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短篇】已婚少妇与小伙参加这种培训,身体竟发生奇妙转变!

發布於
“撒了太多谎的灰姑娘 / 好像会被狼吃掉来着”

1.

大龄男女谈恋爱,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踏入社会后,人要考虑很多东西;

但只要找对方向,一切都易如反掌,因为有一群专业的人,帮你让一切都水到渠成。

2.

阿宾,今年26岁,在一家公司担任前端设计,长相一般,喜欢游戏,不爱社交,就算是在网络上也懒得跟人交流,从而毫无疑问母胎单身至今。

说来惭愧,但他觉得这种自娱自乐的生活也不错,只是这社会好像要惩罚这些“自发电”的大龄男性似的,到处都用各种撩人的露骨信息诱惑他们。

这类事情,轻则贡献自己的一点微末流量,或者一时冲动买了东莞发货,跟描述完全不符的劣质产品;重则上当受骗,忍痛割肉又吃哑巴亏。

事情要从淋萱这个女人说起。

3.

阿宾是在一次客户聚餐上认识淋萱的。

她是公司老板娘的闺蜜,老板娘给她倒酒,介绍说:“看不出来吧,我们的淋萱美女都是两个孩子的宝妈啦,现在还敢穿这种旗袍,又露胳膊又显腰的,羡慕死人了!你得喝一个!”

淋萱听了,虽然嘴上谦虚,眼角眉梢间,流露出一丝成熟女人的风情和卖弄。

众人继续劝她酒,淋萱就大大方方站起来,在众人的欢呼和赞美中连喝三杯白酒,一抹潮红,很快从胸口蔓延到耳根。

“你们真有能耐!”淋萱半掩着嘴,低头轻轻喘息了一会儿,语气略带撒娇地说,“一上来就挑我这个软柿子捏,有意思吗!”

“我们都没捏过!哪里知道你软不软呢!”座上一个大叔说道,惹得众人一片哄笑。

在欢快的气氛中,大家觥筹交错地喝了起来。酒过三巡,淋萱又跑到其它桌上继续去喝,她每走到哪里,哪里就一阵欢腾。

当时阿宾觉得,这就是所谓的“交际花”吧?那肯定是跟他这种不善交际的人无缘了。

岂不知,虽然阿宾放弃了交际,但交际竟没有放弃他。

4.

喝到一半,阿宾去上厕所,回来发现,淋萱一个人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喘息,胸口扣子解开,额头上落下一缕头发,明显是喝多的样子。

这种情况,肯定也轮不上我来帮忙吧!阿宾这样想着,对她礼貌地笑着点点头。

不想淋萱开口的一句话,差点儿让阿宾心跳失速:“嗳,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诶?淋萱姐,啥……啥?”

淋萱抬手,抓住阿宾的胳膊,起身说道:“你带我走好不好……嗝儿,我实在是喝不下啦,但是自己一个人走,又不敢……”

淋萱说着,顺势跟她靠得很近,阿宾清楚地闻道,她身上酒味、胭脂的香味、以及女人身上特有的,说不出的味道。

阿宾觉得,自己现在没什么理由拒绝,比起身边醉醺醺撒娇的女人,他才像是喝多的那个。

二人就这样依偎着,仿佛幽会的情侣一样小心翼翼躲避熟人的目光,离开了酒店……

5.

只是后面的事情,让阿宾既尴尬又窝火。

淋萱带她来到了自己的美容工作室,两个人又喝了不少酒,期间,淋萱软磨硬泡,叫阿宾做什么不靠谱保健品的代理。

虽然醉醺醺的,阿宾也知道自己是上套了,说了一些很笨的话推脱搪塞。

“唉,没想到,都跟我到这一步了,反倒畏畏缩缩打退堂鼓?”淋萱说着,稍微往旁边移了移,落寞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的神情,“难怪现在你还是单身呢!”

这一句话,说得阿宾心里咯噔一下,最终放下了所有疑虑,交钱答应了下来。

淋萱顿时又变得眉开眼笑,跟阿宾亲近起来,说:“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呢!”

只可惜,就在阿宾鼓起勇气,准备对她动手动脚时,淋萱拿过手机来,失色地叫道:“不好!我老公要来了!”

