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短篇】必须拿自己的孩子去喂狗(下)

發布於
呵呵呵呵呵

七、再创作

1.

虽然这么说有点儿失礼,但人还真是一种低贱的生物,尤其是以侍奉他人为生的人。

玥玥自从流产后,便名正言顺地跟沈劲松在一起了,沈若曦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而水仙对她的态度,更是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不仅任劳任怨,更是任打任骂。

有一次,玥玥跟沈劲松发生了点儿小矛盾,当时水仙正在做饭,端着一锅热油往菜上浇。玥玥正在气头上,不小心推了她一把。

当时天气很热,水仙只穿了短裙,滚烫的热油全淋在腿上,用她自己的话说,“炸猪皮的味道都出来了”。

玥玥很担心,生怕水仙会记恨她,不想自此以后,水仙对她更是毕恭毕敬,甚至也开始管玥玥叫“主人”了。

究竟是因为人有了权威,才开始滥用暴力,还是因为通过滥用暴力,才获得了权威呢?

亦或是,权威本身就是一种暴力?这似乎是个很值得思索的问题。

但无论何如,玥玥在沈劲松家里的地位,算是暂时确立了。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身体恢复好后,想办法怀上沈劲松的孩子吧!玥玥是这样打算的。

2.

几天后的一个周末,沈劲松有事要去公司,临走前他对水仙说:

“今年难得好天气,家里车钥匙给你,你跟玥玥可以出去逛逛,晚上就在外面吃吧。”

“是!主人!”水仙兴奋地接过钥匙,如果她有尾巴,现在肯定要摇起来,“我要带女主人去玩儿什么呢?”

“只要你自己开心就好。”沈劲松说罢,出门去了。

水仙一溜烟跑到楼上,玥玥正瘫在沙发里发呆。水仙把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像小狗一样跪下,摸着玥玥的手说:“主人,我弄到车钥匙了!咱们下午出去玩吧!”

“嗯……去哪儿?”玥玥揉了揉眼睛,她刚才差点儿睡着。

“主人,你想不想看沈总的秘密研究室?”水仙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问。

“那是什么?”玥玥稍微坐直了身子。

“嘿嘿,主人想知道吗?”水仙露出调皮的表情,“只有答应了,水仙才会告诉你哦!”

玥玥根本就没什么兴趣,但看水仙一脸期待的样子,又不忍拒绝,勉强答应了。

如果换做是沈若曦,水仙现在怕不是要挨揍了,只不过玥玥并不想做一个坏人。

3.

半路上,玥玥从水仙口中得知,沈劲松的公司,在开发一款绝密产品,有很多颠覆性的功效,比如什么干细胞再生、基因转写等等。

用人话来说,就是“长生不老药”。

一方面是怕竞争对手窃取资料,同时也担心产品会颠覆现有的社会秩序,沈劲松把研发基地建在城郊一座废弃化工厂的地下室里,以此掩人耳目。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水仙也是一次收拾家务时,无意间了解到的。

“我好担心呀,”水仙开着车说,“一旦产品上市,人们可以长生不老,社会不就乱套了吗?肯定会有人来管的,我们到时候能不能受牵连呀!”

不过听水仙的描述,玥玥倒觉得这个所谓的“神药”,更像是网上虚假广告里的三无直销项目,靠在酒店开大会洗脑,榨干老头老太太们的钱包。

就连沈劲松这样的商业精英,也要开始挣这种钱了?这对行业的坏影响,简直不可估量。

“而且……会不会有人半夜突然闯进来,把咱们抓走去审讯呀……”水仙是真的因为这件事在发愁,“沈总也是,家里的破防盗门根本不行,我随便拿个别针就能打开……”

“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你想太多了。”玥玥打断道。

“唔……”

玥玥转头,看着窗外郊区的景色,回忆起大学时,她和赵煜,以及沈劲松几个人出去写生的事情。那两个人与其说是画画,不如说只是单纯地想陪她而已,玥玥当时就很清楚这一点。

她一会儿跟赵煜很近亲,又时不时关心起沈劲松,或者故意把两个人都冷落,偷偷观察他们不知所措的样子。

少女心中无暇的虚荣心,让她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

“可是,主人啊,如果一个人真的长生不老……”水仙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后来她又后悔了,想死却死不了,那该怎么办呀!”

水仙没头脑的顾虑把玥玥拉回现实,她听得有点儿烦:“行了行了,别想这些没用的,专心开车。”

人为什么会这样呢:不是沉迷于回不去的过往,就是痴迷不可能的未来。

看来这个人类,真是如梦似幻的生物呀。

4.

