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身体力行弘扬南传真谛,不定期更新重口情色文学(?),共创晴朗和谐的网络空间! 全网通用花名:魔物猎人Karma Please Please Money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十八)

45.

汐儿一直把菲菲送到公司门口。

“您……好好保重身体……”汐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身体,已经垮啦。”菲菲在车门前停住了脚步,“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硬撑着,或许我坐在车上,眼睛稍稍闭上一会,就再也不会睁开了。”

之前,当汐儿听到陈导管菲菲叫妈妈时,她整个人几乎要气疯了。

可如今,她看着菲菲那副一脸期待的样子,不知为何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总之呢,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回去好好想一想。”菲菲扶着车门,“男人犯了错误,该受惩罚的是他们自己,第三者其实是很无辜的——而惩罚一个人的办法,就是让他爱上被惩罚时的感受。前者你应该能理解,后者的话,道理可能有点深奥,你自己体悟体悟。”

“不瞒您说,我已经有办法了。”

“那真是太好了,”菲菲走进车里,从车窗里伸出头,“还有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不过事先给你提个醒,做我的徒弟,是痛苦的一件事,除非……”

“除非爱上痛苦。”

菲菲笑着看了汐儿许久,欲言又止地舔了舔嘴唇:“反正……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吧。”

汐儿目送着菲菲的车子远去,转身去取快递。

菲菲跟她说得那一番话,究竟是真是假,今天晚上就会得到印证。

46.

快下班时,汐儿找到陈导地办公室,说道:“你今晚是不是不加班?”

“嗯,好的……”

“一起回去吧。”

“好。”

陈导感到三分尴尬,七分害怕,他上午走后,师父到底对汐儿说了什么呢?陈导很担心,师父这人说话不计后果,汐儿则是做起事情来不计后果,这两个人要是凑到一起,绝对会爆发出天大的破坏力。

“你师父身体不是很好,你知道吗?”等电梯的时候,汐儿问。

陈导也感觉到了,他之所以能把师父插得求饶,不是自己变强了,而是师父变得虚弱了。

“人都不是铁打的,年轻时候折腾得太厉害,现在又不服老,自然会这个样子。”

二人走进电梯,汐儿看着数字一点点下降,歪头问:“听你这么说,好像不是很喜欢你这个师父。”

“哼。”陈导摇头苦笑,“你喜欢她吗?”

“你走了以后,你师父跟我讲了讲,她当年的经历。”汐儿说,“你在做什么事情,又为什么要接触我,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陈导已经料到,师父会说这些东西,她这人只要高兴,就什么话都往外说。

“你故意营造一些很刺激的性爱场景,然后让后让对方沉迷其中,进而达到控制她们的目的……”汐儿继续道,“我总结得没错吧?”

“所以……”陈导说,“在你看来,自己受骗了,对吧?”

“这都是其次,我和你做爱很开心,我想把你牢牢攥在手心里,这就够了。”汐儿说,“而且你师父也说,你对我的感觉其实很不一样,你也承认吧?”

陈导点了点头。

这时电梯门开了,呼啦啦一大堆人涌了进来,把二人挤到了角落里。

“但即便这样,你还是跟别的女人做爱了,我很生气。”汐儿踮起脚,对陈导小声道,“今天晚上,我要狠狠惩罚你。”

汐儿抱着胸前的快递盒子,心里暗想,自己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哭出来。

47.

回到家里后,两个人草草吃了些外卖,期间,汐儿还是很好奇地追问关于邢菲菲的事情。

“你师父怎么搞的,这么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孩一样?”

“她基本上每年都会整一次容,当然了,”陈导把饭盒装好,“关键还是两个字,吸毒。”

“啥?”