“诶?什么!”阿宾心里顿时砰砰直跳。

淋萱不由阿宾多说,拉着他来到店里后面,一把给他推了出去,说了声:“姐以后跟你联系!”就嘭地把门锁上,再没了音讯。

“那,那个……淋萱姐?”阿宾想敲门,但又不敢,生怕她老公真的回来。

他在外面呆站了一会儿,只得灰溜溜地一个人回家,又想着刚交出去的钱,默默咀嚼着这社会对单身大龄男青年的恶意。

还好,阿宾在自责情绪里没难过太久,事情就迎来了新的转机。

6.

大概半个月后,淋萱给阿宾打电话,要他这周末来参加代理项目方组织的培训。

经过之前的教训后,阿宾就知道这事儿不靠谱,推脱说:“那个,淋萱姐,我这周末要加班……”

“怎么?如果你这周末不上班,老板会开掉你吗?”淋萱毫不客气地反问道,“如果是,那说明你在公司里根本就不重要!早晚都会被淘汰的,还不快来参加培训提升自己!”

“这个……”阿宾感觉实在没法反驳。

“还是说,你想打一辈子工?过着一天不上班,一天就没饭吃的日子!你又能干到多少岁?”

“别说了淋萱姐,你别说了……”阿宾觉得胸口发痛,“我去,我去……”

7.

周五中午,阿宾跟公司请了假,来到培训所在的酒店跟淋萱碰面。

淋萱今天穿了一件职业套装,上身是短西服和白衬衫,下身是短裙丝袜配高跟鞋,头发挽在脑后,脸上妆容精致。

她带阿宾去签了到,把名牌递给他,说:“这次培训,我们两个人一组。”

阿宾四下看了看,周围来参加的人,都是男女一组,或坐或站,彼此说着话。

“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啊,”淋萱说,“这次培训很特别,不是单纯地给你讲知识,更多的是一种心灵上的体验和升华,你一定要全身心投入,还要放下自己的一些成见,明白吗?”

阿宾点了点头。这时工作人员提醒培训即将开始,让各小组两两一对,在走廊里成排站好。

片刻过后,培训场地大门打开,两个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神情严肃地大声说道:“门已打开!可以进来坐!30秒!”

淋萱带阿宾进场,找了一处坐下。阿宾抬头,见一个身材魁梧,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站在台上,手拿话筒低头看表。

“时间到!”中年男说着抬头,见场内还有很多人没坐好,忽然大声咆哮道:“全都出去!重新来过!”

借着场地内的音响,男人的吼声奇大无比,瞬间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没听懂我说的话吗?啊?”男人大喝道,“全都出去!重新进场!”

众人下意识地听从命令,都出去了。期间,阿宾一头雾水,压低声音问道:“淋萱姐,这咋回事啊!”

“我也……不清楚,”淋萱也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小声道,“不要问!只要用心感受!”

8.

第二次进场,众人又超时了。

“你们都是来干什么的!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吗!”台上的中年男人大声呵斥道,“重新来过!直到合格为止!都出去!”

第三次,所有人几乎是跑着进来,气喘吁吁地做到位置上。

“20秒,你们提前了10秒完成。”男人说道,“各位,请你们思考个问题:这10秒重要吗?

“如果你们是急救医生,这10秒可能决定了一个病人的生死;

“如果你们是警察,这10秒可能决定了人质的生命安危;

“如果你们是市场的高频交易员,这10秒可能决定了上百万,乃至上千万美元的收益!

“只是你们觉得,这10秒不重要,马马虎虎就过去了——但是你们看,横幅上是什么!”

成长蜕变不容苟且马虎,横幅上是这样写的。

随后中年男人开始做课程的介绍,他自称是陈导,从事企业培训和潜能开发有10年之久,拥有新加坡大学MBA学位,兼任圣商商学院(既淋萱代理产品的项目方)的领导力教练。

“这次的课程,主要分三大部分,分别是——直面、宣泄,和蜕变。”陈导介绍道,“在接下来几天的过程中,我和在场的义工,只是你们的辅导者和响应者。我们只会给你们提供一些场景去体验,你们能有多少收获,拿多少结果,全靠你们自己。”

这位陈导声如洪钟,气势逼人,隔着西服都能看出他上身结实的肌肉,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

“现在,拿出你们的调查问卷,我要检查你们的完成情况!”陈导继续道。

啥?啥问卷?阿宾慌了,赶忙转头去看淋萱。她也如梦初醒一般,从手包里掏出两张纸,急急忙忙递给他。

阿宾手忙脚乱地开始匆忙填写——他上一次因为没完成作业而惊慌,怕还是在初中的时候。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那“魔鬼班主任”,已经走到他面前。

9.

