州特区领导人(未出席)

???-未知地区领导人

国际平台!领袖担当!感恩领导人!感恩好平台!没了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荒芜之海 · Day 1:人命换利好的对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