很快二人来到水仙所谓的“秘密基地”,荒废的化工厂墙上没有一块完整玻璃,地上胡乱堆放着不成样子的生锈机器。

水仙带着玥玥爬过一堆碎砖残壁,向工厂深处走去,空荡荡的厂房里,唯有残破的塑料布在半空中飘荡。如果只是贸然进来,谁会想到在几年前,这里每天都灯火通明,加班加点地在为社会(或者老板)创造财富呢?

“这是中匡实业的厂子,”水仙边走边介绍说,“因为这几年实体经济不行,老板和工人全跑了,后面又没人接手,就一直烂在这里没人管……嗯……入口在哪里来着……”

水仙把一堆烂木头推到,随手捡起地上的钢筋,把拦路的旧玻璃全都敲碎,一扇破破烂烂,带锁的木头门出现在眼前。

玥玥上一次见到这样老式的木门,已经是上小学的时候了。

“我看看……”虽然嘴上说“看看”,水仙举起钢筋,嘭地一下把生锈的铁锁打落,木门吱哑哑地打开,一道楼梯直通黑漆漆的地下。

“就是这里啦!”水仙兴奋地回头,拉着玥玥的手,“下面就是沈总的秘密基地!”

“呃……这个,不太好吧?”

深不见底的通道里没有一丝光,怎么看都不像是研究场所,玥玥下意识地想往后退,然而手却被水仙紧紧地抓住。

“有什么不好的?”

水仙忽然猛地一拉,同时抬脚踢向玥玥的小腿,玥玥失去平衡栽倒,从陡峭的楼梯滚了下去。

“啊啊……你、你要干什么!”玥玥痛苦地呻吟,刚挣扎着爬起来,就被钢筋劈头打倒。

“沈总跟我说了,”水仙把钢筋举过头顶,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狠狠打了下去,“今天出来玩,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


八、展出

1.

玥玥在一片黑暗中醒来,手脚上锁链沉甸甸的痛感,提醒着她这一切并不是噩梦。

“呃……有人在……吗……”

玥玥虚弱地往前爬了几步,摸到了地面的积水,以及冷冰冰的铁门。

她凭着本能,用尽全力敲了几下,声音沙哑地呼救道:“救……救命啊……我在这里……”

然而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就连玥玥自己都觉得很难听见。

以及,渴,喉咙烧起来的渴,手边积水好似都变得无比甘甜的渴。玥玥附身,尝试着喝了一点,强忍着铁锈和腐败的味道咽了下去,最后还是吐了出来。

“哈啊、哈啊……”

痛苦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回响,渐渐地,玥玥依稀听见,伴着喘息,还有赤脚踩在地面的急促奔跑声。

脚步声近了,与之相伴的喘息中,带着恐惧的声音,有点像被打后夹着逃跑尾巴的狗。

这是人类作为动物本能的恐惧。

声音经过铁门,往远处而去,于此同时,传来铁门打开的声音。

“啊啊啊!”门外逃跑的女人尖叫起来,含糊不清地说道,“对,对不起,求求你了……不……不要……啊啊啊!”

随后是金属刺进肉体的声音,鲜血在气管里翻滚,以及骨头碎裂的声音。

最终一切归于平静,玥玥蜷缩在角落里,连呼吸都停止了。

声音再次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托着什么东西在地面摩擦,声音渐渐逼近,在离玥玥房间的门前停下。

玥玥再也忍不住,害怕地哭出声来。

嘭地一声铁门打开,玥玥尖叫着缩成一团,抱住头紧紧闭上眼睛,拒绝承认此刻发生的一切。

“哈。”

铁门重新关上,脚步声拖着尸体渐渐走远,黑暗和沉默再次吞噬了一切。

2.

黑暗中,玥玥失掉了时间感,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关起来有多久了。

玥玥现在完全能够接受地上的脏水,如果够幸运,还有虫子可以吃掉——如此看来,她已经在里面待了很久。

曾有一位大作家说过:人是一种卑劣的动物,什么都会适应。如今玥玥每天只是痴想,如果什么时候能抓到一只老鼠,她绝对要吃的一点不剩,连油光光的皮毛也不要剩下。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铁门轰然打开,走廊里刺眼的光线,照得玥玥几乎失明,然而她还是猛地扑了过去。

因为她闻到了香味,好吃的东西,经过耐心烹饪过的香味。

玥玥破碎的思维里,依稀浮现出小时候过年的场景,她和姐姐趴在窗框上,看妈妈把煮熟的大块骨头捞出来。

“啊呃……咳咳……呃呜……”玥玥被脖子上的项圈死死卡住,无法再前进半步。

“诶……这怎么行啊!一点规矩都没有呢!”