“你!为什么没有完成问卷,你难道不知道要在课前完成吗?”不出阿宾所料,陈导对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呵斥,“你总是弄不清楚什么对你是重要的,你是一个糊涂人,如果你用这种态度,你是不会有收获的!”

“对、对不起!”阿宾下意识地起立鞠躬。

陈导一瞬间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很快就去呵斥他身边的淋萱了:“你!写的是些什么?有没有认真对待,你做事总是马马虎虎,所以你的生活也就是一团糟!”

说完,陈导马不停蹄地去骂下一个:“你,连自己是什么样子都不清楚!你又怎么去面对你自己,又如何去改变……”

阿宾在一旁看着,忽然恍然大悟:哦哦,原来这家伙,是要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呀!

然而他身边淋萱面色苍白低着头,身体仿佛在微微打颤一般,明显是被陈导的气势给吓住了。

陈导气势汹汹地把所有人都骂了一个遍,回到台上,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态度!你们还在应付!你们以为是在应付我吗?你们在应付的是你们自己!再这样应付下去,只会把你们自己应付完蛋的!都拿回去,到外面写好了再进来!”

说罢,人们呼啦啦地出去了,拿着笔伏在墙上写着。写完之后,交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检查合格后才能回到座位上。

等所有人全都回到座位上,陈导走上讲台,开口道:“你们当中可能有人听说过,这类课程是很难受的,但蜕变就是一个难受的过程!社会上能真正出人头地的很少,庸庸碌碌才是大多数!如果你们感觉接受不了,现在可以选择放弃!你们有人要放弃的吗?”

众人默不作声,气氛压抑至极,甚至可以听见音响里微弱的电流声。

“很好,但我也要提醒你们,”陈导继续说道,“为了培训的最后成果,我也有权根据你们的表现,拒绝你继续参加课程!”

老天呐,求求您把我赶走吧!阿宾痛苦地想着。

“同时,在你离开时,你身边的死党,也必须要跟着离开!因为你们要共同完成这几天的培训!”陈导说道,“现在,转过身去,和你的死党面对面,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阿宾刚转身,淋萱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虽然二人之间有些距离,但阿宾似乎能感受到,淋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

留下来……也不赖嘛,阿宾想。

10.

这时,温柔的音乐响起,陈导开始引导道:“好……请你握住你死党的手,看着你死党的眼睛……也许你不喜欢他,也许他身上没有你喜欢的那种特质……”

啊啊,绝对没有!除了她曾经坑过我钱以外!阿宾想。

“但无论如何,此刻,你要打开你的心胸,去容纳身边的人。”和刚才狂风骤雨般的呵斥不同,此时陈导的语气也随着音乐一道,变得温柔而充满磁性:

“他与你一样,有许多优秀的特质,他不甘人后,他有理想,有愿意沟通和付出的心态;

“如果你希望对方真正的容纳你,去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告诉对方,你愿意与他成为死党,接受的他的支持并支持他!”

这时,会场里的灯光渐渐变暗,淋萱那张容貌姣好的脸,也变得暧昧起来。

阿宾捏着淋萱的双手,心脏砰砰直跳,脑海里思绪万千。

“那、那个……”淋萱小声呻吟着,轻轻闭上了眼睛,“我还没想好……不如你先……啊啊!”

