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灵修】“自我是永恒的监牢”

發布於
谢谢你给我打上失败的烙印
谢谢你摧毁我所依赖的享乐
披风已成破碎,蓦然回首
我才发现我不是那个人
那个我认为的我

1.序言

出于工作性质,经常接触很多做直销,和卖保险的中年妇女,其中很多都是离异的。

偶尔问及原因,她们都会说:“丈夫不支持我做这份工作,我为别人活了大半辈子,现在我选择为自己而活!要活出自我!不再受制于别人的目光和议论!”

其中一些还会自诩,自己被“启蒙”和“解放”,获得了“自由意志”与“独立人格”。

在外人看来,这些人倒更像是被“洗脑”了的,动辄就会复述成功学的语录,或者背诵公司企业文化资料。

她们与其说是为自己活,不如说是在为公司而活;她们想通过创业的形式追求自由,反而成了销售业绩和债务的奴隶。

或者看看类似企业的年会,人们跪在地上互扇耳光,对企业领导人高呼万岁。

追求自我的,最后都丧失了自我。

以自我为名义追求自由的,最后都比奴隶更像是奴隶。

2.根源

自我是一个位置,位置需要参照才有意义。

东要有西参照,方可指示日落的位置;上要有下参照,才能显出水流的痕迹。

富有要靠贫穷参照,尊贵要有卑贱参照,才能使人心生向往。

自我,便是我们以世上的众人做参照,各样的参照交叉后,所确定出来的那个位置。

自我只是一个位置,除此之外皆为虚妄,再无多的意义。

所谓“创造自我”,“成就自我”,是虚幻的谬误,作为位置的自我,一直都是极其坚固的存在;

而这坚固的存在,像牢笼一般让人失去自由,我们不愿承认这牢笼不可打破;

我们总看到在这牢笼之外,有着一个应许的愿景,可以凭它摆脱当下的束缚。

于是人奉“自我”的名义,去追求理想的愿景;便是在监牢之中,徒然寻觅着自由。

一切悲哀和谬误的开端,皆源于此。

3.作为永恒牢笼的自我

自我是人不可挣脱的永世监牢。

· 作为肉体的自我不可挣脱

我们肉体,凭着自己的意志生长。我们的眼角和眉梢、颧骨和下巴自然地生长,不顾艺术家所量定的线条和比例,令我们感到烦恼、羞辱、自卑,承受各种痛苦,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们的肉体,凭着自己的意志运作。我们的头脑,在需要明智时昏沉,在需要安息时亢奋;在我们要奋起时,它示现疲乏和拖累;我们当悬崖勒马时,它示现血气和冲动。

我们的肉体,凭自己的意志腐坏。在面对困难和险恶时现出脆弱和无力,灵魂满怀希望时宣告祸患和绝望,在我们刚刚晓知真理时便敲响急促的丧钟。

我们的肉体是有限的,在无限的世界中,把我们禁锢于有限时间的牢笼,不可挣脱。

· 作为儿女的自我不可挣脱

我们是父母的儿女,即便那禁锢我们的肉体消亡了,我们依旧是父母的儿女。

我们的灵魂,处处都有着父母的烙印,在我们年幼懵懂时,他们的一举一动,塑造我们看待众人的世界的方式;他们的匮乏与渴求,奠定我们内心的欲望和憧憬。

你的父母若贫苦,你就必遭磨难和辖制,不得不出卖自己;

你的父母若富有,你就必无知于人间的苦难,在灵魂上与人隔绝。

父母有恨,你的心不可能不狭隘;父母有爱,你就必然背上一生无法偿还的,爱的债务。

有谁在年幼无知时,不在心里偷偷地想,我的父母,不是我们的父母呢?

又有谁能够宣称,自己要能与父母的关系断绝,重获崭新的自我呢?

要知道,我们越是要与父母挣脱,就越是彰显了我们与父母的关联。

囚犯越是愤怒地敲打牢门,就越是证明了牢门的坚固,和自己的无力。

· 作为爱人的自我不可挣脱

爱是长久忍耐。

虚情假意,和以爱为名义的榨取与剥夺,皆可以忍耐试探。

不愿忍耐的,只求及时满足的,心里只有贪婪的欲望,尚不及爱的门槛;

心含怨气与质疑忍耐的,心中的爱并不坚固,将随着时间,因欲望和贪婪消散;

那坚固的爱,从不以忍耐为忍耐,甚至不愿看到对方在忍耐。

爱是下到监牢之中,蒙住自己的眼,封住自己的耳,捂住自己的嘴。

爱是无日无夜地做囚徒,长久忍耐而心无怨言,乃至心怀喜乐,交付人生短暂的光阴。

爱不可数着日子,不然爱将像流沙一样,从指缝间流走,空空的双手里唯有虚无。

· 作为世间成员的自我不可挣脱

众人组成了这世间,但这世间不是众人,世间凭自己的意志运作着。

正如细胞和微生物,构成了我们的人体,但人不凭他们的意志而行。

人不会因缺少一个微小的生命而死,每天都有无数的生命在我们身体里死,人总是无知无觉。

但那微小的生命离了人体,就只有死灭,不死灭的也要长眠,只有回归人体后才可再活。

世间不会因缺少一个人而哀恸,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在世间死,世间总是喧闹繁荣。

但如果有人逃离世间,就只有死灭,不死灭的也要落入空虚;灵魂在空虚中枯萎,随风而逝。

肉体是水,灵魂也是水,世间是包裹的膜,人的灵和肉在膜里不至于枯萎,代价便是禁锢。

那妄想离开世间禁锢的,最终都归于虚无;

那或出于妄想,或因自己的利益,引诱人离开世间禁锢的,众人必要他一道归于虚无。

· 不知开往哪里的列车

人在世间不得自由,是因为他人的缘故;

辖制人自由的,亦不得自由,是因众人即是世间的缘故;

世间所以为世间,是众人皆各得其所;众人各得其所,是因为他们的牢笼坚固。

看呐,世间是咆哮着的列车,她的火炉汹汹燃烧着,她的机器转动着,她的车轮无情碾压着。

这车要开到哪里去呢?是荣耀还是毁灭?是成就还是堕落?我们不得而知。

因为我们都在自我的监牢中,被禁锢如紧紧扭死的螺栓。

试图放眼四周,所有的参照最终都指向我们自己,所能见的,只有脚下令人愤恨的狭小空间。

所听见的,只有列车运作的声响,单调的节奏里,我们渐渐入眠,忘记了车在运行,甚至忘记了自我的牢笼。

但在安眠中,亦有虚妄的梦境侵袭。

1 人支持了作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