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我是阿尔法,也是欧米伽——从ABO角度分析女记者家暴事件

發布於

1.序言

一切性别矛盾,都是Class矛盾,ABO则是当下分析Class矛盾,支持Class Struggle的有效思想武器。

本文将从ABO视角出发,分析女记者家暴事件中所体现出的,契丹国当下Class 矛盾问题。

鉴于ABO本为乐子工具,大家把本文当个乐子就好,同时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2.什么是ABO

ABO是欧美同人圈的设定之一,全称Alpha/Beta/Omega,是一种将性别特征与社会身份相结合的幻想设定。

在纯乐子为主的Meat文中,ABO是一种Libido的层级分工。

其中,A是有“阳刚之气”,带有攻属性的一方,行为理智、优雅、独立,处于支配地位;

而O则带有“阴柔之气”,是受的一方,以感性、冲动、依恋、妒忌为标签,处被动地位;

B则夹在中间,遇受则A,遇攻则O。

在标签之下,划分ABO的核心,在于对Libido的掌控能力。

A能够有效地掌控自己的Libido,懂得放长线钓大鱼,甚至可以将Libido作为达成目的工具,一会儿撩弟弟,一会儿虐弟弟,一个眼神让弟弟死,一个眼神又让弟弟活,等等。

而O则是Libido的奴隶,更接近于RBQ,有明显的“Fa情期”。一旦兴致上来,就会像小狗一样拱在A的怀里,撒娇地说哥哥我要,我不行了,我要给你生孩子,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生育是ABO文里的重头戏,反正现在我是一看见王源,就开始脑补他发奶生孩子的画面。

在设定复杂一些ABO文中,ABO与社会身份挂钩。

A作为领导者和支配者,一般涉及军政,Religion等高级事项;

B各方面能力都很平庸,属于执行者和社畜;

O由于易受Libido的影响,能力水平不稳定,只负责生殖或成为家庭妇女/妇男。

三个层级不受性别的影响,在A中可以有发射量超大的Futa女统领,在O中也有人尽可夫RBQ美人受(就比如……咳~咳!)。

于是,肉体关系转化成了权力关系。

我们暂时抛开ABO,先看一看,关于权力的定义。

3.权力的三位一体

什么是权力呢?

Jesus说:我是真理,道路,和生命【约14:6】

同理,权力也是呈现出三位一体的关系,既:暴力、知识和话语(或Ideology):

虽说Kar98里面出Government,但光靠拳头和刀枪不能服人,还需要师出有名;

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不仅带来了暴力的升级,还有话语的启蒙与革新;

而话语却又是技术与暴力背后的终极意义,缺乏话语的激励,两者将停滞不前。

如果一个人想获取社会权利,往往不需要,而且也很难三者兼备,在一方面取胜即可。

这是暴力、知识和话语间的“横向关系”;当我们进行纵向考察,会发现其中也有类似ABO机构的层级关系:

暴力,以军事为例:高层→元帅运筹帷幄,制定宏观战略;中层→将校布置任务,指挥作战;底层→士兵拿起武器冲锋陷阵;

知识,以科研为例:高层→大科学家取得突破性科研成果;中层→教师整理教材授课;底层→学生学习知识参加考试;

话语,以布道为例:高层→先知领受天启/异象对众人开示;中层→传道人进行记录和传播;底层→普通信徒学习和实践。

以上的“三步走”层级关系,可以归纳到一个类似“生育行为”的形式中:

高层→形而上的构思,注入灵魂/Sperm完成受孕;中层→进行保障工作,确保孕期安全;底层→作为纯粹的工具,完成生产活动。

在此过程中,Libido作为激励和张力持续显现,ABO文的乐子也就在于此。

相应的,真实社会中Class Struggle的样貌,也在此得以体现。

4.话语——跻身A的捷径

那么,在我们在当下的契丹,如何做到快速跻身上层,成为一个A呢?

当下社会的稳定程度很高,从暴力的角度切入,与自杀无异,成功概率为零;

再看知识的角度,正经做事情的朋友都知道,科研是个冷板凳的工作,伟大科学家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科研工作者默默无闻一辈子,也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而已。

而且抱着功利心态做科研,也很难有什么成果,因为很容易就从知识跳到话语的领域,比如最近的回形针视频事件。

回形针视频所取得成绩,也不是靠科研,而是纯粹的话语——这个在当下跻身A界的快速路。

如今契丹的话语领域,可谓是别样的任天堂大乱斗:

苏系NS话语已经处于瘫痪状态,靠与Nationalism缝成Frankenstein续命,贴满大街小巷;

以狼性文化、奋斗者文化等国内主流企业文化为代表的Right翼话语,有横扫全国之势,看似与赱推崇的Nationalism很近,但实则貌合神离——年末武术师傅被按就是例子。

