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身体力行弘扬南传真谛,不定期更新重口情色文学(?),共创晴朗和谐的网络空间! 豆瓣@魔物猎人Karma Please Please Money

【南传欢乐经】蝶翼翩翩(三)

6.

彬彬之所以会对“同城少妇在线约”感兴趣,还有一个更私密的原因,就是他对,而且只对,年纪比他大的女性感兴趣,3~5岁左右是最好的。

通俗地讲,他是个“熟女控”。

或许是很小父母便离婚的缘故,彬彬对于同年级的女孩,总是不感兴趣,相反地,他更倾心于学校的老师,私下里去网上下一些“小电影”时,他也更偏爱那些胸大屁股翘的人妻类电影。

而对于同年,或者那些比自己小的女孩,彬彬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听了彬彬的表白,蝴蝶走出浴室,扯过浴巾,边擦身体边说:“不行!你说这些像什么话!你要是想讨好我,多给我点钱就是了,别开这种没意思的玩笑!”

彬彬也拿着浴巾跟出去,胡乱擦了擦,拦腰抱住蝴蝶,说道:“姐!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不然你干嘛跟我说那些话!”

“我……我只是……”蝴蝶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只是看不惯你这样……”

“姐,你就是不承认而已!”彬彬坚持着,亲吻她修长的脖颈,同时下手,去摸蝴蝶的私处。

“啊……诶呀……痒……”蝴蝶忍不住娇喘起来。

她想,彬彬大概是个没怎么跟女人接触过的男孩,今天初经人事,想必是被情欲冲昏了头脑,一时分不清了吧?

想到这里,蝴蝶心里泛起一丝暖意,她轻轻分开彬彬的手,柔声说:“好啦好啦,我们去床上吧,姐今晚还能跑了不成。”

蝴蝶牵着彬彬的手上床,两个人立马拥吻在一起,经过之前的一番洗礼,蝴蝶也不再害羞,相反地,内心里开始探求身上这具年轻又充满活力的肉体。

她托起自己硕大的双乳,低声说:“刚才……你也看见了……姐的奶在涨,我的奶子……”

说出奶子两个字,蝴蝶浑身一颤,下体湿成一片。

“我的奶子,涨的难受,你来吸一吸吧……哼嗯……坏死了……不要咬~”

彬彬使劲吮吸着,说实话,人奶的味道其实不怎么样,好像是牛奶兑了水,淡淡的,而且还有点咸。

“好……好喝吗……”蝴蝶羞红了脸,抚摸着彬彬的头发,柔声问。

“嗯……”彬彬抬起头,“姐,你怎么还有奶水啊……难不成……”

彬彬这一问,蝴蝶脸上的绯红的娇羞忽然褪去,眉宇间出现一抹哀伤。

“我的孩子,刚生下来,就被婆家人带回老家去了……”

“难道姐你离婚了吗?”彬彬睁大眼睛,“刚生下孩子就弃你而去,这也太……”

“不是的,不是的,哪有这种事情……”蝴蝶连连摆手,“因为我孩子一生下来,身体就有问题,虽然不是什么重病,但一直要在医院里治疗……”

说到这里,蝴蝶长叹一口气,仿佛要鼓起勇气,才能说完接下来的话。

“在这里,花费太大了,我们负担不起,只能送回老家的医院,那里物价还好些。而我和我男人,只能拼命挣钱了……而我老公……他……”

蝴蝶吸了一下鼻子,搂住彬彬的脖子,强做出笑意说:“提这些事情干嘛!今天你花钱,怎么能让我自己的事情,坏了你的兴致呢?”

彬彬也知道,蝴蝶不想讲这些,既然她有老公,又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愿意然貌美如斯的女子,出来做这种事呢?

所以她肯定是不想提的。

“那,姐咱下一个是……”

“别说……姐……害羞……”蝴蝶羞红了脸,“但是你交了钱……不做不行的……”

彬彬知道,下一个,就是肛交了。

“啊,没事的姐,你要是不想,就算了吧。”

然而蝴蝶摇了摇头,爱怜地摸着彬彬的脸,说:“不……姐想要,姐想给你……第一次,不然……不公平。”

7.

蝴蝶趴在床上,高高撅起屁股,从手包里取出润滑,顺着股沟挤了下去。凉凉的润滑液一接触后庭,蝴蝶轻声叫了一下,粉嫩的菊门敏感地缩成一团。

彬彬把阳具对准后庭,龟头在菊门上蹭来蹭去,蝴蝶赶忙惊叫道。

“别!别插!我害怕!”