阿宾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凑上前直接吻了淋萱的嘴角,惊得她小声叫了起来。

“当这个动作完成之后,你会发现他身上有许多可爱的特质,其实他并没有变,这是因为你的心胸变了。”陈导继续柔声地说,“如果你们愿意互相去突破,勇于去面对,就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你从心底愿意在这几天课程中,去支持他突破……”

淋萱轻轻睁开眼睛,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眼前的“死党”,深吸一口气凑上前,轻轻亲吻了一下阿宾的脸颊,以示回应。

“不光是在这几天的课程里,在未来,你们也会结成心意相通的亲密伙伴,在人生路上的彼此搀扶,共同面对风风雨雨……”

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课程!爱了爱了!阿宾头脑发热,差点儿笑出声来。

11.

然而接下来的环节,又给阿宾火热的心泼了一盆冷水,陈导要求大家轮流上台,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讲述伤害母亲的一件事;

·讲述你伤害身边一个男人/女人的一件事;

·讲述你对金钱的态度;

·总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不幸地,因为淋萱假积极非要坐前排,阿宾不得不第一个上场。

“我……我像没做过什么……伤害母亲的事情……”阿宾支支吾吾地说。

阿宾话音刚落,下面的工作人员此起彼伏地大声响应道:

“你说谎!”

“你为什么不敢面对自己!”

“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在掩饰!”

“你这是来蜕变的态度吗!”

阿宾被下面的人喊得心里发怵,他想起自己那曾经蹲过监狱的老哥,他说:凡是新进去的,都要被号子里的老人给“修理”一番,直到老实为止。

既然怎么也逃不掉,阿宾索性不管下面的乱叫,信口胡说起来——他们总不至于真像监狱里那样,上来动手打人吧。

好不容易讲完了所有内容,阿宾下意识地朝陈导行了个礼。

陈导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下一个。”

淋萱走上讲台,明显能看出她双腿在抖个不停,一只手拿着话筒,另只手焦虑不安地捏着自己的裙摆。她脸色苍白地深吸一口气,用发颤地声音开口道:“我……我最伤害的母亲的事情就是……我不顾家里人的意见,跟我现在老公结了婚,到现在都跟家里没什么来往……”

哦,还有这事,阿宾饶有兴趣地看着。

“你是一个自私的人!”工作人员立马开始“修理”道:

“你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吗!”

“母亲把你养大,你却抛弃了她不管不顾!”

“你这样培育出来的孩子,将来会跟你一样不孝!”

一连串的质问仿佛透明子弹,说得淋萱一步步往后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然后……然后是……伤害身边男人的事情……”淋萱小声嚅嗫着。

该不会是要说我吧?阿宾美滋滋地想着,结果思绪又被工作人员的大叫打断:

“听不见!”

“你这是打开自己的状态吗!”

“义工说听不见,就是听不见……”

淋萱低着头,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忽然哽咽着大声喊道:“我、我在结婚后出轨了!而且还怀孕做了流产!现在你们满意了吧!”

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音响里发出嗡嗡地回响。

淋萱半张着嘴,忽然情绪失控,拿着话筒泣不成声。

在一旁坐着地陈导拿起话筒,平静地问道:“还要继续吗?”

淋萱吸着鼻子,擦干眼泪说道:“我还要!我要继续!”

“好,这是你的选择。”陈导说道,“义工,给她响应!”

于是工作人员又开始此起彼伏地大声“修理”道:

“你把婚姻当儿戏!”

“你没有家庭责任感!”

“你是一个没有廉耻的女人!”

“你是凶手!你杀死了一个尚未出声的生命……”

工作人员毫不留情地攻击,不仅让淋萱泪流满面,台下也传来隐隐的啜泣声。

最后,淋萱终于完成任务走下讲台,低着头哽咽不止。

“这里提示一下,我们不光要照料死党的身体情况,更要去照料他们的情绪。”陈导提醒道。

不用他说,阿宾已经紧紧握住了淋萱的手,二人十指相扣,默默地彼此传递着温度。

看着淋萱哭泣的侧脸,阿宾忍不住抬手,帮她归拢额头散落的头发——有生以来第一次,阿宾有了想对一个女人温柔的冲动。

12.

活动一直搞到半夜才结束,根据陈导的要求,晚上死党共睡一个房间。

虽然有了跟淋萱共处一室的难得机会,然而阿宾被搞得一点那方面心思都没有。他们不光要熬夜完成又臭又长的“感想作业”,还得完成“感召任务”,就是向人推销项目方的产品。

如果没完成的话,他们要跳酒店外的河沟作为惩罚。

尽管已经是半夜1点,淋萱还在不停地发微信打电话推销产品,阿宾负责完成自己跟淋萱的作业,加起来差不多要写上好几千字。

开什么玩笑!要死了!阿宾心想,当初我写个800字作文都费劲!

