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短篇】双生赝品(下)

~文末有有奖问答环节哦!~

“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你只管放心来学校!我会保护你的!不来瞧不起你!”

就凭你?能保护得了我陈薇?

陈薇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但她已经困得不行,随便回了个表情,迷迷糊糊地睡下了。

18.

陈薇很早就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又看了看范嘉欣昨晚给她发的信息,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范嘉欣现在脑子不正常,这是事实,或许法律会宽恕疯子,但梁琪琪绝对不会。

陈薇倒回床上想继续睡,却睡意全无,满脑子都是范嘉欣——从昨天下午,她拉着范嘉欣的手开始狂奔的那一刻起,两个人就已经被牢牢的联系在一起了。

“他妈的!”

陈薇踢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去换衣服,临出门前,还带上了自己那把带血槽的弹簧刀。

屋外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男人,因为要往陈薇嘴里塞恶心的东西,尝过这把刀的厉害,从此他再没有找过陈薇的麻烦。

可如果她用这把刀招呼了梁琪琪,就要惹上几乎一辈子的麻烦。

真的想好了吗?陈薇从烟盒里摸出最后一根烟,扪心自问道。

19.

来到校门,陈薇发现警察早一步先到了。

她赶忙拉住周围的学生,问是怎么回事。很多人都认识陈薇,从断断续续的叙述里,她大概知道,梁琪琪出事了。

事发现场在主教学楼二层的女厕所,也就是那天范嘉欣被强塞了蝌蚪的地方。

从正门肯定是进不去了,陈薇绕到后面,脱了外套,顺着一层的护栏和排水管爬了上去——这是她大多数时候的回家方式,完全是小菜一碟。

陈薇推开窗户,见里面正好没人,直接跳了进去。

梁琪琪的尸体靠墙坐着,满是铁锈的钢管从嘴里露出半截,鲜血和脏水流了一地,里面还有几只黑色的蝌蚪。

周围都是打斗过的痕迹,厕所门板裂成两块,角落里的盥洗池也碎了。

这一切在陈薇眼里,就相当于在墙上用血写下“杀人者范嘉欣也”七个大字。

然而范嘉欣在墙上写的是“为了让我的朋友能上学”。

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让陈薇不禁去想,昨天下午把范嘉欣给废掉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这时外面响起了男人的说话声:

“……刚才去查监控了,结果学校那边说录像调不出来,几个摄像头早就坏了……”

“这都是其次!死者是XX集团梁老板的私生女,首要任务是看好现场,不能让记者进来。”

“我操……该不会是有人打击报复他吧?那个姓梁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

“就是就是,要我说,这种人啊,就不应该生孩子,生一个,就是一个把柄——诶诶!我不是说了要把窗户关上吗!”

此时陈薇早就从窗户翻了出去,靠在墙上,心脏狂跳不止。

她拿出手机来,要跟范嘉欣问个究竟,却发现就在刚才,范嘉欣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很高兴你愿意做我的朋友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但我已经没有一点用处了 不得不跟你再见 希望你以后能快乐 之前你对我做的事情 我原谅你了 再见”

陈薇刚要回消息,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她手里的手机也随之掉到地上。

20.

陈薇双腿颤抖着走过去,脱下外套,盖在了尸体上。

之前听说,跳楼死的人,要用铁锹从地上铲起来,现在她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陈薇再也忍不住,转身跌倒在旁边的花坛里,跪着吐了起来。

与此同时落下的,还有大颗大颗伤心的眼泪。

你也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呀!

21.