“那……姐我要怎么办?”看着蝴蝶饱满丰腴的翘臀,狗爬样原始诱人的姿势,彬彬已经忍不住了,语气中带着几分焦灼。

蝴蝶生怕他一时兴致上头,开始胡来,便先扶着阳具,先插进蜜穴里,同时说:“你先插一会儿姐的穴……润滑一下,姐,先做做准备……嗯……”

蝴蝶虽然没又真的肛交过,但她听别人说过,要走后庭前,先得用手指去扩肛,这样就不至于太痛。

于是她反手,把中指借着润滑,插进了肛门里,上下抽插起来。

“姐……你怎么不要我的鸡巴,自己用手来操自己……”

“啊哈……不……不要说……我要先扩一扩……你年轻,火气旺,插起来,没轻……啊呃……你看……没重的,一点都不知道怜惜女人,还不要把我给搞死……哈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手指插入菊门时,说不上来的奇妙快感顿时涌了上来,整个人止不住地呻吟。

“啊,啊呀……原来……屁眼也可以被插,好……好奇怪的感觉……”

蝴蝶被奇妙地快感冲昏了头脑,她拔出手指,双手扯开屁股,尽可能把后庭撑开,浪声浪气地说:

“姐屁眼的处,给你插,哼唔……快……快进来,好想要……我等不及……”

蝴蝶此时已经毫无羞耻,摇晃着屁股,对彬彬求欢,虽然说来粗鄙,但俨然就是一只发情的母狗。

蝴蝶摆出这种样子,彬彬哪里还受得了,他一把抓住蝴蝶的翘臀,沾满了爱液的阳具对准后庭,一下子整根没入。

“啊啊啊啊——疼——嘶啊……别,别动啊……疼死了!”虽然经过手指的润滑,可毕竟是第一次,火辣辣的痛觉,让蝴蝶忍不住哭了起来。

彬彬一开始还沉浸在阳具别紧紧包裹的快感中,不管不顾地抽插着,但当听到蝴蝶的啜泣声,赶忙停下了动作,把阳具噗的一声拔出来,小心地说:

“姐……对不起……我弄疼你了……”

“呼……”蝴蝶趴在床上,喘息了一会儿,继续道,“没事,第一次都会疼,你……稍微轻一点,别乱动……然后再多涂点润滑……”

“好……好的。”彬彬手忙脚乱,拿着润滑液往蝴蝶的后庭周围挤。

“不是这里呀,涂这里没用的……”蝴蝶苦笑道,“涂到你的……鸡巴上……”

后面三个字,她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彬彬涂好润滑,把阳具在丰满的股间来回摩察,轻声说:“姐……你准备好没有,我要进来吧。”

“嗯……”

蝴蝶轻哼一声,整根阳具一下子滑入,彬彬很惊讶,本来紧缩的后庭,竟然也可以涨得这般大。

“嗯……慢……慢一点,哈啊……”

蝴蝶哼叫着,此时她后庭已经没有撕裂般的痛觉,取而代之的是酸酸胀满,想到自己保护了多年的私密之处,被一个初次见面的男孩就这样开发了,浑身涌起一股异样的快感,蜜穴里的爱液,拉出长丝滴落在床单上。

“姐,我可以……动了吗?”

“你,慢慢地动……”

彬彬得令,缓缓地摆动腰,后庭里的感觉,跟女人的阴穴里不同,紧缩的肌肉死死裹住阴茎,彬彬感觉稍微有一丝痛。

“摸……摸摸姐的下面,还要……”蝴蝶把头埋在枕头里,引导这彬彬,让他用手插自己的蜜穴。

彬彬会意,手上和身下前后开弓,搞得蝴蝶再也不顾矜持,浪叫不止:

“啊,啊呀!两边都被搞了……要死了……唔嗯……好……老公再、再用力,狠狠操蝴蝶的屁眼……狠狠扣蝴蝶的……哈嗯……蝴蝶的逼……”

蝴蝶的欲火被彻底点燃,嘴里淫声浪语不断,整个人疯狂地扭着腰,仿佛一只被捉住后走投无路的蛇。

初尝女人滋味的彬彬,哪里受得了这个,还没等发力,就在蝴蝶的后庭里一泄如注。

“啊啊——姐……我——射了——”

而蝴蝶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菊门死死夹住阳具,浑身颤抖着用屁股迎合,“老公”、“哥哥”、“亲爸爸”死命地叫着,搞了好一会儿,直到已经疲软的阴茎被痉挛的括约肌挤出来,她才喘着粗气,消停了下来。

“哈啊……姐,咱们休息……”

蝴蝶香汗淋漓,用香舌打断了彬彬,紧紧把他抱在怀里。

“姐……”

“嗯……休息一会吧。”蝴蝶呢喃着,泪水从眼角里滑落,“……我想抱抱你……”

后面,彬彬不知疲倦的年轻肉体,又在蝴蝶身上倾泻了好几次,蝴蝶也尽自己所能,让这个初经人事的大男孩,体会到女人能给到男人的所有温存。

直到下体已经隐隐作痛,他才恋恋不舍地,在蝴蝶温柔的怀抱里睡下。

【南传欢乐经】蝶翼翩翩(一)

【南传欢乐经】蝶翼翩翩(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