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身体力行弘扬南传真谛,不定期更新重口情色文学(?),共创晴朗和谐的网络空间! 豆瓣@魔物猎人Karma Please Please Money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五)

12.

陈导把汐儿的衣服整理好,把她抱到沙发上去,回头发现地上被自己踩出了一堆脚印。

果然是人如其名,不愧是“汐儿”呢。

陈导只好抽出几张卫生纸,跪在地上擦干净,当他拿着纸起身的时候,竟然冒出了想闻一闻的冲动。

这是干嘛,动物才嗅来嗅去的。

陈导丢掉卫生纸,打开电脑,开始汇报当日的成果:

姓名:张汐

年龄:28

职位:安卓开发

阈值:较高

评价:对象偏向于在公共场合发生性行为,敏感度随心理压力指数呈正增长,心理扭矩程度极高,并呈现出一定的爆发力。对象有明确的性心理情结,性格懦弱,极易受心理暗示影响,心理年龄明显低于实际年龄。

写到这里就差不多了,陈导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加点什么。

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上她了?

这种事情再说,再说!

陈导摇摇头,把日报发送后,起身去看汐儿的情况。

最后汐儿高潮的样子把他吓坏了,整个人就那么直挺挺地栽倒,陈导还以为她心脏病发作猝死了,要不是汐儿最后气若游丝地说了句“太困了,想睡一会儿”,他早就打120了。

不过这个状态实在是太不正常了,陈导还是有点不放心,打算在网上预约个医生过来看看。

打字的时候,陈导似乎听见有什么东西在咔哒咔哒地响,他一开始以为是手机键盘的音效,再一看,发现汐儿整个人都在发抖,那是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陈导伸手摸汐儿的额头,好家伙,烫的完全可以煎鸡蛋了!

13.

自从参加工作后,汐儿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过,当她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简直是重获了新生,从最内在的灵魂,到外面的每一寸肌肤,仿佛都被清洗过一般,有着南方秋日怡人的清爽。

汐儿在轻飘飘的喜悦里沉浸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头上的日光灯闪得她眼晕。

很快,汐儿就想起自己和陈导在洽谈室做爱的事情。

我怎么就跟这么一个男人做爱了呢?且不说陈导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就算是,难道他提了,自己就答应了?而且就在公司洽谈室里?搞得好像自己好几百年都没见过男人一样?

若是说起自己喜欢的类型,汐儿觉得,至少应该是成熟一点,稳重一点,哪怕年纪大些也没关系,不会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事情。

当然,像那种离异的,而且还有小孩的绝对不行。

汐儿开始在脑海里盘算:我的这个条件也不差呀,虽然不敢说很漂亮,但公司里的人都叫我女神。像销售部门说的,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坚持做,做着做着就成真了,我以女神自居,有什么问题呢?

而且我还懂技术,不像某些人,挣钱只靠一张嘴皮子说着不着调的话,是可以做到经济独立的。就算对方是个有钱的钻石王老五,我也能靠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不必看对方的脸色行事……

汐儿就这么搬着手指头自顾自想着,忽然帘子被拉开,陈导拎着盒饭出现在她眼前。

“诶呀,你醒啦,太好了。”

看到陈导的瞬间,汐儿的一切思维都停滞了。

“医生说了,你只是普通感冒,因为平时没休息好才这么严重。”陈导把盒饭拿出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只买了最清淡的,诶呀,你不用坐起来,我喂你就好了……”

汐儿喜欢陈导的大肉棒干得汐儿流了好多水汐儿要高潮了快干死汐儿吧……洽谈室里发生的事情,开始像走马灯一样在汐儿面前浮现。

“你吃不吃花椰菜呀,十字花科的蔬菜对身体很好的,反正我是不吃呢,怎么会有这种反人类的食物呢……”

汐儿的脸就像温度计一样,从脖子直接红到头顶。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有——变——态!”汐儿抱着头大声尖叫道。

虽然她很清楚,什么大肉棒之类不着调的话,都是她自己说的。

14.

“那个,你们误会啦,我是她同事!急诊窗口的人可以给我作证!”

陈导被保安用防暴工具叉在墙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那人家姑娘干嘛说你是变态?”保安厉声问。

“她说我是变态?我就是变态?”陈导反击说,“她要是管我叫爸爸,我就能揍他一顿吗?”