之后的几天,陈薇没再去上学,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查当地好事媒体的微博和头条,看有没有相关的消息。

整整半个月过去了,除了一张警情通报外,相关消息几乎为零。看来梁琪琪的家人多半是看凶手已死,选择息事宁人了。

而且大家也不大相信,像范嘉欣这样的人在学校里有什么朋友。

期间,陈薇找到了一份卖手机的工作,她每天上午去学校坐一坐,下午去打工挣钱。

如果一切照常,她年底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店里没客人的时候,陈薇会盯着范嘉欣给她发的最后一条信息发呆,总想着给她回句话。

不过她总能压抑住心里的这份冲动——要是对面给她回复了,岂不是吓死人。

然而,吓死人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天下班后,陈薇接到了张苏红的电话。她挺惊讶的,自从梁琪琪出事儿后,两个人就不怎么再联系了。

她接起来,对面传来张苏红哭唧唧的声音,好像什么人睡了她男朋友,又给她发了视频一样。

“那个、她、她来找我了……她、她不是死了嘛……怎么办呀。”

陈薇心里一沉,她大概知道张苏红所说的“她”是谁,但怎么也不敢承认:

“谁来找你了?你说清楚!”

“是范嘉欣!她来报复我了!呜呜呜——她现在就在窗外面看我,啊啊啊,救命呀——”

对面传来手机掉过的声音,尖叫声,打斗声,以及脖子被割破后,鲜血在气管里呼噜呼噜作响的声音。

陈薇拿着手机,整个人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背景逐渐归于平静,陈薇鼓足勇气,问了一声:“喂……喂?张苏红!你还在吗?”

“她不在了!”对面传来范嘉欣沙哑的嗓音,“看样子,唔……应该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咯咯咯……你最近怎么样?我看你在卖手机,什么时候能攒够钱呀?”

陈薇害怕得挂断了电话,手机屏幕上沾满了冷汗,折射出花花绿绿的扎眼花纹。

按照警情通报,范嘉欣是的确死了的,那么刚才说话的,只能是范嘉欣的鬼魂。

22.

当晚,范嘉欣,或者范嘉欣的鬼魂,给陈薇发了好多信息。内容多是抱怨陈薇不把她这个朋友当回事儿,她帮陈薇解决了梁琪琪,陈薇不仅对她不闻不问,甚至连句谢谢都没有,这让范嘉欣很难过。

“你这个人啊,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过朋友呀!”范嘉欣总结道。

陈薇吓得躲在被子里,一条都没敢回。

大概快天亮的时候,范嘉欣给陈薇发来一个定位,说那里是她的家,欢迎陈薇来坐一坐。

“啊,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也可以去你家。”范嘉欣补充说,“我知道你家在哪里呢。”

23.

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面她!陈薇选择,去范嘉欣家里坐坐。

或许范嘉欣就是因为挂念着她这唯一的朋友,还想见陈薇最后一面,所以才在人间徘徊着。

如果满足了她最后的夙愿,范嘉欣的灵魂大概就能去投胎转世,忘掉这一世的种种不快吧!

或者,下地狱去,永世不得超生。

根据范嘉欣发的定位,陈薇来到了市郊的工业区。

市工业区以一家大型外资化工厂为中心,养活着外围的一批小工厂,而小工厂则养活着最边缘的家庭小作坊。

而这里的年龄构成,也呈这样的环状分布:

一路上,范嘉欣先是看见了穿着统一制服,有说有笑的年轻工人;

随后是衣着破烂,沉默寡言,在小工厂干活的中年人;

等来到小作坊,就只剩下一些腿脚不便,往家里搜罗各种废料的老年人了。

而在宏观上,城市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几个工业区,也受着市中心的供养,人们仰慕这里面的商业街、公寓楼、重点学校,对美好生活的幻想是他们工作的全部动力。

那么,市中心又在供养着谁呢?这就很难说清了,但肯定的,有那样一个被供养的对象存在。

24.

陈薇强忍着刺鼻的化学制剂味道,跨过一条条脏兮兮的阴沟,来到一家破破烂烂的平房门前。

一个几乎缩成一团的老太太坐在门口,用水管清洗身边成堆的玻璃瓶。

“那个,您好!”陈薇打招呼道。

老太太缓缓抬起头来,脸上的皱纹挤成一团,几乎看不见眼睛。

“我来找范嘉欣!”考虑到老人家耳朵应该不好用,陈薇的声音抬高了八度。

老太太说了几句陈薇听不懂的方言,抬手往里面指了指,大概是让她进去。

“范嘉欣……是在里面吗?”