皮鞭抽打在玥玥身上,给苍白的皮肤留下一道道带血的痕迹。

“啊啊啊,哼呜……呜呜呜……”

玥玥害怕地退缩回去,但饥饿感又催促她宁可冒着被鞭打的风险不断向前。玥玥犹豫不决,嘴里发出狗一样的叫声。

“啧啧啧,真拿你没办法,来,吃吧。”

食盆被往前推了推,玥玥耸了耸鼻子,知道食物近了,猛地扑过去,把整个脸埋进去,开始狼吞虎咽地大吃特吃起来。

“呼呜……呼呜……啊哈……呜……”

“啊哈哈哈哈!好吃吗?诶,我就说嘛,没人能拒绝我做的饭。你之前那副态度,就是故意找我麻烦呀!”

“呼呜……哈啊……呜……唔嗯……咳!咳!”

“诶诶诶,慢点儿慢点儿,别给自己呛死了,咱们以后相处的时间多得是呢,嘿嘿嘿。”

“呃呜……”玥玥听着这个声音,似乎觉得有点恼火,把嘴里带肉的软骨咔嚓一声咬碎。

“诶,你知道自己在吃什么吗?”

玥玥迟疑了片刻,被强光刺激的眼睛还没有恢复视力,她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四溢的香气,和唇齿间无比鲜美,不得不被嚼烂吞咽下去的食物。

玥玥放弃了思考,把自己完全托付给食欲,继续埋头大吃起来。

“嗯……这样老师的作品就完成了,我也该走啦!放心,以后还会经常来跟你玩的哦!”

铁门咯吱吱地关上,把玥玥和她的美味留在了黑暗中。

食盆里的每一滴汤汁,玥玥都舔得干干净净。她心满意足地躺下,头脑中最后一点关于童年的记忆,也支离破碎掉了。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渴求的容身之地。


九、解读

1.

看守所里,沈劲松和赵煜,隔着铁栏相对而坐。

“如果都按流程走的话,”沈劲松把一包烟连同打火机递了进去,“你大概下周就能出来了。”

“嗯,”赵煜喷出一口烟,环顾了一下四周,“我有点儿舍不得这地方呢,环境不错,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头脑里会有很多不错的想法。”

“行了,你少得便宜卖乖。”

赵煜笑了笑:“说正经的,项目怎么样了?搞到钱没有?”

“托你的福,现在光定金,已经有500w了,现在唯一头疼的,就是怕货源跟不上。”沈劲松摸了摸下巴,脸上是抑制不住地开心,“下一步我准备把‘牧场’重新扩建,从那个破厂房的地下室里搬出来。”

“很期待呢。”赵煜说道,“到时候请务必让我参与设计。”

“嗯嗯,那是必须的,就算你想待在号子里,我也得给你捞出来。”沈劲松说道,“你的这个‘行为艺术’还真是厉害呀!以后务必再给我多搞点新点子。”

“沈老板你过奖了,”赵煜得意地说,“我从来都没有什么新点子,不过是强化了人们心中的旧观念而已——如果吃下生命,自己也就会获得生命,这是祖先流传下来的,根深蒂固的潜意识,很容易唤醒。主要还是媒体朋友们的功劳,他们就像蜜蜂,没有蜜蜂授粉,也就没有遍地开花。”

“可有一点我没法理解:这些媒体传播出去的,都是负面信息啊。”沈劲松问,“这对我们也有帮助?”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什么正面负面。”赵煜笑道,“只要是易于传播,跟人们潜意识里固有观念相契合的,就是好内容。”

“但是吃婴儿这种事,跟伦理道德和人性是相悖的吧?这不也属于人们固有的观念吗?”沈劲松问。

“不是这样的。”赵煜摆手道,“道德是相对的,而人性,是不存在的。”

“哦?什么意思?”沈劲松好奇地点上一根烟,“怎么就叫道德是相对的?”

“还记得当年那个出了丑闻的陈教授吗?他有句话说得好:伦理道德,是用来绑架别人,而不是用来自缚手脚的。”赵煜狡猾地笑了笑,“网上的报道,说我不惜违反伦理道德博人眼球;可如果换成你们的客户呢?为了家族使命,为了行业繁荣,为了民族大业,喝下一锅婴儿汤再多活二十年,没有关系的吧?”

“呵呵,这倒也是。”

“至于人性嘛,”赵煜吸着烟,脸上露出一丝傲慢的神情,“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不分类的垃圾桶,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不存在。”

随后两人又聊了很久,沈劲松满怀热情地介绍“干细胞再生补剂”,也就是“婴儿汤”项目未来的商业模式,赵煜啰啰嗦嗦地分析他下一部作品在形而上层面的美学意义。

虽然到最后有点鸡同鸭讲的感觉,但两个人还是聊得很开心。

“今天就聊到这儿吧,我公司还有事儿,就先撤了。等下周你出来,我把几个大客户叫上,咱们继续吹牛!”最后沈劲松起身道,“我的眼光没有错,你果然是个真正的艺术家!”

(全文完)

【短篇】必须拿自己的孩子去喂狗(中)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