然而看着在一旁求爷爷告奶奶,拼命打电话推产品淋萱,阿宾不禁心里一软。晚上被“修理”成了那个样子,现在还要强颜欢笑做销售,她才是最辛苦的那个呀。

想到这里,阿宾强打起精神,继续去完成作业,直到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着为止。

13.

经过第一天的“修理”后,后面的课程稍微缓和了一点。陈导用充满戏剧性嗓音,引导大家体验各种情景,并在这些情景中发泄自己的情绪。

其中让阿宾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沉船体验”的活动。

陈导借助音声设备,让大家躺在地上想象自己遭遇了一场海难,以及遇难后家人们的反应。

“……躺下!你死了!”陈导厉声说道,“现在,你已经沉入海底了!死吧,死了!沉下去了!你已经不会呼吸了,你死了!在你最后一个时刻,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呢?最后呼吸的时候,你还想对谁说什么,你就说吧!他是谁?用心去给你想的人说话……”

在体验活动中,阿宾也难过地哭了出来。

阿宾的爷爷奶奶很早就过世了,对于死亡,他没有任何概念,更没有考虑过,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到临头了该怎么办。

在“沉船体验”的末了,陈导总结道:“如果还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你将怎样去过你的生活?

“你将怎样去把握自己?怎样去珍惜自己的生命?

“你将怎样重新活出你自己?怎样去过好你的人生?怎样去爱和善待你周围的人?”

是啊,阿宾看着会场的天花板,我这一生,难道就要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吗?

“如果你愿意善待自己,愿意对你自己的生命去负责任,真正活出你自己心中的英雄,愿意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好!请慢慢坐起来,去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不等陈导说完,阿宾猛地坐了起来,直接扑到淋萱怀里,紧紧抱住了她。

“淋萱姐!”阿宾激动地说,“如果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啊——啊?什么?”早已经哭花脸的淋萱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我还要把这个歪曲的世界——拯救!”阿宾坚定地说。

其实这是阿宾一直以来的中二梦想,只是因为跟做前端不能拯救世界,就渐渐埋没在心里了。

托陈导的福,阿宾此刻想起了这件事。

14.

今天的作业,是为明天的“角色扮演”环节做准备。陈导根据他对每个人的观察,分配了不同的角色,大家要根据自己的角色,明天上台表演。

或许是看阿宾缩头缩脑的,陈导给他分配了“史泰龙”的角色。此时内心亢奋,老中二病发作的阿宾,对这个角色信心满满,很快就有了主意。

只是淋萱看到自己的纸条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为了方便大家去买服装和道具,今天的课程很早就结束了。阿宾跟淋萱去附近的商业街吃了饭,然后直接买东西。

期间,淋萱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饭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低着头不停地扣指甲。

“淋萱姐,你咋了,”阿宾好奇地问,“你分到的是什么角色啊?”

淋萱的脸腾地红了,结结巴巴地抗拒道:“不、不关你事,把你自己的角色准备好!”

她这一出,搞得阿宾更想知道了。但他没再多问,因为临下课时陈导说了:

“如果你们不能用这个角色突破自己,就留在台上一直表演!直到你完全放开为止!”

15.

第二天,激动人心的角色扮演活动开始了。

陈导退到舞台角落,像报幕员一样介绍道:“朋友们,请允许我介绍第一个登场的角色!他浑身充满力量,喜欢打抱不平,爱伸张正义,惩恶习扬善!有请正义的化身——史泰龙!闪亮——登场!”