老太太也不看陈薇,自言自语般嘟囔着,好像陈薇打搅了她工作似的。

陈薇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确定这里跟定位重合,便跟老太太说声“打扰”,走了进去。

25.

屋子里反倒是意外地整洁,虽然家具都很破旧,但明显被打扫过。

跟普通的农村平房类似,前厅左右是两个房间,一间里堆满了各种瓶子,味道很难闻,想必是那老太太的;另一间里,陈薇看见有桌子和书架,便知道是范嘉欣的房间。

她走了进去,里面没人,书桌上摆满了教材和辅导书,都被认认真真地包了书皮,上面用马克笔工整地写了书名。

下面的班级和姓名,却被人用圆珠笔粗暴地划掉,书皮也被划破,露出里面的封面来。

桌上的其他几本书,也是一样的。

她在屋里转了好久,屋里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儿活物的气息。

就在她考虑是不是需要做什么特别仪式召唤亡魂时,裸露在外的脚踝,感觉一股凉气从床底冒出来。

阴森森的感觉让陈薇很不舒服,第六感告诉她,范嘉欣多半就在那下面了。

她没有认怂走掉,也没有像恐怖片里的作死女主那样钻到往床底下,而是双手握住床头,用力一拉,轻飘飘的折叠床一下子就移开了。

床下有一个大洞,通往黑漆漆的地窖。

陈薇咽了口唾沫,打开手机闪光灯,小心走了下去。

26.

地窖里并不大,周围是砌起来的石头,摸起来湿漉漉的。地上有一套破旧的被褥,上面长满了霉菌。不过旁边是一套看起来还算新的市二中校服,被小心地叠好,放在了几张试卷上,应该是怕被弄脏。

地窖里还有很多生活过的痕迹,有牙刷、杯子、饭盒和水桶,看上去是最近被用过的样子。

角落里,还有一把小铲子,周围的泥土明显被翻过——这里多半就是厕所了。

也就是说,除了门口的老奶奶,范嘉欣之外,还有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同时,地上还有一副长长的锁链,说明她被迫只能生活在这里。

陈薇猛地明白过来,一切都能讲得通了,多出来的那人,如果没猜错的话,就应该是……

一根又粗又硬的东西,狠狠砸在了陈薇头上,她吃痛跌倒在地。

黑暗中,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被冰冷的锁链拷住,再也没法挣脱了。

27.

数日后,在城里的VIPO旗舰店里,店长正抱怨着现在的年轻人不靠谱,满嘴都是瞎话。

“实在是不好意思呀店长,我真的是很想要这份工作,但刚开始的时候手头没空,所以先让我老姐替我来的,权当是卡个位置。”女孩胳膊支在柜台上,笑嘻嘻地说道,“我跟我老姐,其实是一个人!”

“扯淡!你们怎么能是一个人!”店长很生气。

“诶,店长您不知道,我跟我老姐,从小就是用一个名字,睡一张床,穿一套衣服,轮流去上学的。”女孩笑着说,“这样我奶奶就能把两个人就能当一个人养,省了很多精力!”

店长听了,差点儿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说道:“这怎么能行?”