“告诉你个小秘密,你看到一个人,虽然年纪很大,但很有活力,说话办事精力十足,走路脚下带风,多半都是吸毒的——所以说明星总是被爆出吸毒嘛。”陈导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毒品这种东西,不光给自己制造幻觉,更给别人制造幻觉。”

“有点意思。”汐儿起身,把陈导手里的眼一把夺下来,命令说,“赶快去给我洗澡,洗得干干净净,小鸡鸡反复搓三遍!你师父的黑木耳和烂屁股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我想想就觉得恶心!”

陈导只得乖乖地去了,很快里面传来水流的声音。

这边,汐儿打开盒子,开始准备今天晚上的调教。

48.

陈导洗完澡,他知道自己今晚又要做回小陈了,便索性擦干了头,一丝不挂走到卧室里。

汐儿还穿着那件黑色蕾丝内衣,腿上还穿着丝袜,跪坐在床上。

“上来躺好……我检查检查,小鸡鸡洗没洗干净。”汐儿说。

此情此景下,陈导地阳具一下子就挺了起来。

汐儿取出之前用来捆行李的绳子,把陈导双手捆住,系在床头。

“紧吗?”汐儿骑在他身上,问道。

“还好。”

“没事,等会儿你会哭着让我放你下来。”汐儿轻舔陈导地鼻尖,“我来检查检查,小鸡鸡洗干净了没有。”

汐儿俯下身去,把鼻子凑近阳具,轻轻闻了闻,露出嫌恶的表情:“臭死了!都是那个老女人屁眼里的臭味!必须要彻底清洁一下!”

说罢,汐儿从床上跳下去,从浴室拿了两样东西出来。

第一样是洗手液,汐儿挤了好多在手上,仔仔细细地揉搓着涨大的阳具,她褪下阳具的包皮,用手指仔细擦着龟头边缘,陈导又开始呻吟了。

第二样东西,是刮毛刀。

“鸡巴毛沾了别的女人的臭水,已经洗不干净了,只能剃掉了哦!”

冰凉的刀片从阴部划过,陈导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准动……”汐儿骑在陈导肚子上,小心翼翼地刮着阴毛,“不然小鸡鸡要被割掉了哦。”

很快,阴毛被剃干净了,汐儿用毛巾和面巾纸把阳具清理干净,托起陈导地头让他看:

“哈哈哈!大鸡巴变得光秃秃的了!”汐儿说着,轻轻套弄着阳具,“这回不好意思跟别的女孩子做爱了吧?嗯?”

汐儿移身到阳具旁边,用脸轻轻蹭了蹭,整根含进嘴里吸吮着:“唔嗯……干干净净的,薄荷味的大鸡巴,真好吃……唔……”

伴随着陈导地呻吟,汐儿加快动作,强忍着呕吐的感觉,每一次都让阳具狠狠插进自己的喉咙深处。

“咕呃……咕呃……咕呃……”就在阳具瞬间变硬,开始颤抖的瞬间,汐儿猛地抬起头来,“咕呃……啊哈……啊哈……好难受……咳呃……”

汐儿侧过头捂住嘴,强忍着不然自己吐出来。

陈导已经在射精的边缘了,只要汐儿在稍稍碰一下,他马上就会高潮。

但主动权却在别人手里,阳具只能无助地随心跳一抖一抖,马眼上冒出了一点点白色的精液。

“还早得很呢……”汐儿抹了抹嘴,“现在,给我翻身……把屁股撅起来。”

陈导跪在床上,汐儿掰开他的屁股。

“诶呀,这里也要处理干净呢。”

凉凉的刀片贴到皮肤上,陈导的菊门忍不住一缩一缩。

“嘿嘿嘿……害羞了嘛?嗯?”汐儿凉凉的手指,绕着菊门打转,“好可爱,粉色的小菊花,就跟小女孩的小穴一样呢?嗯……”

汐儿拆开一个避孕套套在手指上,在菊门上揉搓着。

“等……等一下……这里不行……”

太晚了,当陈导意识到汐儿要干什么时,她的手指已经滑了进去。

“今天晚上……”汐儿如痴如醉地说,“小陈变成女孩子吧!”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十七)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十六)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十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