伴随着气势磅礴的音乐,阿宾走上了舞台。

他模仿了史泰龙在《第一滴血》中形象,赤裸上身,脸上用彩笔涂了迷彩,额头上捆着红色发带,手持一把夸张的(玩具)机枪。

阿宾拿着麦克,缓缓开口道:

“我是史泰龙,是一个被军队抛弃,被国家抛弃的老兵,独自一人,在冷漠的城市游荡;

“我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亲朋好友,每天做着无聊的工作,挤着拥挤的地铁和公交;

“人们对我报以冷眼和嘲笑,认为我只是一个与社会脱节的废人,但是,他们不知道……”

说到这里,阿宾哽咽了,他调整呼吸,狠狠捶打自己的胸口,大声嘶吼道: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心中的英雄梦!并没有因此而熄灭!我对正义渴慕,没有因为人们的冷漠而降温!

“我看到社会的不公!看到弱者被欺辱!看到恶人横行霸道!我的热血终于再次沸腾!

“朋友们!我史泰龙!今天重新拿起了枪!我要向邪恶宣战!我要保护弱小!我要主持正义!”

阿宾高高举起手中的枪扣下扳机,玩具枪发出模拟枪声,突突突抖个不停。

“我、史泰龙——要把这个世界!拯救!”阿宾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哑着嗓子大喊道。

会场里一片安静,阿宾耳边,只有自己的喘息,和突突突地心跳声。

忽然,一个只穿条纸尿裤(这是什么角色!)戴眼镜的肥胖大爷猛地站起来,拍手大叫道:“说得好!打倒XXXX!XX属于XX!”

瞬间,房间里掌声如雷,欢呼声不绝于耳。

“谢谢你们!谢谢!”阿宾泪流满面地哽咽着,已经很久了,他从没如此切实地感受到,自己正在活着。

待大家稍微安静下来后,陈导开口道:“大家的反应这么热烈,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表演通过!请回座位上。”

阿宾坐下来后,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泛起波澜:下一个就是淋萱啦,她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陈导看着手卡,用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介绍下一位角色。

16.

“她,年轻时貌美如花;她,沉迷虚荣和奢华;她,清高却不务实;她,最终债台高筑,却无处为家。为了生存,她用自己犹存的风韵,干起了卖笑的勾当……”

随着陈导的介绍,淋萱低着头,小步缓缓地走上舞台。

跟在座打扮稀奇古怪的众人不同,她还穿着之前的职业套装。

“为了避免债主登门,她每天必须不停地去找男人和自己睡觉,有时一天要找十几人才能维持自己的生活开支,她活得卑微又低下,变得麻木而不知廉耻……”

接下来淋萱的动作,让在座所有男人精神为之一震——她当着众人的面,开始一件件脱衣服。

“这就是我们的第二位登场角色——妓女!”

阿宾惊讶地长大了嘴,难怪昨天问淋萱是什么角色,她死活都不说。

此时,淋萱已经脱掉了外衣,里面是一件性感而俗气的连体情趣内衣,下面还穿着吊带丝袜。如此放浪的打扮,令她从胸前到脸颊,烧起了羞耻的红晕。

她拿着麦克风,刚要开口,忽然双手捂着脸蹲了下,身体不住地发抖。

大家都默不作声地看着,淋萱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只是这样,她就无法从舞台上走下来。

半晌,她缓缓地站起来,豁出去地大声说:“音控老师!请给我一首,嗨一点的音乐!”

随着动感的Bass响起,淋萱一把扯开自己盘在脑后的长发,跟着节奏开始扭动身体。

一开始,淋萱还很拘谨僵硬,随着音乐渐渐激烈,她的动作和表情变得流畅大胆起来,甚至可以说有些低俗。

淋萱整个人趴在地上,仰头甩起长发,纤腰沉下,随着音乐卖力扭动。

她放下了一切,把全身心都交给了音乐,惹得台下欢呼雀跃,掌声雷动。

不用说,淋萱的表演也通关了。

之后的表演,更加千奇百怪:有扮婴儿的(就是之前高喊糟糕口号的大爷),有扮小丑的(“Why so serious!”),还有扮原始人的(“你这哪还算是人!”),等等。

因为有了之前阿宾和淋萱打样,后面稍有放不开的,都不用工作人员响应,大家就在下面拼命起哄,阿宾自然也乐在其中。

他没有注意道,淋萱下场后,就一直没穿衣服,脸上是僵硬的笑容,双眼无神地看着脚尖。

17.