同时以唐崇荣牧师(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的)为代表的华人归正派Christian势力,在契丹底层暗中做大,在未来将成为不可小觑的力量。

更不要说其他杂七杂八的话语体系了。

事实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近十来年跻身为A的人,靠的都是话语取胜,最典型的就是武术师傅。现在搞非法集资的,都言必称马云,Ali的内部的成熟的话语体系,也在被广泛应用。

而我们的马记者,便属于一个靠话语进入上层的女A。

5.现实中女A的困境

虽然现实中也有很多女A代表,比如撒切尔夫人、董明珠、“乘风破浪的姐姐们”,等等。

但现实不是小说,女A没有青筋暴起的大家伙,也没有美人受给她们生孩子。在自然界中,女人天生就是O的属性,保守文化也会增强这种认识。

同时,因为男人天生就没有O的属性,在二次元作品里,女A身边的理想伴侣,往往以B的形象出现:

或者是女王麾下的英俊骑士(Fate,卫宫),或是女将军手下的忠诚副官(万象物语,杰罗姆),或是强大魔女手下的忠诚信徒(尸鬼,和尚),等等。

再或者就像现实中的撒切尔先生那样,远离公众视野,摆脱身份标签,只关注自己的事情。

也就是说,女A身边的男人,需要一点无性化的工作,正如工蜂不发情一样。

但问题是,马记者所凭依的话语体中,她的老公扎西(或者谢德成),却被降格为了O。

6.马记者的受孕话语

根据马记者之前接受《致富经》节目的采访,我们可以归纳出一个ABO的“生育比喻”。

A-马记者:作为来自都市的“新女性”,将先进的商业理念和经营模式,带到青藏高原;

B-当地Official:在当地Official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马记者的事业如火荼的进行;

O-当地藏民:在马记者新思路、新模式引导下,藏民生活面貌焕然一新,走上了致富之路。

这里,“脱贫致富”就是这场生育的结果,马记者提供了形而上的规划/Sperm,在Official的帮助下,注入藏民的思想中,并凭借着藏民的肉体来完成。

而在这里,有两大令人不安之处:

首先,敏感的朋友会察觉,这是一种极其牙白的,Colonialism话语。Western Colonist,当年就是打着教化、致富,改善生活等旗号,进入原住民的领土。

我大学是MZ学院,跟族裔同学接触时,他们就持这种观点,我校甚至有VG教授吃了赵丹。

其次,马记者的男人,当时还被称为扎西的男士,是属于藏民,既O的身份。作为一个男性,他反倒成了马记者话语的孕育者。

试想,如果马记者的男人,不是一个被符号化的藏民形象,而是Official的领导,该事件也就不会产生这样多的libido张力,就如下文所示:

这篇《非让我同情马金喻,臣妾真的做不到啊!》,明确表示了对藏民作为O的看法,他们更像是充满异域风情和野性魅力的男色玩物,就如同《刃牙》中主角对原人皮克的痴迷一般,采用的是一种女攻的视角。

这种文明女爱上异族原始男,《人猿泰山》一样的形式,同属极其牙白的Colonialism视角。

对于异族,他们的特性除了当做Libido的享乐和观察文化外,就别无意义,他们必须接受所谓“现代文明”的教化,否则就会被视为野蛮和有害的。

网上很多的对于顶针的不满,与上文有异曲同工之处。

7.马记者不是拉姆

个人认为,马记者宣称自己是“另一个拉姆”,不得不说,这一招欠妥。

可以理解,马记者想利用“拉姆”作为符号,提升自己话语的影响度与共情力;然而两人在本质上是极其不同的。

首先,拉姆给人呈现的,是符合人们思维的女O定位:美丽、温柔、喜欢打扮、热爱生活、生养众多,等等。

因此拉姆被家暴,会唤起人们对美好珍贵之物被破坏的惋惜,以及保护弱小的正义情绪。

然而马记者,无论是其样貌举止还是身份,都是女A的定位,因此也就出现了以下内容:

这篇《忙了一整年,很烦被马金瑜式的虚娇所搅扰》,明显是从女A定位来看待马记者的。

在作者看来,一个女A,其行事应当严谨、理性、果决,或者不恰当地说,有“阳刚之气”,如今哭哭啼啼把自己类比成了一个O,就是“虚娇”的表现,无法唤起作者的同情,并大胆地臆测,对方借家暴一事来缓解自己的经济问题。

据说,马记者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某种“众筹”活动了,如果此事属实,那么她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女A。

8.结语

那么,最后得出什么结论呢?

神说: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启1:8】在神的眼中,A也好,O也好,都是一样的。

所谓ABO,无非人在Libido张力下,形成的统治和压迫模式,满足自己的欲望,加深彼此间的隔阂。

“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

“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Christ面前,正在律法之下。

“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0-22】

愿在神的引导下,朋友们能捐弃前嫌、打破隔阂,不再受身份政治辖制,携手共创美好未来!

阿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