“哈?”保安不解。

“我是说,不能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呀!你又证据吗?”

“哼,你这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我要是小白脸,背过来的就是富婆,直接去干部疗养病房了!还跟这种货色浪费时间?”

这个人脑子是什么逻辑啊,再看陈导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汐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你看!她还笑了!”陈导抓住机会,“我要真是变态想猥亵她,她能笑出来?除非她也是个变态?”

“你他妈说谁是变态呐!”汐儿勃然大怒,差点儿把手里的盒饭砸过去。

汐儿才不是什么变态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不是变态。”保安把防暴工具收起来,摇头道,“你们是男女朋友在吵架吧?”

“不……不是,我们……”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撒狗粮有意思吗?”保安把叉子往地上一拄,严肃地说,“秀恩爱去网上秀去,不要在这里占用社会公共资源!”

代表社会公共资源的保安一定性,好像事情也就这么成了,两个当事人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15.

汐儿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是感冒而已,打过吊水后整个人很快就有了精神。

陈导这边已经帮她请了假,不光是今天下午,明天汐儿还可以带薪休息整整一天。

从医院出来后,汐儿摘掉手上的胶布,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下午的阳光自带治愈能力,不让人去想未来的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汐儿久违地喝了一杯奶茶,虽然网上各种曝光,说奶茶里里面有大量咖啡因,糖分搞得让人身材走形,可此刻的汐儿统统不在乎这些。

这么美好的下午,怎么能不让自己开心呢?

奶茶灌进肚子里,喝得汐儿有点忘乎所以,下楼的时候一脚没踩稳,差点儿摔下去。

“我的妈,你能不能稳重一点啊这个人。”陈导赶忙上前扶住她。

汐儿这才发现,从医院出来后,陈导一路都在跟着她。

“干嘛跟着我啊!你走开!”汐儿生气地说。

“我有点不是很放心,那些医生只会诊断你身体上的症状,你内心的原因其实……”

别说看到陈导了,现在一听到他那婚礼主持人一样受过训练的说话声,自己在洽谈室被干得欲死欲仙的情景,瞬间就在脑海里浮现,自己亲口说出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也在脑海里一遍遍地回响。

“我不听!我不听!你别碰我!”汐儿捂着耳朵拼命摇头,奶茶撒了一身。

“那个,我只是……”

“啊啊啊啊啊——”汐儿开始大声尖叫起来,二人瞬间成了大街上所有人目光的中心。

“诶呀,你喊什么呀!”陈导尴尬地说,“周围人都看着呢!”

此刻,比起周围人的目光,汐儿更受不了的是头脑里那些黏糊糊的画面,和夹杂在喘息之间的粗鄙之语。

因为这些回忆,在不停地怂恿她再做一次。

“你快走!我数三个数,快点从我眼前消失。”汐儿喝上一大口奶茶润了润嗓子,“不然我就继续喊!”

“你先听我解释……”解释个屁啊,陈导说完,自己都觉得蠢。

“三”

陈导慌了,他之前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二”

各种办法在陈导脑子里飞速运转:不然?拼个鱼死网破?但是不行啊,这太冒险了。

“二……一点五!”

陈导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个,你可能觉得有些突然,我们彼此也不是很熟悉,但是……”

“一……一!”

汐儿忽然觉得不对劲,她刚要往后退,却被陈导抓住了手。

“我已经喜欢上你了!”陈导向整条街宣布道。

汐儿脑子本来就乱成了一锅沸腾的粥,而陈导这句没头没脑的突然告白,直接顶翻了锅盖。

“零……零点九……唔嗯……”

陈导一步上前,吻了过去,舌头撬开汐儿半张开的嘴。

汐儿本想抗拒,可嘴巴却不争气地贪婪吮吸起来。

“你的嘴唇好软,”陈导直视着汐儿的双眼,“我可以摸你的下面吗?就在这里?”

汐儿听了,手里的奶茶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别……别……跟……跟我回家……”

汐儿气若游丝地说着,内裤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至于周围的围观群众,都纷纷摇着头走掉——有情人终成眷属,吃瓜众鼓掌欢呼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人们只觉得在公开场合撒狗粮令人厌恶。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四)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