晚上,阿宾和淋萱回到房间。阿宾还沉浸在活动的热闹氛围里,兴高采烈地对别人评头论足。

淋萱衣衫不整,失魂落魄地一屁股坐到床上。

阿宾把脸上的迷彩洗干净,出来问淋萱道:“淋萱姐,你觉得今天哪个人最搞笑?”

“最搞笑的吗?呵呵,呵呵呵呵……”淋萱神情麻木地笑道,“那当然……当然是我了,我……我是妓女,是婊子……呵呵呵,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阿宾被她神经质的笑声给吓到了,慌忙上前问:“淋萱姐,你怎么了!”

“啊哈哈哈哈!陈导说的对!”淋萱发狂般地撕扯自己衣服,“我除了长得好看,什么能力都没有!我欠了一屁股债,靠跟男人睡觉还钱!我……我就他妈的是个婊子!是贱货!”

说着,淋萱拼命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阿宾看在眼里,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热流,跟他白天扮演史泰龙的时候,感觉很像。

他一把抓住了淋萱的手,大声说:“淋萱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从今天开始,你已经不一样了。陈导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就要蜕变了!”

“不可能!我已经没救了!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啊呜呜呜!”淋萱大哭起来。

“就算淋萱姐你做不到,我也要拯救你!”阿宾坚定地说着,一把给淋萱紧紧抱在怀里,“因为……淋萱姐!我已经爱上你了!”

“啊!你说什么呢,不行……我不能再犯错了……”淋萱哽咽着惊呼道。

逞英雄的气势,小时候被压抑的情绪,成年后不断地挫败,内心被埋藏已久的渴望,以及,作为本能的征服和占有欲,在阿宾内心搅成一团。

“淋萱姐……”阿宾捧着她的脸,出神地说道,“我不要拯救世界了,我……只想拯救你!”

不等淋萱回应,他就热情而笨拙的吻了上去,把眼前的女人推倒在了床上。

二人纠缠许久,阿宾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低声说:“对不起,淋萱姐,我……”

“不、不要说话……”淋萱低声说,“抱紧我……”

18.

最后一天,陈导和项目方的负责人一起,验收大家的“感召”成果。

已经完全被激情冲昏头脑的二人,已经完全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他们成交的总金额,连目标的零头度没达到。

按照规则,二人要接受跳河的惩罚。

大家来到酒店外面的河沟,阿宾和淋萱,并肩站在众人面前。

“你们准备好了吗!”陈导严厉地问道。

“准备好了!”二人齐声说道。

“履行你们的承诺!”

二人走到河沟边,虽然之前感觉没什么,但是真要跳的时候,阿宾心里还是有点儿慌,感觉好像忽然高出了不少来。

这时,淋萱紧紧握住了阿宾的手,低声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二人几乎是同时终身一跃,跳了下去,仿佛一对相约殉情的恋人。

19.

活动的最后环节,由项目方接手,内容自然是号召大家交钱囤货。

跳过河沟,灌了一嘴的臭水的阿宾,现在已经清醒了不少。他趁淋萱去换衣服当儿,跑出会场躲着,避免被人抓住交钱。

他来到酒店大堂,无意间撞见了陈导。他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坐着,双腿搭在茶几上,嘴里叼着半截香烟吞云吐雾。

“呦!这不是史泰龙吗!”陈导看见阿宾,热情地招呼他过来坐,“我还想找你说说话呢!你抽烟不?”

“啊啊,谢谢陈导,我不会呢!”阿宾连连摆手,在陈导面前坐下。

同时他惊讶地发现,此时的陈导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在台上的架势,变回了一个和蔼憨厚,还有点油腻的中年大叔。

“真是怪呢!”陈导说,“像你这种人,怎么能来参加培训?哦,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一看就是那种高素质,也有稳定工作的人,怎么跟这些搞传销混在一起了?不应该呀!”

阿宾也知道,这帮人是传销,只是他没想到,陈导竟然这么直接地就说了出来。

陈导吸了一口烟,忽然笑道:“诶呀!我明白了!你是奔着你那死党来的吧!啧啧啧,还是挺有味道的一个女人呢,咋样?搞到手了没有?”

“这、这个嘛……嘿嘿嘿……”阿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哎呀呀!你们这帮家伙,真是不得了!”陈导掐灭烟头,半开玩笑地抱怨道,“我他妈的现在成拉皮条的了!哈!等我以后干不动了,就去开个婚姻介绍所!”

