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身体力行弘扬南传真谛,不定期更新重口情色文学(?),共创晴朗和谐的网络空间!

【南传欢乐经】潮汐源泉 (一)

0.

汐儿趴在透明玻璃窗上,下面办公室的景象一览无余,大家有埋头工作的,有喝咖啡聊天的,她还清楚地看到,有几个正在打游戏的。

但无论大家在做什么,只要有人抬头,往楼上会议室的方向看哪怕一眼,汐儿就完蛋了,因为此时,她双腿间的饥渴的蜜穴,正在贪婪地吮吸着一根阳具。

“你……你快一点……别被人看见了……唔嗯!”

双腿并拢的站姿,后入式的体位,让蜜穴变得更加敏感,汐儿不得不咬住手指,强忍着不叫出声来。

“谁叫你让我带避孕套的?”陈导的动作时浅时深,好像是故意在玩弄她一样,“如果能不忍着,叫出声来,我可能会射得快一点。”

这怎么可能!难道要叫出声来,让全公司的人都看到,平时公司里的高冷女神,现在正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培训导师干得娇喘连连?

“要不……我帮你一下?”

说着,陈导一只手伸进汐儿的衣服里,去搓揉她的乳头,下身的动作幅度也开始变大,交合时特有的黏腻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回荡。

“你自己摸摸,都湿成这样了,”陈导另一只手,引导汐儿摸她大腿内侧被淫水浸湿的丝袜,“和你男朋友做爱的时候,有流过这么多水吗?”

汐儿再也忍不住了,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地呻吟,随着快感一波波地袭来,把理智一点点冲刷殆尽,她已经不再被动地承受,而是主动举起屁股去应和了。

而她脑海里最后仅剩的一点点理智,只在考虑一个问题:事情是怎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1.

汐儿觉得自己算不上是女神,高冷也不过是别人对她的误解,她只是很胆小而已,胆小到连跟同事打个招呼都不敢,生怕自己哪个字没说好,被人记恨。

然而汐儿却天生一副吊梢眉,同时“程序媛”的身份,让她很多时候都皱着眉头,因此不经意间,总会有几分严厉的气质,再加上寡言少语,便被打上了“高冷”的标签。

但再高冷的人,如果工资少发了,也会坐不住的。

跟大多数公司一样,为了避税,汐儿在的这家公司,工资也是分两张卡发的。可这个月,汐儿只收到了基本工资,剩下的3000多,还有1000多的绩效迟迟没有打过来。

汐儿打算去问个明白,但心里还是怕的——要是行政赖账怎么办?要是她故意难为我怎么办?要是她因为这件事记恨我了,乱扣我绩效怎么办?她联合其他同事,一起来欺负我怎么办?

那就不要这4000块好了!一个声音在汐儿心里说,既然你怕成这个样子;但另一个理智的声音告诉汐儿,这4000不要不行,你现在可是跟男友分手了呀,每个月还要还信用卡,难道你想逾期当老赖吗?

最终,汐儿鼓足勇气,敲开了行政的办公室门,却发现坐在办公桌前的,是公司新来的,负责销售培训的陈导。

办公桌下面,行政姑娘正撅着屁股,在给他口交。

2.

“那……那个……等一下,我……”

虽然说是叫什么导,但看他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张白净的脸嫩得不行,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这种人,怎么担得起“导师”这个头衔呢?

此刻他羞红了脸,好像手淫被母亲捉到的男孩。

“唔……唔嗯……嗯。”行政丝毫没有察觉汐儿进来了,她一面忘情吮吸着面前的龟头,一面抠着下体,肉色丝袜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我要……”

陈导的龟头“啵”地一声从行政嘴里跳出来,行政立马握住他的阳具,开始快速地套弄,嘴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快!快射给我,我要看你射精的样子,快!”

“啊……啊呀!”

浓稠的精液射了行政一脸,于此同时,行政也快要高潮了,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丝袜里的手拼命地搓着给女人带来无尽欢乐的地方,弓着腰不停地痉挛着。

此情此景,让汐儿说不出一句话,一步步地后退,关上门,转身离开了。

她红着脸,匆匆往朝自己的工位走去,或许是走得太快,她感觉自己下身有凉飕飕的感觉。

她湿了。

这是一个滚雪球一样的恶性循环,汐儿感觉到下体黏糊糊的,脑海里便浮现出陈导和行政在办公室里干的好事,一想到这个,她就湿得更厉害,甚至双腿忍不住要摩擦起来,屏幕上的代码,就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字母,再组不成任何意义了。

于是汐儿起身去厕所,要把下身擦干净。

3.

都说厕所是当代职场人的灵魂后花园,只要门一锁,繁忙紧张的心情很快就会放松下来。

当汐儿脱下内裤,看着自己流出的爱液拉成了丝线,她的心灵从放松渐渐成了放纵:自从跟男友分手之后,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除了纸巾和毛巾外,再没有别的东西接触过那里了。

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对汐儿说:搞什么啊,在公司的卫生间里自慰?你是痴女吗?

脑海中的另一个声音先是嗤笑了一声,说:程序明天就要走测试流程啦,你现在不释放一下,等会儿哪有清醒的脑子去做排查呢?

欲望之所以能战胜理智,是因为欲望总是能找到一副理智得不得了的面孔。

汐儿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半弯下腰,颤动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对仍旧粉嫩,未经过多少情爱的阴唇。

“嘶……啊哈!”

没想只是轻轻一点,触电般的刺激竟让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

但既然已经品尝了一丝滋味,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汐儿侧头咬住衬衫的领子,用几乎粗暴的手法,焦虑地揉搓着自己那被冷落了太久的嫩蕾。

痛觉和快感一同传来,但汐儿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只想着让这段尴尬的插曲快点过去,这样自己就能恢复常态了。

很快,汐儿便累了,她也很惊讶,自己竟然沉迷于快感到这种地步,以至于半蹲了这么久,腿已经酸痛了还不自知。

快感真是世界上最强力的麻醉剂。

平时,汐儿都是撅起屁股,甚至有时像扎马步一样上厕所,因为她受不了坐在一个不知道多少人坐过,不知道上面沾了多少污秽的马桶圈上。

然而此刻,汐儿连马桶圈都没放下,就一屁股坐到了冷冰冰的便器上,放肆地张开双腿手淫,还把手指伸进去,模仿阳具快速地抽插,毫不在乎长长的指甲是否会划破柔嫩的肉壁。

同时,汐儿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她解开了衬衫纽扣,伸进胸罩里搓揉自己的乳头——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快达到那个最高峰。

汐儿要高潮,不是为了忘掉刚才办公室里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也不是为了让头脑冷静下来好继续工作,她紧紧是为了高潮而高潮。

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比性高潮更好的目的吗?在此刻的汐儿看来,是没有的,如果现在有人对她说,如果她高潮了就会死,她也绝不会停下手上的动作。

“嗯……呃……呜……”

汐儿死死咬住衣领,现在快了,就要快了,她脑海里唯一残存的理智,就是让她不要忍不住快感叫出声来。

忽然,汐儿脑海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高潮来临后,就让我死掉吧。

有什么比因为高潮而死,更幸福的呢?

《南传真经 · 声闻法第一》

3
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