“一开始我们俩是轮流去上学,轮流出去玩,确实很麻烦。但后来,我们换成了竞争上岗制制,谁表现好,有好事儿就可以出去,像春游呀、看电影呀、出去玩什么的;表现不好的在家里锁着,专门负责解决坏事,像考试呀、干活呀,或者惹了什么人去背锅。诶呀,这个竞争相当激烈呢,我也是前几年能干活挣钱了,才有资格被放出来自由活动。”

“难道说以后就是你上几天班,你姐再来顶你几天?这个我可受不了!”店长说。

“啊啊,这个不会的!”女孩连连摆手,笑着说,“我最近惹了个大麻烦,作为惩罚,直到年底,每天都必须要在这儿打工,老姐在家待着负责享福——唔,来客人啦——”

女孩马上跑过去,热情地招呼道:“您好!想看看哪一款?我们的新品现在正做活动呢,赠送半年的无限流量,每月还会返还大额花费……”

店长在一旁看着,打算把这个叫陈薇的姑娘留下来。

她能说会道,人既勤快又聪明,做事情干脆,走到哪里还都爱笑——虽然是假笑,但也要比之前她每天拉着一张脸的老姐好太多。

而且这姑娘刚才的一番话,给了店长很大的启发,如果把这种竞争轮流上岗的制度引入到店里,是不是就能花更少的钱,让员工干更多的活儿呢?

他拿过便笺,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28.

夜里,范嘉欣拎着一包吃的回家,她在门口跟老太太说了几句,进屋走到自己的房间。

她移开床,拿过钢管,顺着台阶下到地窖里面。

陈薇手脚上铐着铁链,坐在地上,满脸都是淤青,腿上还有一道深深伤口正在化脓。

“上班真辛苦呀,”范嘉欣坐下,拿出一盒饭打开吃,“不过我今天卖出去了好几部手机,店长也夸我了,看我是更适合比你当‘陈薇’。”

黑暗中,陈薇嗅到饭菜的香味,下意识地凑上前去。

“不过刚才听老太太说,你今天没洗几个瓶子,还打碎了一个。”

范嘉欣说着,把饭盒放到一边,用钢管狠狠地打了陈薇一顿。狭小的地窖里,陈薇没有地方躲,只得抱头躲在角落里,像被驱赶的流浪狗一样哀嚎。

“你自己要努力呀!”范嘉欣皱着眉头说,“我当年也是像你一样被锁在这里面,最后靠自己的努力,把‘范嘉欣’的身份抢了回来。你现在的条件,比我当时好太多了,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的!”

“为什么要这样……呜呜……”陈薇痛苦地哽咽着,“我……我是陈薇,我不是范嘉欣……”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范嘉欣不耐烦地恼火起来,“你是陈薇,那我是谁?”

“你,你是范嘉欣……”

“范嘉欣已经死了!警情通报都说了!范嘉欣已经死了!广大网民要以官方通告为准,不信谣、不传谣!你是在质疑我吗?”范嘉欣恼火起来,抓住陈薇的头发,往冰冷的墙上撞。

很快,石头墙上沾满了血迹,陈薇的牙齿也断掉了好几颗。她哀哀地哭着,哽咽道:“你是陈薇,那我……是谁……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看着陈薇惨兮兮的样子,范嘉欣有些心疼起来,她松开陈薇,温柔地帮她归拢散乱的头发,擦去脸上的血迹。

“唉,你这个傻子,”范嘉欣怜爱地捧起陈薇的脸,“要不是因为喜欢你,我早就没耐心了。我再跟你说一遍,你记住啦,你——就是‘我’呀。”

陈薇直勾勾地看着范嘉欣,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看,我多厉害呀,我被父母遗弃后活了下来,我把自己的双胞胎调教成了任人摆布的玩具,我搞死了集团梁总的私生女,逃过惩罚后又给自己找到了工作!我多厉害呀!我多优秀呀!来当‘我’难道不好吗?”

“我……我很厉害,我很优秀……”

陈薇觉得自己脑子里被撞成了一团浆糊,机械地重复着范嘉欣的话。

“对,我,我我我我我我,都是‘我’。”范嘉欣激动地说,“你终于理解啦!”

(全文完)


有奖问答环节:除了作为女孩子的害怕外,陈薇曾经有一段创伤经历,让她很厌恶【蝌蚪】,文中也有过暗示。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创伤呢?答对的朋友可获 1000Likecoin 的奖励哦!答案预计7个字左右。

【短篇】双生赝品(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