“不,不是的陈导,我没这个意思。”阿宾赶忙辩解,“您别往心里去。”

“啊啊,没事的,我不介意!”陈导连连摆手,“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给你们做的这个,叫教练技术。你有兴趣到网上搜一搜,很多人都说这是洗脑,是精神传销,以及乱搞男女关系破坏家庭啥的……这些说法,我都承认,但是我不在乎,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呢?”阿宾不解地问。

“所谓教练技术,说到底,不过是给你的内心照镜子。”陈导摊手道,“贪财也好,好色也罢,我只是把他们内心真实的一面照出来了而已。既然他们已经看到了,却还要继续这样,我有什么办法呢?都是成年人了啊!”

说罢,陈导起身,拍了拍阿宾的肩膀:“小伙子,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听我一句劝,别跟那些人搅合在一起!我还要赶下一场活动,有缘再见咯!”

“嗯,再见!陈导!”

阿宾目送陈导远去,心里暗暗庆幸,他照出的是史泰龙,而不是别的乱七八糟的角色。

就比如妓女。

幕后谈:

1.潜能激发/教练技术

在所有的“洗脑术”【注1】中,教练技术(NLP,又称潜能激发,领导力培养)不是最有效的一种,但绝对是最有代表性的,深受各种直销、传销、网络诈骗团伙的欢迎。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对教练技术的分析,能够让我们对“洗脑术”有更深刻系统的认识。

2.“拔刺”

在本故事的8~11节,还原了教练技术二阶段课程里经典的“拔刺”环节,即自尊心打压。

“拔刺”一般有以下两大目的:

·树立权威:

通过“拔刺”,在事实上确立导师与学员的不平等地位,暗中树立导师以及项目方的权威形象,从而方便进一步的管理和控制。

·精神施压:

“拔刺”环节的严厉氛围,会给学员带来较高强度的精神压力,保证在后续催眠环节的效果。

3.催眠术

催眠术是教练技术的重中之重,可以说一切准备都是在为催眠而服务。

如故事中所展示,教练技术的讲师要具备一定的舞台的表现力和渲染力,同时对个人形象及人格魅力也有一定的要求,可以参考行当的“祖师爷”:安东尼·罗宾(Anthony·Robbins)

详见:https://zhuanlan.zhihu.com/p/165530310(文末贴了自己照片的那小哥也可以)

人的精神越放松,催眠的效果就越好。而人的精神,也遵循着“一张一驰”的规律。

因此“拔刺”环节就很有必要了,经过高强度打压后人紧绷的神经,会在催眠环节更好地舒缓,使人的处于高度放松状态,提升催眠效果。

在催眠环节中,导师会借助戏剧性的表达方式,配合一定声光效果,引导学员在脑海里模拟各种极端环境,如13节的海难,或回忆童年的一些创伤经历,激发学员的极端情绪。

而这种“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强烈心理反应,会带给学员某种“巅峰体验”,说白了,就是“很嗨”。因此很多人会沉迷教练技术。

4.角色扮演

15~16节的角色扮演环节,可以归类为“浅催眠”。让人扮演跟自己本来属性不符合,以至于很抗拒的角色,属于“张”,豁出去后融入角色的兴奋状态,则属于“弛”,并达到的巅峰体验。

5.乱搞男女关系

根据心理学的“吊桥效应”https://www.zhihu.com/topic/20300005/intro,男女学员是很容易乱搞男女关系的。在培训期间,全封闭的环境,高强度的心理压力,以及种种“巅峰体验”都是很好的“吊桥”。

如今社会上不乏以乱搞男女关系为噱头的教练技术,就比如在三阶段课程中让男女死党同睡一个睡袋的操作,等等。

权威推崇,加上巅峰体验,又有性作为诱饵,使得很多教练技术培训带有相当的Cult色彩。

【注1】“洗脑”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不准确的“伪概念”,对这种概念的误用本身就是某种“洗脑”。在以后的内容中,我们会对这个概念进行更准确的分析。这里为行文方便,姑且在一般社会公认的语境下使用“洗脑”这个概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